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东西在吸引我

  □ 后来你怀疑过这件事的起因吗?

  我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串通好的,就是为了整我,主谋是张文莉和小飞,后来的人是陪衬。起因是张文莉看我心里不顺,就找来小飞,小飞跟她早就认识,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她对小飞说,我们那儿有个女孩还挺傲的,看你能不能收拾住她……但我傻得一点也没意识到,总以为是巧合。

  后来不久,我在大街上碰到了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女人,告诉我她是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她觉得我很漂亮,有在演艺界发展的潜质。当时我特别惊讶,好像天上掉下来馅儿饼了。她打电话叫我去电视台考试。其实那不算考试,只是简单看一下,我就和他们签了一个演职员的合同,在一档广告性质的栏目中当模特儿。我高兴极了,感觉从此奇迹就会在我身上发生。但是我父母死活不愿意我干这样的事,认为这是“戏子”。我把这件事告诉小飞,他倒是很支持我。后来他还帮那个主持人又物色了很多漂亮女孩。这时候我开始疑惑,他怎么认识这么多女孩呢,而且很多年龄比他大好多。渐渐地我就在街上看见他跟一些特别时髦的女孩走在一起,他穿得也很漂亮,帮人家拿东西什么的。心里开始明白他就是那种人家说的“小白脸”。我觉得自己实际上在他心里不算什么,有点单相思。但自己欺骗自己“我是有目的的不是,为了谈恋爱”,其实心里还是不想结束。

  过了一段时间,电视台的人找我参加一个巡回演出,就是到全国各地进行舞蹈表演。为了征得家人同意,那个女的带着她的丈夫到我家做我父母的工作。后来我爸同意了,我妈不同意,为这事我跟家里人闹得不可开交。我跟这个演出团到了广东的很多地方,最后发现这根本不是他们所说什么舞蹈艺术表演,而是一种半色情表演。因为我们这些高中都没毕业的小姑娘根本都不懂,穿的是人家发的表演服,实际上很暴露。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我们表演的广告写着“本团青春靓女演出如何如何暴露”才恍然大悟,我们都上当了。但是其他的女孩并不这么想,这让我简直受不了,要崩溃了。

  这时候我在珠海,小飞来了。因为给我们领队推荐了不少演员,一打电话领队很热情地让他来,居然连路费都给他报了。他被安排在一个宾馆,那个标间似乎就是为我们准备的。那时所有的女孩子都很单纯,她们知道我有男朋友,甚至很羡慕我。我心里清楚,我们只是准恋爱关系。他一见我就毫无掩饰地想要和我那样,我坚决不同意。无论他怎么说,就是不行。时间一长,他急了,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还是受过什么伤害有心理障碍,我见过的女孩多了,哪个不是三天就搞定,你怎么是这样的?”我听着这些非常刺耳的话,心里很难受,你看他把我当什么了,一点都不平等,好像他的要求我就得无条件满足。但是不管他是软是硬,我还是不同意。他看说不服我,就将我的军说:“如果你这么想,那咱们就算了,在一起对谁都不好,没法继续下去的。我是不会哄女孩的,干脆分开吧。”我们像拉锯战一样,僵持了很多回合。每天我在他的房间待两个小时回自己的宿舍睡觉。最终他失败地回去了。临走那天,他向我要钱,说是要回去给他妈买生日礼物。见他这样我很气,就向队长借了1500块钱给他——可能是不愿跟他为钱纠缠吧。但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

  回太原之后,我跟他又见面了。他并没有放弃,还在要求做那件事,我还是不同意。我们只要在一起就谈这件事,好像这是惟一的主题一样。这时我们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展成男女朋友了。这种关系不太正常,在他心目中我就是一个他难以征服的对象。可我依然很傻,总觉得他身上的某些东西在吸引我。而且我一个人在太原,父母不在,没有什么朋友,只有把仅有的感情都投放在他身上。但对性行为的拒绝一直是我的底线。直到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