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进去了

  □ 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特别个性化。

  后来别人知道的也就跟我渐渐地说了一点,像许文清那些表面上是特别好的朋友,可是私底下特别想跟他对着干的那些人跟我说,他们俩在一块原来是真的。有一段时间我就老避着他们俩,可是王晶跟我特别特别好,就特别怕这件事伤了我。她也觉得,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反正就经常拽着我,让我看到他们俩在一起渐渐就可以习惯了。不管心里怎么样,表面上反正不会特尴尬了吧。后来就演变成我们仨经常在一块,学校里的那种传闻就更不好听了,说现在人家交了两个人啊,我没事还天天凑份儿在那待着啊什么的。我就想,他们要说说去,我还要在这儿待下去。可心里仍怀着一丝的希望等着可能他会回头呢,我们俩会再好也不一定这样的。反正心里比较乱。

  其实两个人待的时间长了之后,他们也必然会有矛盾,有的时候爱吵个小架,我又经常和他们俩在一起,我给他们俩劝劝左边再劝劝右边,这么来来回回地跑,调节他们俩之间的矛盾吧。

  有时候许文清有什么事也爱跟我说,就说王晶脾气太那个了,动不动老跟他发脾气,动不动一句话都不跟他说。问她十句话,她都不待说一句话的,有时候真烦她这种性格。

  我就慢慢跟他说,王晶就这样,你开导开导她,习惯了就好了。

  □ 后来你跟这个男孩那种状态有发展吗?

  这期间,我有一次是受不了了。

  当时好像许文清得罪过很多人,他那些哥们儿都想绊他,就希望让我跟王晶弄掰了(闹僵),再让王晶跟许文清产生矛盾,让他的感情受到挫折吧。他们从这些方面整他,想让他在学校里的地位下来。当时他们就跟我说好多好多的事,说什么王晶是你多好的姐们儿啊,帮着帮着怎么把自己和许文清帮到一起了,经常跟我说这些。那几天快期末考试了,我特别受不了,就是这时候,今天这个说完一大堆话,明天那个又说,然后后天还有人说,我特别受不了,都不知道该怎么想了,然后我就想割腕。但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 你是因为这个吗?就因为受不了他们说这事吗?

  可能是积怨积得太久了。当时我听到他们俩在一起之后,即便王晶经常叫我跟他们一起去,我心里也特别难受。从一开始我跟他们在一起就老是尽量地笑,可是心里特别特别难受,后来再加上这么多人说,我又跟我妈因为王晶这事闹得特别的僵了,我妈就特生我的气,到了真是想跟我断绝关系那样。

  □ 她主要是为什么生气,觉得你不好好学习,还是觉得你跟不好的孩子在一起?

  跟不好的孩子在一起。我就觉得当时特别没意思,觉得哪方面都特不顺。

  □ 你在信里面告诉我你爸爸和你妈妈很早分开了,妈妈一个人带着你,这是你多大的事情?

  小学四年级。可是现在我有一个新的家啊。

  □ 你有一个新的父亲,那是她和你爸爸分开之后吧?

  对,分开之后好多年了,还是由我给她做的思想工作呢。其实当时我妈妈已有重组家庭的想法了。可是我那会儿小,特不同意。从那时起,她怎么跟我说我都特倔。她跟我说,我就不回答。假如她说,我就喝水,再说,我就发出特别大的声音,尽自己一切能力用不从正面反击的方式,阻止她说这件事。后来我妈有一次挺生气地说,你也不想想,我现在一个人供你多困难啊,将来如果有一个人的话,有一个比较安稳的家。我还是不听。

  可是我觉得我跟老师的关系一般都比较好。

  小学有一个老师特别疼我,我那会儿也是老有写点儿东西的习惯,跟这个老师就是在写周记的时候,把这个事写出来了。老师特意把我叫出来,好像把一节音乐课和一节自习课腾出来,让我跟他在办公室里聊天。聊到这些,他跟我讲了很多,这才让我对重组建家庭这事有了新的看法。他说,你觉得你喜欢你妈妈吗?在各方面你觉得你恨她吗?我说我不恨,我妈特不容易。他说,你也懂。你为什么你不希望她有一个家呢?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就不希望,我觉得一个孩子有一个爸爸和一个妈妈,我不许多一个其他的人做我们家的另一半,即使我爸爸特别不好,我也不许多个其他人。老师说,以后你可以不叫他爸爸,可以叫他叔叔怎么样?你要想想你妈妈,你将来走了,迟早有一天要走吧,上大学的时候不走,任何一个女孩将来都不可能老在家里。如果有一天你妈妈生病,女儿不在身边的话,你让她怎么办?她病着呢,你总不能让她自己去医院吧,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怎么办?后来就这么跟我讲,我觉得也有道理。可是我妈经过那件事后她倒不大想了,渐渐地我就老给她做这方面的工作。

  □ 你喜欢你现在的新父亲吗?

  特别喜欢,他特别老实,虽然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钱,但是特别地老实,对人特别好,特实在的那种。

  □ 对你妈也挺好的?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