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话

  这不是一个轻松的采访,一个熟悉的人,一个非常不熟悉的故事。

  我用了一个女人能够体会到的全部理解来倾听。

  听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想到了很多。记得自己当时躺在产床上,感受一种想了千万遍也没有想到的疼痛时,医生还在大声斥责我。我只有气无力地问了她一句:你生过孩子吗?

  是呀!作为女人,你生过孩子吗?作为成人,你有过青春期吗?你为恋爱苦恼过吗?作为父母,你当过孩子吗?作为医生,你做过父母吗?

  这些都是人生的必然组成部分,对待别人,乃至对待自己的孩子,怎么就全忘记了呢?竟以粗暴、简单的态度面对孩子复杂、敏感的成长。

  所以,孩子向我们隐瞒了一切。

  这种情形带来了两个后果:

  1. 孩子在无知和无助中独自作决定,独自承担一切,以至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比如怀孕,原本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却在恐惧、仓皇中完成了。这种人生经验的获得,代价太大,不值得。因为人生是单程的,后悔了也无法重复、无法恢复,失去的是健康和那些不知不觉中丢掉的无比珍贵的东西。

  2. 父母对一切不知情,没看见,没听到,就以为一切正常。在孩子最需要引导和帮助的时候,那份关切是缺失的。更普遍的是,孩子在受伤害的时候最怕父母知道,那只能把事情弄得更复杂,受到更多的责备,承担更大的压力。因为有些父母考虑的只是面子,或者孩子被谁欺骗了,孩子的不轨会影响前途等等外在的东西,最终暴怒的情绪把事情弄得更糟,因为他们早已远离了孩子的精神世界。

  其实,我们已经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模式来塑造孩子,如果我们不能够了解他们,尊重他们,进而体谅他们,那条曾经存在于我们之间的纽带就很容易破裂,将他们越推越远。

  另一方面,成年人关心孩子的方式决不是一味说教,不是大惊小怪,而是认真反思自己对于教育的理解以及同他们交往的方式,反省自己需要教给他们的知识是否足够丰富,引导的渠道是否通畅,自己投入的心思是不是太少了。

  茜莉的故事让人痛心,痛心于她没有知识、没有自我保护的力量,在学习任务最重的时候无法好好把握自己,在感情的漩涡中随波逐流,回忆起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青春呢?

  是激荡的又是落魄的,走得很远,回来满身伤痕,我担心的是,这些深刻的经验会给她带来一种成熟和警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