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2期

上海交大首任校长唐文治

作者:周金品







  唐文治虽属维新派,但他却没有像康有为那样后来蜕变成保皇派,而是顺应历史潮流,拥护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他当时除与他人联名电请溥仪皇帝逊位外,还积极支持南洋大学(即交通大学前身)学生剪除发辫等革命行动。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唐文治先生对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更是义愤填膺,曾多次在报刊上撰写文章,提出停止内战,一致对敌。1947年国民党统治区人民爆发了“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唐文治老先生又率先同张元济、陈叔通等上海10位老人,联名致上海市长吴国桢公开信,严词抗议国民党反动派逮捕爱国进步学生的罪恶行径,要求释放被捕的爱国学生,并表示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
  唐氏一家,人才济济。唐文治共有4个儿子,除二儿子夭折外,其他3个儿子都曾留学美国。大儿子唐庆诒,生前是交通大学外语系教授;其妻俞庆裳也曾留美读教育学,是一位民众教育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即参加新政协会议,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社会教育司司长;三儿子唐庆增,获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后任复旦大学教授;四儿子唐庆永,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科硕士学位,曾任上海、杭州、苏州、成都等地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分行经理。
  唐文治还有两个孙子和6个孙女。大孙子唐孝宣,在上海解放前读中学时就是地下共产党员,后被学校开除,遂赴美留学,学化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回国,在华北制约厂当过副厂长、总工程师,后在河北省医药局工作,任书记、局长、总工程师。小孙子唐孝威,从小跟随祖父唐文治,与他老人家一起生活20多年,15岁投身上海的进步学生运动,在中学时代就参加地下共产党,成为“少年布尔什维克”。他称祖父为“第一个启蒙老师。”唐孝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进入清华大学学习的首届学子,是我国自己培养的一位才华横溢的原子科学家。早在20世纪60年代,他长期工作在西北核基地,隐姓埋名,以身许国,在参加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的研究与试验中,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是在实验上确证我国原子弹中子点火技术成功的第一人,也是在实验上判断并证实我国氢弹原理成功的第一人。1980年49岁时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部学部委员(院士)。唐文治的6个孙女唐孝纯、唐孝端、唐孝英、唐孝慧、唐孝慈和唐孝齿牙,也都是解放前的地下共产党员,后来大多在大学里任教。唐文治对儿孙们的教育十分严格,经常告诫他们:“你们一定要记住:如果谁将来为国家做事,不能清正廉洁,谁就不是我们唐家的子孙!”他的座右铭就是14个字:人生唯有廉洁重,世界须凭气骨撑。
  在唐文治先生仙逝后,人民政府拨巨资将无锡市以唐文治别号“茹经”命名的“茹经堂”原址,辟建为“唐文治先生纪念堂”,又将唐先生故里太仓西门明代文学家张溥故居的二楼,也辟为“唐文治先生纪念堂”,并请雕塑家刘开渠为他铸造了铜像,以垂不朽。
  
  责任编辑谢凤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