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羡慕另一只鸟









一只鸟模仿另一只鸟的样子,站在鳄鱼锋利的牙齿上跳跃、舞蹈。鳄鱼没有片刻的犹豫,上下牙轻微一合,这只鸟就成了鳄鱼送上门的美餐。这只鸟至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另一只鸟,可以在鳄鱼嘴里钻进钻出?同样为鸟,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另一只鸟,名叫鳄鸟。死去的鸟儿有所不知,鳄鸟是鳄鱼的“牙签”。鳄鱼是水域中凶猛的动物,然而它与鳄鸟却是一对好朋友,牙齿是鳄鱼的冷兵器,而鳄鸟给予鳄鱼的承诺正好在于“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鳄鱼一顿饱餐之后,便躺在水畔闭目养神。鳄鸟见状,就成群飞来,啄食鳄鱼口腔内的肉屑残渣。犹如进入下水道的水管工,在散发着异味的环境里,幽暗地鼓捣。鳄鸟帮鳄鱼清洁了口腔,获得了鳄鱼牙缝中的肉丝。
  双赢的交易,在隐蔽中进行。死去的鸟没有意识到,如果不做鳄鱼的“牙签”,就应该离鳄鱼锋利的牙齿远点;“火山”是不可以用来做“靠山”的。“邀功”和“炫耀”也并非如想象的简单。羡慕鳄鸟能够在锋利的齿尖跳上跳下,羡慕的只能是表象,表象之下的生存之道才是真正的“冰封的火焰”。
  人与人之间,也常常陷入“一只鸟羡慕另一只鸟”的状况。羡慕另一个人的权势,不知道这权势的背后,牺牲了多少做人的尊严,放弃了多少健康的生活,因为,人们看到的是权势的主人站在鳄鱼的牙齿上煞有介事的模样,而不知道他在背后到底为鳄鱼做了些什么;羡慕另一个人的财富,却无从了解财富主人的“第一桶金”是否带着“原罪”,是否背叛了友情、放弃了爱情、疏离了亲情。
  有位爱车的朋友,开“夏利”的时候羡慕“桑塔纳”,后来开上了“本田”又羡慕“宝马”。现在,他不再羡慕,他说,就算他努力一生开上了“奔驰”,还有“劳斯莱斯”等着他去羡慕,而“劳斯莱斯”又未必就是尽头……
  不去羡慕另一只鸟的最好方式,是让另一只鸟羡慕自己。虽不能挟鳄鱼的威猛以自重,但可以拥有一份自由和自在;虽不能觅得鳄鱼牙缝中的几根肉丝,却能获得天空的宽广与蔚蓝。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