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的话:

  我会主动,觉得他特别好,我会直截了当告诉他,也许同学会开我的玩笑,我一点不觉得羞涩。现在想来,觉得当时很奇怪。可能是因为那时老是想做点标新立异的事,别人越不敢这样我就越想这样。我一直都这样。从小学直到大学,我如果希望跟谁接触几乎没有人拒绝过我,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有一种自信感。

  有一天,我爬到纳西客栈的房顶,那房顶是尖的,我在顶楼的房间喝酒,喝得摇摇晃晃好几次差点从阳台上摔下来。底下的人吓坏了,也不敢喊我,怕我受惊掉下来。一个30多岁的大姐跟我们一起的,从楼上硬把我背下来。

  好像我一直都被一种感情压抑着,直到有一种新的感情时,才有动力。我觉得自己挺无聊的,经常莫名其妙地愤愤不平,生气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自我调整。我觉得把握不了自己,很多时候想做什么适得其反。

  我和雨微很熟,她上中学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但是我觉得自己一直都不了解她。她倔强、坦率、要强,有一股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个性有点像男孩子。她的穿衣打扮是最朴素的,没有任何有颜色的东西在身上。

  后来,我们有很久都没有见面,但是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采访要求。这次谈话,对于我了解她,有着决定性意义。令我感慨万千。

  我因此知道了她经历过仿佛比她大10岁的人才有的波折。

  也可能她太需要倾吐了,跟她的谈话几乎不需要我的问题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