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很普通

  □ 你从初恋开始讲吧。

  第一个男朋友和我初中高中都是同学。谈恋爱在初二,男孩是属于近乎完美的那种——个子长得特别高,特别漂亮,非常有魅力,他长得有点像苏有朋现在的样子(他现在把头发烫了),很英俊、很乖巧。

  他特别老实,初吻是在交往一年半之后。那时候,我觉得他给了我安全感,也就是说,他是一个非常正经的男孩。如果哪一天我的样子比较夸张,衣服穿得不整齐或者扣子没扣严里面露出来了,他仿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会帮我拉好衣服,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奇怪的眼神或者不自然,这让我觉得很舒服。这一点可能在成长过程中使我的感情形成了一种比较平和的张力,不是一开始就充满了那种性的意味,甚至发生哪种行为。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肯定对这种人不会信任。不过,那时候我们都还小,那样也不太可能。那时候,我们除了接吻就没有别的什么了,所以,后来我对性这方面并没有什么恐惧或者提防。

  他有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在一般的单位上班,也不是领导什么的。初中的时候他父母也知道我们俩在交往,甚至半夜打电话也没说什么。我经常到他家里玩,他父母为人很好。

  我初中上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学校,不算是好学校。那时谈恋爱的不算很多。我们两个当时被同学誉为“金童玉女”呢。班里面只有少数的几对朋友,上了高中之后大多数都分开了。

  □ 你们在初中交往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事情?

  他家住在一个离市区比较远的地方。有一次我去他家玩,他家当时有很多男孩,这些男孩经常在一起打篮球。他们到了附近一个污水处理厂。那个地方不远,里面有个篮球场,我就跟他们一起去了。他高大魁梧,打篮球时很利落也很舒展,动作美极了。带球呀上篮呀都特有形,我很欣赏他打篮球时的样子。打完出来的时候,我坐在他的大28自行车上,他用车大梁带着我。当时我累极了,我跟他说我不想下车,因为出去时门卫要求骑自行车的人要下车,否则会盘查的,他举着枪呢。污水处理厂可能是被重点保护的单位吧。他问我一句,真的不想下来?我答,真的不想下来。他说,行!他慢慢地骑,然后到离那个警卫很近的地方突然加速,就一下冲出去了。

  我觉得这个男孩很有驾驭力,保护了我,他让我觉得跟他在一起没有厌倦的感觉。当时感觉好极了,甚至还幼稚地觉得,应该这样下去,跟他继续在一起一直不分开。所以,到高中毕业我都忘不了他,当然也是因为好长时间没有见面的缘故。上大学后再见到他时,发现这个男孩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觉得他怎么和自己心目中记忆的样子不一样呢?

  □ 当初为什么决定在一起呢?

  那说起来很可笑,就是个玩笑。我和同桌说,那个×××挺好的。当时我和他接触其实不多,只是凭第一印象的直觉,觉得挺好。同桌也觉得他还不错,然后就开玩笑。其实只是随便一说嘛,并不是有那个意思。之后同桌就真的跟他说了,谁知这个男孩就同意了,说,好呀!刚开始也没有怎么认真交往,有时觉得也不是很好。淡淡地磨合了一段时间。你知道,两个人在一起都会有相互不同的方式,然后慢慢地开始有了好感。半年之后,两人就公开地、正式地在一起了。

  □ 当你认为应该把一个男孩当成一个男性来看,这时候你在交往的过程中有什么不同的感觉,比如,可不可以接吻?

  接吻那时已经有了,但仅此而已。

  □ 有没有性行为,这取决于他吗?

  那时候,我们都非常不成熟。至少我认为这个事情是不应该的,包括接吻。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这也是你所说的那种难忘的事情。有一次我在他家,我们借了录像带《人鱼传说》,郑伊健演的。在那个片子里,女孩就为了亲郑伊健嘛,拼命地吃辣椒炒海瓜子,辣得自己受不了,郑伊健给她喝可乐也不管用。他们只好用接吻去缓解那种辣的感觉。我们看到这儿,自然而然地就接吻了。其实那种感觉挺好的,于是就很热衷这件事情,接吻的时间很长。以后我高中的时候交了第二个男朋友,接吻的时间就很短了。如果说我们有40分钟的时间可以在家里共度,比如这是他妈妈买菜的时间。那我们就要在这40分钟里抓紧时间赶快做爱。

  回忆初中的时候,我自己在这方面挺傻、挺幼稚的。自己觉得长相一般,并不算出众,但是男孩子可能并不这么看。可能我属于那种可爱型的吧,比较能吸引他们的目光。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大概就这么高—— 一米六四左右,初中毕业之后还这么高,高中还是这么高。我成绩一直很好。

  □ 谈谈你的父母。

  我爸爸是一个工程师,他是热电厂的工程师,我妈妈是工人,我上初中的时候她就下岗了。他们感情不错。但是像他们这么大的人一旦生活时间久了之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热烈的感情。我小学的时候,他们经常打架,我很害怕,有一种十分可怕的恐惧感。我爸爸有学问、脾气秉性也还好。他们那时候都是为很小的事情吵架。那时候我也不懂,只听见摔东西,说要离婚,然后听到“离婚”这几个字就特别害怕,每天都很紧张地蒙着头在被子里面哭。但是现在想想,我跟男朋友吵架的时候,哪一次不惊天动地,比他们要凶得多。总体来说,父母对我的影响都是正面的,对我的管束也很宽松,可能是因为我学习好吧。

  □ 和同学会谈有关性的事情吗?这些常识是从哪来的?

  同学聊天啦!跟他们什么都说吧。

  □ 这些事情从来不跟父母和老师说?

  这个很显然。我干吗找这个不痛快呢,很明显是既成事实,我们也没必要去碰它。我不能试图让他们理解,与他们沟通,我不能拿这个做试验。他们如果真的理解我倒也罢了,但这基本上不可能。你想想,我跟他们说我有男朋友,我跟他接吻了,跟他上床了,他们会接受吗?那不等于找死吗?

  □ 后来和这个男孩怎样?

  我和他刚上高一就分手了。那天他很平淡地打来电话,叫我上体育馆聊聊天。他说你觉得咱们在一起好不好?我说,好呀。那你想不想和我继续在一起?我说,想呀!他说,我不想。然后我就说,不!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他说,那你也不能强人所难呀。我说,那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你非要跟我分开,那你也不能强我所难呀!他就用一贯哄我的态度说,没关系,分了手之后我还会和你做朋友的,还会每天打电话给你,跟现在一样。但事实上从那之后我就明白,男人说这种话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