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关系就是财富






  第一节关系就是力量

  对于商人来说,构筑一项事业,既需要有形资产,也需要无形资产。而这种无形资产,财富英雄总将其归结为他们的人际关系网络,尤其在中国,关系意味着资源。IT行业曾经疯狂追捧的一个概念,CRM,客户关系管理,就是教我们如何描述、沉淀和开发商业关系而用的。关系要防止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要防止流失到竞争对手手中,关系要为企业增值,带来收入。在一份营销测试试卷中,有这样一个题目:在与商场的交往中你是如何开展工作并取得主动的。请写出5条以上。有人除回答要具有相关知识、判断力、说服力、敬业精神外,还提出要具有一定的交际能力。并阐述道:关系就是生产力,勤于拜访客户,能激起采购的兴致,发现采购真正需求和目的,找到突破口,完成预定计划。

  天津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齐二石教授曾经谈到过有关于EMBA(EMBA所指的也就是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专业学位,是工商管理硕士(MBA)专业学位教育的一种特殊形式。同MBA教育相比,它的培养目标是为企业培养务实的高层次经营管理人才)教育问题的专访时常会说:如果把MBA简单地理解为知识的充电,那么EMBA则是在充电的同时又为你提供更高的知识哲学思维能力。早就有人说过,“关系就是生产力”,尤其在中国,关系意味着资源。而充电不仅是一种技能培训与知识更新的必要手段,同时更是编织关系网的一个大好时机。

  例如报读EMBA的条件必须至少符合以下几条:一是必须有8年的工作经验,其中还得有5年以上管理工作经验,这是最基本的条件了。二是大公司中层以上职位人员。这就意味着,在一个学院的EMBA同学中,云集了商界精英,这帮人的能量和发展前景如何,就不必赘言了。同时,学院方面提供的与外界交流的机会,到大公司实习交流的机会……这一切,无疑是给参加这些学习与培训的人提供了职业生涯的良机。有的EMBA学员则非常赞同“关系”之说。他们认为,花巨资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社会交往结构”。有句话说,过去流行在酒桌上拉关系,现在流行在MBA或EMBA班上建立同学关系。EMBA的开放式教育方式促进了同学之间的交往,在“关系就是生产力”的当今时代,关系意味着资源,在EMBA班这里汇集的都是一些中国管理的精英,今天能在这里收获的同学资源很可能就是明日的财富。关系就是财富,而且还是财富的源头。

  在人生道路上,存在着许许多多的机缘。有许多时候,天助也是人助。要么是主动出击,要么是被动的选择,常常是人生的分水岭。曾持有哈尔滨市0001号个体私营工商执照,被人称为“邓钣金”、“邓百万”的哈市汽车修配行业第一位个体户邓振发,在生意日益萧条而无奈废业,退出了老本行后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这辈子一波三折,是可以写本小说了。尤其是最近二十几年,大红大紫过,上过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1979年、1985年那会儿最好,顾客得排队,全拿支票结账,没有讨价还价的,真是一锤子能砸出个金块来。1990年以后就差了,“关系就是财富”,这是我从电视剧里学来的,有道理,我没搞好社会关系,没有单位指定司机到我的修车铺修车,所以顾客越来越少,大概是到2000年的那个时候,基本就没人了,一锤子连个花生米都砸不出来了。这3年房子也租了出去,基本也都不干什么活了。

  毛主席曾经有一句话:“挫折和失败教育了我们,使我们变得聪明起来。”积极主动地处理好各方关系,要树立关系就是生产力的观念,对内要处理好与上级、同级、下级之间的关系,要努力建立起家庭式的温暖环境,让同志们心情舒畅、心无旁骛的去工作;对外所要做的是处理好与党委政府、与部门、与纳税人的良好关系,争取得到他们的理解关心和支持,营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为自己的财源开拓一条宽广的大路。

  有位从香港来的朋友,谈起在中国“关系学”的重要性。“关系学”乃第一生产力,无论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诸多领域,若没有“关系学”的内容在里面,则无法真正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他说他虽然是从深圳来的,但偏偏喜欢称自己是从香港来的,主要是突出深圳与香港之间所发生的密切“关系”。如果没有这种特殊关系的话,很可能就不会显示出深圳的存在。

  在任何一个单位里面,如果抓住了用人权或者是财权,那么这个人就拥有了真正的权力,成为真正的一把手。仅仅是名义上的第一把手,往往是徒有虚名的。真正的一把手有用人权和财权,往往会把此看作自己手中的“私权”,在提拔人和分配财物时,竭力使“自己人”受益,而“自己人”也知晓事成“背后”是谁真正“使了劲”、“起了作用”。其结果是,莫忘自己的恩典,服从自己的权威;另一方面,一把手还可以得到一定的心甘情愿的回报。就这样,所谓的“公权”,变成了自己进财谋利的“摇钱树”,国家选拔的人才就成了自己的“家奴”。这一现象足以说明“关系”的重要、以及人们对“关系”的信赖和依附,把“关系”推在高于组织、法律和各种规定的层次上。有了“关系”就可以得到真正的权力和好处,没有“关系”,充其量只是一种形式上的棋子,还可以说是一种名义上摆设罢了。

  无论在任何一个地方,像这样的例子多之甚多。就拿明朝嘉靖年间那个时候的徐阶来说吧,当时他担任类似首相职务的首辅,前首辅严嵩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因为严嵩之前的首辅、提拔徐阶的夏言遭受过严嵩的残酷政治报复,以污蔑皇帝等罪名进行迫害,以首辅之职被处极刑。严嵩因为不属于夏言的关系圈子,所以他们之间的斗争就很激烈。后来,随着斗争推进,严嵩事发,削职为民,当时夏言提拔的人徐阶就占了一个很不错的上风,为了报复严嵩对夏言的迫害,狠狠制裁了严嵩,严嵩儿子被处死,财产被充公,自己也饿死在寄食的地方。在这件事过后,到了万历年间,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徐阶提拔的张居正走上台前,他利用计谋将赶走徐阶接任新首辅的高拱赶下台,甚至还设计阴谋要把高拱全家处死。冤冤相报,其实这都是他们为了维持各自关系和整体利益的需要。虽然徐阶声称“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还公论”,其实这应该是一种宣传,是根本做不到的一件事情。而张居正们也宣称“仁、义、礼、智、信”,可是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在两派政治利益的争夺过程中,每一个人都不择手段为维持自己的关系,打击自己的政敌,权力欲望和政治野心使他们成为残酷无情的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