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6期

对一篇补正文章的补说

作者:程中原







  《百年潮》2006年第4期发表冯蕙同志《对〈1941—1981:毛泽东与胡乔木〉一文的一个补正》(以下简称《补正》),指出拙作认为《将革命进行到底》和“六评白皮书”“可说是毛泽东和胡乔木共同完成的杰作”的论断,“在相当程度上不符合实际情况”,并对七篇文章逐篇作了介绍。《补正》同时也提出了疑问(胡乔木起草的《无可奈何的供状》毛泽东是否修改过?),而对有些比较重要的情况则没有提及(胡乔木对其余五篇评论起过什么作用?)。所以,在对《补正》表示感谢之余,我想作一些补充说明。
  针对美国国务院1949年8月5日发表的《美国与中国问题的关系》的白皮书等文件,新华社连续发表了六篇评论,都是以该社社论名义发表的。胡乔木当时担任新华社社长。他写的第一篇评论《无可奈何的供状》于1949年8月12日播发,8月13日《人民日报》刊出(收入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出版的《胡乔木文集》第一卷时发表日期误为1949年8月21日)。这篇评论的手稿共15页,保存完好。在胡乔木的手稿上,毛泽东亲自作了十多处修改,并在第1页上批示:“照发。”
  胡乔木在他的文集第一卷的《序言》中说:“四十年代和五十年代的绝大多数评论,都是毛泽东同志修改过的,有许多重要段落是他的手笔。”“毫无疑问,就我个人来说,没有毛泽东同志的指导教诲,我就很难写出这些文章,我的写作能力也很难像在这本书里所表现的逐渐有所进步。”正因如此,胡乔木编印这一卷文集采取了一个特别的措施——“本书把现在能查出的毛泽东同志修改时所加的文句都用黑体字印出”。《无可奈何的供状》在收入《胡乔木文集》时即按胡乔木确定的体例,将查出的毛泽东在胡乔木手稿上修改时所加的文句都用黑体字印出,或长或短,共有8处。例如:手稿第9页,揭露美国侵略者反共图谋的一段话,经毛泽东修改后成为:“美国侵略者号召某些中国人,用艾奇逊的话,这些人叫‘民主个人主义者’,组织反共派别藉以推翻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政权。”(《胡乔木文集》第一卷,第394页)再如:手稿第11页,说国民党为外国帝国主义利益效力,而这个外国帝国主义就是美国帝国主义这一段话,胡乔木的原稿只点了艾奇逊的名,毛泽东增点杜鲁门、马歇尔、司徒雷登。经毛泽东修改后,这句话成为:“中国人民老实不客气地指明这个外国帝国主义,首先就是杜鲁门、马歇尔、艾奇逊、司徒雷登之流所代表的美国帝国主义。” (《胡乔木文集》第一卷,第395页)
  应该说明,拿《胡乔木文集》第一卷收入的此文,同经毛泽东修改定稿的手稿及依手稿发表的文稿对读,可以发现,在此文收入文集时,胡乔木作了一些文字上的修改。其中有一处毛泽东加写的文句被删去了。也就是说这几句话1949年8月12日新华社播发稿和13日《人民日报》刊登稿上有而《胡乔木文集》上无。这几句话见于手稿第6页,在“这就是美国……向全世界作的有益的供状”后面,毛泽东加写了三行文字:“只有坚决的有效的斗争,将帝国主义者彻底地打败和打倒,帝国主义者的脚步就停止了,而到最后,帝国主义这个厌物就被消灭了。”这些话在文集上没有。还有四处共5个字,系毛泽东修改、加写的,文集上没有用黑体字印出,那恐怕是由于编者未能查出所致。这四处是:手稿第2页:“其他任何国家” (《胡乔木文集》第一卷,第390页末行);手稿第6页:“看吧,这就是美国贪得无厌的但是终于失败了的干涉者和侵略者向全世界作的有益的供状!” (《胡乔木文集》第一卷,第392页倒数第6行);手稿第11页:“但是他接着断言,世界忽然大变了,这些严肃的抵抗者们自己忽然‘为外国帝国主义利益而效力’了” (《胡乔木文集》第一卷,第395页第6行)。这样算起来,毛泽东所作的修改就有13处。
  这篇评论发表后的次日,8月13日,毛泽东写便条指示胡乔木:“应利用白皮书做揭露帝国主义阴谋的宣传。应将各国评论中摘要评介。”接着,毛泽东接连写出犀利的评论:《丢掉幻想,准备斗争》(1949年8月14日——日期为新华社播发日期,下同),《别了,司徒雷登》(1949年8月18日),《四评白皮书》(1949年8月18日),《五评白皮书》(1949年8月30日)。
  在此过程中,毛泽东随时写便条要胡乔木搜集、提供材料,并指示胡乔木组织好全国的宣传、讨论。现在见到的这类便条有:8月某日(此件后署时间为“即”),指示胡乔木:“请大批地摘录美国,英国,法国,日本,广州(当时国民党政府在广州——引者注)关于白皮书的舆论,坏的和好的,并加以评介,发表。”“白皮书本身也还需要更多地摘引评介,昨天那个,太不足了。”8月24日,指示胡乔木:“民建发言人对白皮书的声明写得极好,请予全文文播,口播,并播记录新闻,当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教育起很大作用。” “人民日报对标题上又犯了错误,把民建、民盟两个声明放在不同等的位置,给人以民建的不如民盟的印象。是何理由,请质问他们,并告我。”8月29日,交代胡乔木:“请找清末中国和美国订立的几个不平等条约给我。”
  《五评白皮书》于8月30日由新华社播发并于31日在《人民日报》刊登以后,毛泽东于9月4日下午3时半给胡乔木一信,命胡乔木立即写“六评白皮书”。毛泽东写道:“乔木:请你即着手写一篇社论,题曰六评白皮书,可以长一点,多讲几个问题,注意逻辑性。是否可以于两天或三天写好,六号或七号见报。”按惯例,毛泽东出题目要胡乔木写文章,胡乔木肯定完成。《补正》一文说,《六评白皮书》“这一篇的毛泽东手稿没有保存下来,保存下来的是毛泽东修改的清样稿”。这清样稿出于何人之手呢?读了上引毛泽东9月4日下午3时半给胡乔木的信,合理的答案应该是:胡乔木。当然也不能完全确定。因为迄今为止,未见胡乔木所写《六评白皮书》手稿。
  《六评白皮书》清样稿经毛泽东修改定稿后,于1949年9月16日由新华社播发。至此,新华社对白皮书的六篇评论完成。但此后胡乔木还做了工作,这就是在编辑《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时给“四评”、“五评”、“六评”分别另拟标题。《四评白皮书》改题为《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五评白皮书》改题为《“友谊”,还是侵略?》,《六评白皮书》改题为《唯心历史观的破产》。听说,这几个题目,是由胡乔木拟就,经毛泽东首肯的。
  综上所说,胡乔木写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经毛泽东修改定稿;写了《无可奈何的供状》,经毛泽东修改定稿;胡乔木接受毛泽东交给他的写《六评白皮书》的任务,毛泽东在清样稿上修改定稿;在毛泽东写作对白皮书评论的过程中,胡乔木不断应命提供材料;在编辑《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时,胡乔木与毛泽东一起为《四评白皮书》、《五评白皮书》、《六评白皮书》重拟了与前面三篇评论(《无可奈何的供状》、《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相匹配的题目。尽管如此,笼统地说《将革命进行到底》和“六评白皮书”“可说是毛泽东和胡乔木共同完成的杰作”,还是不确切的。胡乔木毕竟只是在毛泽东指导下做了部分工作,相当出色地完成了作为毛泽东的秘书应该完成的任务。
  联系上下文来看,拙作在表述上确有不清楚、不周到之处。上文刚讲“对胡乔木起草的文稿,毛泽东也没有少花力气。胡乔木的许多手稿上留有毛泽东悉心修改的笔迹”,下文接着就说1949年元旦社论和六评白皮书“可说是毛泽东与胡乔木共同完成的杰作”。这样的表述,传递的信息就成了《将革命进行到底》和六篇对白皮书的评论都是胡乔木起草、毛泽东修改而发表的文章了。毫无疑义,这是应该加以改善的。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