首页 -> 1997年第4期

轰动一时的英舰“紫石英”号事件

作者:康予召(遗作)

态度。
  
  我军发出严正声明
  
  4月24日,中央军委饬令有关部队迅速查明“紫石英?舰的位置和现状,详报与英舰作战的情况;并指示“要医治其伤员,不侮辱其船员”,“亦不必俘虏该船”。炮三团奉命南渡,准备参与研处有关“紫石英”舰的问题。
  4月26日,我与参谋晓尧到江边向“紫石英”舰招—手呼叫,该舰放下仅存的一条破漏舢板,由傅立门上尉随带水兵数人登岸。我询问了一些情况后,向傅立门表示:一、英舰擅自侵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区,炮击我军阵地,造成我军伤亡252人,大量村舍被毁,英方应对此暴行负完全责任;二、英舰应向我军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发生与中国人民敌对的行为;三、我军保留向英国要求赔偿损失、严惩凶手的一切权利;四、“紫石英”舰停在目前位置,不得移动。傅立门表示,已经身亡的舰长斯金勒应对此事件负主要责任;该舰现不移动,请求勿再炮击;赔偿问题须经由英国政府及其代表谈判解决。
  4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李涛发表声明,驳斥了艾德礼、邱吉尔等为侵略行为辩解的谬论,申明我军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进行道歉和赔偿;强调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人民政府不能接受任何外国政府的任何带威胁性行动。
  5月18日,我受命以华东野战军炮兵第三团政治委员的身份,致函“紫石英”舰长克仁斯少校,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镇江前线司令部对于英国海军军舰于4月20日侵犯中国人民解放军阵地之暴行及其所应负的责任,决定通过谈判解决”,并通知他们:我前线司令部已指派康矛召上校为谈判代表,英方应指派相应代表前来谈判。
  
  英方竭力推脱谈判
  
  英国海军曾经为英国的兴盛并成为“日不落”的殖民大国扮演过重要角色。经历两次世界大战,英国的力量和声望有所衰减,但要英国海军参加一次涉及它的错误和责任的谈判,它还是不大心甘情愿的。
  5月23日,克仁斯少校要求向镇江前线司令袁仲贤将军(八兵团政委,时任镇江地区军政负责人)亲交英国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海军上将的一份电函。第二天,我团股长戴国良陪同克仁斯来到镇江前线司令部。克仁斯原是英驻华使馆海军副武官,是4月20日晚从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的宴席上被紧急召回使馆,赶往镇江去寻找“紫石英”舰,并临时接任该舰舰长的。他当面向袁将军递交了布朗特的信件。
  布朗特在信中声称:“‘紫石英’舰偶然事件的讨论已由英国大使在南京开始,此属高级外交范围之事,我无权决定在‘紫石英’号舰长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之间作关于这一事件责任问题的任何讨论。”但与此同时,他却要求讨论允许“紫石英”号“向下游航行之事”。
  袁将军当即指出:“英国军舰侵犯中国内河及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阵地的行为,是中国人民所不能原谅的”,“所谓在南京已开始的谈判完全不确”。“在英舰未履行其应负责任之前,我不准备讨论其安全驶离的问题”。“关于英舰应履行的责任问题,可与我的代表康矛召上校商谈。”袁将军说完后,即起身告辞。
  这时,我向克仁斯递交了一份备忘录,列举了四艘英舰武装侵犯中国内河和我军阵地,造成我方严重伤亡和损失的情况,要求英国舰队的代表履行下述责任:1.承认英国军舰上述行为是错误的,并向我军道歉;2.赔偿我军及当地人民所受之损失;3.我方准备在英方履行上述责任之后,即与英方讨论肇事英舰及其人员撤离长江的办法;4.本备忘录所列各项请即转报英国远东舰队总司令。
  5月27日和31日,克仁斯又接连转来布朗特致袁仲贤的电函,诡称“紫石英”号系执行“和平使命”而被炮火击伤,其他英舰系前往救援,因而“英国诸舰对此事件是没有责任的”。
  5月31日,我在靠近江边的东窑头村约见克仁斯。针对英方函件中所谓此事可能“产生最严重的国际后果”等威胁性语言,我正告他,中国人民经历了多年的艰苦战斗并赢得了胜利,是不会为任何威胁所屈服的。克仁斯否认他们有威胁之意,并表示布朗特上将对此事件“实深感遗憾”。我当即表示,布朗特没有提到英舰的侵犯行为和应负的责任,仅仅表示遗憾是很不够的。
  每当涉及英舰的错误和责任时,克仁斯便推脱他无权讨论,并转而责备我屡次拒绝讨论“紫石英”舰的安全航行问题。我指出,我受命为镇江前线司令的代表已近一月,而布朗特迄今尚未指派他的代表,从何表示英方的诚意呢?克仁斯称,英国驻华海军武官董纳逊海军上校就是英国海军的代表。我要求让布朗特上将来信确认他作为英国远东舰队代表的身份,克仁斯含糊其词。此后英方始终未派出谈判代表。
  
  我方决定适当让步
  
  英国远东舰队虽然在长江上军事失利,在谈判桌上亏理,处境狼狈,但要它向我道歉和赔偿也确非易事。当时我军正乘胜南进,解放全国,千头万绪的许多重大问题需要处理,因此,总前委认为“不宜在这种主要表现为军事性的谈判中长期僵持”。经报请中央批准,我方决定作出一定让步,但坚持英方必须首先认错。
  6月20日,袁仲贤将军约见克仁斯少校,郑重表示:如果布朗特派出的代表确能尊重事实,承认英舰未获许可而闯入我内河和我军前线地带的基本错误,则我方也可以考虑将放行“紫石英”号与要求道歉和赔偿问题分开解决。6月22日,袁将军又向克仁斯表明,如果英方同意前述方案,即可在正式换文后,放行“紫石英”舰。换文内容包括:英方承认基本错误;我方允许“紫石英”舰驶离;其他问题留待以后谈判解决。
  6月24日,布朗特表示欢迎我方建议,并希望由此达成双方同意互表遗憾和迅速放行“紫石英”号协议之基础。我表示,中方没有什么要向英方表示遗憾之处。
  6月26日,克仁斯送来布朗特25日致袁仲贤的亲收电,内容包括:1.请求正式照准“紫石英”号安全下驶;2.承认“紫石英”号未获同意而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前线地带;3.深信阁下对造成双方伤亡将分感本人之深切遗憾;4.本照会不妨碍双方以后继续谈判。本人谨向阁下保证英国方面将不反对举行此项谈判。
  7月5日,克仁斯征询我方对布朗持6月25日电函的意见,并表示还可稍作文字上的改动。我表示需见到布朗特签署的授权他负责此种磋商的正式文件后,才能进行正式谈判,但在这之前双方可先就此交换意见。克仁斯于是提出可否接受如下的说法:“我承认皇家海军‘紫石英’号及其他三艘肇事英舰未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许可,进入中国内河及中国人民解放军前线地带,是英方在长江事件上的基本错误。”接着应他的要求,我提出了我方要求的用语:布朗特海军上将“承认‘紫石英’号及其他三艘肇事英舰未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许可,擅自侵入中国内河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是英方的基本错误。”克仁斯提出,“侵入”(1NVADE)是有意引起战争的意思,如说是侵犯主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