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话

  采访结束后,我们又闲聊了几句,若彤谈到她的月经不太正常,有时肚子会疼得很厉害。我建议她去看一下中医,喝点儿中药调理一下身体。

  两次想不开的心理阴影已经造成,生活却要继续下去,况且还要高考,没有一个好身体怎样考试?但是,一切没有这样简单,那种渗到若彤血脉里的忧伤,傻瓜都能看得出来。

  若彤的同学总说她笑起来特别竭尽全力,但是不真实。

  我不知道她要长大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强大到足以摆脱面前的这一切,但愿不是一辈子。

  也许有爱,就有勇敢和爱之后的伤痛,在迷失方向的林子里,我们不要无畏的勇敢,生命是最高贵的,要珍惜生命中的一切,包括苦难。

  若彤说:因为《藏在书包里的玫瑰》,让她了解了太多,还学到了许多从未接触过的性知识。它也让我开始正视自己,真正意义上不再被过去所覆盖、所笼罩。

  孩子的世界其实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只有春风日暖,只有涟漪微波,那里也具备了很强的社会性。小团体、小帮派,甚至会让一个孩子的生活发生彻头彻尾的改变。本是一种来自于追星的单纯倾慕,受一种“潮流”的裹挟竟然演变成一个可怕的校园事件,施加万般压力于其身。在这种环境,只有能独立思考的坚强的孩子,才有可能明白自己该做什么。面对问题,靠得住的永远不是依赖。

  况且,哪怕是再好的性教育,也不能100%保证。怎样在成人的帮助下,使孩子度过这一段艰难的时期,才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