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话

  这个采访是用电话完成的,因为免提的效果不是很好,所以我一直把整个电话机捧在手里,正当手臂酸极了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词:孤独。

  不说别的,单是成长中的孤独就是一个无法用道德和学习替代的东西。我想说:霏霏需要温暖,谁能给她?这一点和她刻苦学习是并行不悖的。

  这是一个略微平淡的故事,没有亮丽之景,也没有深裂的伤痕。但是那种忧郁偶尔在一片夕阳的暖色下映出的是令人无限伤感的色彩。善良和单纯没有给她带来一个朝气蓬勃的青春。

  霏霏的世界里,不时出现令成人心寒的话语,比如“恋爱跟结婚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我有一个计划,当我学业有成之后,会找一个非常体贴我的情人,我觉得我不会结婚”、“他们之间这种关系对我影响挺大的……我现在对婚姻没有什么信心”、“我和父亲的感情更不好,我厌恶他,不愿意和他说话”等等。

  她这是怎么了?父母亲,你们知道吗?

  霏霏多次说到“我不喜欢他,但喜欢他手的温暖,在班里我们也会手牵着手”或者说“喜欢被他们拥抱的感觉,很温暖”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问她,你能用了解更多的知识来控制你的欲望吗?她的回答是否定的。我们一致的想法是通过性知识教育来杜绝性灾难看来还不太现实,如果忽视心理的需求和成长环境中爱的给予,这一切也许会忽然变得可笑。

  因为这一切由孤独而迸发,也许该来一场“孤独教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