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胆小越软弱

  等我到了太原,很长时间在亲戚家住。我一直特别“独”。做梦老是梦见他们追来了——我怎么办呀?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不仅不跟男孩来往,就连对女孩也很冷淡。我们班有一个女孩叫张文莉,她在那一片都很出名,有点像电影里的那种交际花。人长得漂亮,特别爱跟男孩子在一起,很风骚,走起来一扭一扭,说话捏着鼻子嗲声嗲气。她很爱跟我说话,问长问短,比如“你这件衣服挺漂亮的,在哪儿买的呀”这样的话。我跟她也是时好时坏。她因为认识的人多嘛,约我一起去跳舞,或者去别的地方玩,每次我都会拒绝。我知道她挺恨我的。

  □ 是不是因为你漂亮的缘故?

  不是。我实际上没她漂亮。因为我不爱跟人交往,或者个子高腰板挺得直吧,他们都觉得我很傲气,好像有什么后台似的。张文莉很会讨人喜欢,有一天对我说,吉颖,我特别喜欢你,跟你出去可拉风了。我傻乎乎地一听人家说好听的,就挺高兴。她说,今天下午陪我去买衣服吧。她那种自如老练的样子其实也挺吸引我的,所以就同意了。我本来跟她的关系并没有好到一起去买衣服的程度,我根本不了解她。但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旷着课跟她去了。我对太原并不熟,就骑着自行车跟着她。到一个地方她停了下来,她说看见一个朋友,得跟他打个招呼。所以我也停了下来。这就是我第一眼看见小飞—— 一个直到现在也影响着我的人。

  他上身穿休闲西装,下身牛仔裤,头发整整齐齐的,在马路边一条腿支着身子,另一条腿微微弯着站在那儿。他跟张文莉说话,但是眼睛一直看着我,我心里觉得他帅极了。他是学饭店服务的,刚从广州实习回来,张文莉对我说完就向他走过去。他特别大胆,敢一直看我,我赶紧把头低下,心里有点不安。他是那种张扬的人,很有锋芒。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很尴尬,心里很着急,想赶紧离开。我站得比较远,看他们半天说不完话挺生气,也不想过去。过了好久,我看见他们嘻嘻哈哈特高兴地走过来,对我说,“我和小飞好久没见了,咱们一起看录像吧。”一听这话,我就明白被她愚弄了,心想她根本就不是要买衣服,当时可也没把她想得那么险恶。我就说不想看录像,你不是说买衣服吗?说着我就想哭,因为等了这么长时间,她居然说变就变。况且录像厅在我看来就不是好孩子去的地方。我要走,但是我不认识路,没办法走。这时她说,你别生气嘛,先把车子存了,在跟前这个商场逛一下。我并不情愿地跟着他们进了商场,因为我觉得根本和他们不是一路人。那时候我就是这样,跟他们比显得傻极了。

  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男孩儿,我们一起进了录像厅。录像厅很小,都是两人座的包厢。张文莉跟刚来的男孩坐,我跟小飞坐。当时放的是《小倩》,张国荣演的。本来录像厅里有人抽烟,空气特不好,那个片子又是鬼啊怪啊的,弄得我很紧张,我心想坐一会儿就走。小飞那时看上去挺小,干干净净的,应该不会很坏。而且应该给张文莉面子,大方一点不要太小气。就硬着头皮应付着,心里高度戒备随时准备走。坐了一会儿,他就不老实了,一只手伸过来搂我的腰,嘴里说着“你怎么这么可爱呀”这样的话。我马上就生气了,甩开他的手。他特别老练,立刻说一些安慰话稳住我。可手一直若即若离地不肯拿开。其实他只比我大一岁,但在这方面熟练得惊人。我简直没办法,眼泪不停地流,腾地往起站,一次又一次地想走。他坐在外面,一只脚伸出来挡住我,很酷地看着我轻描淡写地说,“要走吗?”他就是这样的人,不会拉住我不让我走,只会用眼神暗示,给我压力,好像在说“又没怎么样你太小家子气了”,就因为这么想,我又咬牙坐下。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居然想亲我,我觉得他的嘴已经碰到我的嘴唇了,一下子忍无可忍,立刻跑了出去,还被他的腿绊了一下。

  我一到街上就狂哭起来,觉得被骗了,似乎被人强奸了一样。因为对太原路不熟,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存车子的地方,然后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骑车。又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家。当时亲戚家的人还没回来。我把自己关到房子里用橡皮拼命地擦嘴、擦脸,疯了一样,好像是有了心理障碍。一直自言自语,哭,发呆,不能接受所发生的这件事。那天我一夜没睡,一直在想不能就这么算了。虽然他很吸引人,很帅,但是为什么这么不平等,他那么强势,想对我怎样就怎样,我这么弱小,只能被欺负似的。我得想办法让他喜欢上我,然后再把他甩了——可能是琼瑶小说看的,潜意识里是这样。从那时候起,张文莉在我心中变得很坏,但是又有用——我要利用她报复。

  她第二天主动过来跟我说,你怎么昨天走了,那个男孩可喜欢你了,你觉得他怎么样……我故意装作不在乎地说,他不错,挺好的。

  后来的一两个月就变成我去找她问小飞的情况,问怎么样能再见到他。就这样陆陆续续地又见了一两次面。每次都很简短——他在学校门口等我,一起走一走。他永远都是笑眯眯地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后来的半年又见了四五次,都是张文莉牵线,我还在舞厅找过他。慢慢地就和他近了一些,他抱啊什么的就不太怕了。有时候甚至小脸绯红,满享受的。但总体来说还是不能太过分,还是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