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见面

  □ 我觉得你们两人在成长岁月就像长在了一起……

  是啊。记得最后一次跟他有那种关系是在前年。那时候,我已经认识现在的男朋友了,跟他一打电话我就紧张,我经常梦见他,觉得不能不见面。

  在解放路,他远远地走过来,浅色裤子牛仔上衣,里面穿着深色的毛衣,我竟跟他穿的一模一样。虽然质地不同,但颜色什么的一模一样,太可怕了,那种感觉实际让人很难过。在一块儿时间太长了,有太多的相同了。

  他一见我就说,找个地方坐一下吧。这在以前,都是很少见的。因为我们过去一见面,总是去找一个房间。

  □ 你们在精神领域留的空间太小了,在肉体和表面上的东西太多了。

  是呀!那天我们很尴尬地坐在一个地方。面对面,中间只隔半米,感觉无话可说。其实我早就希望能这样跟他坐坐,彼此看着对方。我对他说,你眼睛好了(他是近视眼,以前眼睛总是睁不开,眼袋也很大)。你做手术了(近视眼手术)?

  他回答我说,颖儿,你到底是我老婆,太了解我了。我就是做手术了。其实他意思是做眼袋手术。他突然说,能看到疤吗?

  我仔细看,只能发现一点点缝线的痕迹。他现在的眼睛黑黑的,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冲我一眨一眨,离我是那么近。我叹了口气,心里说,这太像他做的事了。然后问他,在哪儿做的,多少钱。他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告诉我哪个明星是做的,哪个明星做得不好……又问,你看我最近瘦了没有?接下来又谈减肥药,谁的鼻子又怎么样了——完全像两个女人在聊天,或者是两个模特儿。他对我说,“你还不错,也没胖,我还以为你变胖了,可就是脸还这么圆。”我听着,心里特别不舒服。聊着聊着,话一下就说尽了,气氛变得很干巴。他就说,“咱们到房间里再聊会儿吧。”我稀里糊涂地又跟他走了。

  我觉得那次去也好,以后就永远永远都不会再想了。可能是两个人的生活已经完全不同了。他变得特别瘦,一米八五的个子,只有130多斤,还拼命地减肥。他坐我腿上,我感觉他的屁股是尖的。脸小小的,很病态,就像那种“磕药”的。他脱掉外衣,我就想哭,我跟他刚接触的时候,他17岁,我16岁,两个人彼此看到身体上的变化,是长大不是衰老,是逐渐成熟,变得像大人了。

  我观察他脸上的神情、皮肤,觉得特别可怕,就像趴在时间的年轮上那种感觉。我们俩都特别明显地发现对方身体的变化,互相问着,特别痛苦。这个人一直是属于我的,我知道他以前怎么样,就像妈妈一样,或像亲人一样。但他还是说,我真的觉得你好,我跟任何女人都会客套,跟你就不会。这就是对我的恭维吗?听了只会让人难受,我交的男朋友就是这么恶心和无耻。虽然我很痛苦,可是他永远是那么自然。真是一开始是什么状态,就一直是什么状态。他开始占了强势,我就永远是弱势。

  那天分手的时候他说,我要去×××玩,你去吗?我说我不去。他就上车走了,而我一直站在那儿。过了一会儿,我还是忍不住给他打电话,我说这是最后一次,你以后再也不要给我打电话,够了!真的够了!他轻描淡写地说,“噢,那行,17号咱们到×××再说吧。”他就是这样,完全不受我的影响,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之后的两年就只有通电话,没再见过面。我想,可能以后还会跟他联系。总归是越来越明白吧,走出来是那么不容易,不会再犯错误了。

  □ 在他之后对你来说会有很多男孩,但他对于你就像是一个咒语。

  真的是一个咒语,就像是前世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