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怕了

  □ 你长得很漂亮,会有很多男孩子追你吧?

  山沟里有很多“待业青年”,就是学习学不进去,考学考不上,工厂效益不好又找不到工作的孩子。他们大多数16—18岁,整天没事可干就“劫”女孩。我开始并不知道“劫”是什么意思,后来慢慢地听说就是猥亵、强奸女孩子。他们之中有的被抓了。可没想到这种事会到我头上。

  当时我初二。回家的路上经常会碰到他们,伸出手拦住我,流里流气地说“交个朋友”之类的话。我一看他们出来就害怕,马上号啕大哭拼命地在山里面跑,可是他们并不害怕,一路追到我家门口。一看家里只有我一个,就砸门,那时候门锁并不好,一动一动的,我就顶着门,生怕门被砸开。从此,我就很恨男孩,觉得他们很坏又强势,我很弱小,没法对付他们。我觉得我一下子变得非常脆弱。那时候我刚刚月经初潮。

  有两个男孩经常来找我,一看就是混混儿。有时候在路上,有时候就在学校门口。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不知道他们想对我怎么样。我跟几个女同学说了这件事,她们就一起送我回家。可是我家跟她们家不住在一个方向,几天之后她们看没什么情况就不送了,我还得一个人回家。有一个女孩儿跟我很好,比我大六七岁,她是那种挺妩媚动人的女孩子,人家都叫她“妖精”。她有男朋友,又好帮人,所以就老保护我,她跟我住在一个方向。

  因为刚刚有月经还不规律,心理压力又大,似乎内分泌都有问题。不能对父母说,因为我觉得这是很丢人的事。整个人被弄得都不对劲儿了。你想想我15岁,什么都不懂。“妖精”有个单身宿舍,我就经常到她那儿去,跟她说说就要哭。

  期末考试的时候,有一个男孩跟我撂下话,等考完试要跟我“谈一谈”,还是那一帮人里的。这下子我紧张得要命,心里急死了,就跟“妖精”说让她在考场外面接我。她跟她的男朋友也说定了。这天考几何,我心神不宁,最后好几道题都做不出来,这时候我往外一看,那个威胁我的家伙的弟弟正趴在窗户上找我呢,那也是个“闲人”。我的心一下就揪起来了,不敢看那张脸,手发抖。这时大家都交卷了,我什么也写不出来,只想哭。“妖精”的男朋友在窗外出现了,他冲我招手要我出去。我就像看见上帝一样,交了卷赶紧往外走。突然那个闲人一把揪住我肩膀上的衣服,叫我跟他到楼梯另一边的露台去。学校因为在山里,另一边楼梯荒凉得一个人影都没有,更别说警察了。我吓得直哭。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把我拉住,拽到一边。我看见是“妖精”人高马大的男朋友。他很老练地对那人说,你先放开她,人家一个小姑娘,有什么事咱俩说。那个“闲人”问他,你是干什么的?你想怎么样?“妖精”男朋友使眼色叫我跑,我就跑啊跑,跑到一个地方看见“妖精”在等我,她抱住我,我们就哭起来。

  很快我知道这两个男孩打了一架,“妖精”的男朋友挨了一刀,伤得非常严重。这事儿闹得很大,我爸妈被叫到学校、派出所,很快我就转学到了太原。我本来就胆子小,出了这件事后我更害怕了。很长时间我都在这个阴影底下,完全变成了一个感情脆弱的人,总觉得自己只能作为一个受害者。

  □ 你父母没有宽慰你吗?

  他们被叫去问完回来,好像心情也很坏,不仅没有安慰我,还说苍蝇不叮没缝的蛋。所以我感觉可能是自己不好,招惹了这帮人。

  后来我听说,那帮人被抓了,有二三十个。里头有人轮奸什么的,被判刑了。我还被保卫处叫去作证,知道我在他们的黑名单上是候选者。好在那个男孩救我,我逃走了。我一直很感激他,还有“妖精”。那时候我一点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没有。可惜最后他俩也没成,“妖精”的父母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