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欢的

  我初一那年认了同校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哥,一米八三的个子,打篮球很好。我经常远远地望着他在球场上打球,和他在一起有种幸福的感觉,与前两位男生却没有那种感觉。哥对我也很好,很温存很安稳。后来哥上高中,我偶尔给他打个电话,一直有联系却不十分亲密。中考后我找哥出去玩,一天下午去了我家,我也不知怎么特激动,他站在门口,我突然抱住他说:“我爱你,哥。”他一点儿不惊讶,说:“几年前就想说了吧。”然后我吻他,吻得泪流满面,他问:“女人都是水做的吗?”我想那天真的情不自禁,他想要,我说万一有孩子了呢!他说应该相信他,后来知道他指的是体外射精。结果那天也没有做。我们在床上拥抱着,他吻我,抚摸我的身体,告诉我他19年来第一次。晚上我接到通知两天后开学,我想了一夜,觉得其实哥也蛮喜欢我的,反正早晚也要做,不如把童贞给我最爱的男人,他会珍重的。

  第二天我打电话让哥来我家,我们就做了,他很温柔,很轻,怕弄痛我。但我还是痛了,特紧张,明明知道会流血,可还是很慌。然后我说我要上高中,要住校了,就开始哭,哥温柔地安慰我,用舌头为我拭泪,我很感动。就那样抱了他一下午,我们没有避孕措施,但我信任他,第二天我就来月经了。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我想在心理上我觉得我成熟了很多,比同龄人懂得多了。

  有时我去他家,他父亲在隔壁房间,我们只是kiss和抚摸彼此的身体,他说他身上就有安全套,可没机会。后来我一直没找过他,我又不同意他给我打电话或到我家找我。我在夜里会很思念他,但我想我应该冷静地想一想以后的问题,我们不能够在一起,因为道路不同,他在哈尔滨上大学,我上高中,我并不很了解他,他很现实,知道该怎样不该怎样。

  这件事我只对一个人说过,他是我初四同学,他在初四时就和他女友做过,但他说他从不带安全套,我说你可一定要小心呀,还叮嘱他一定“安全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