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

 

 






    我乱跑一阵,为的要躲开这些同学和朋友。
    “可是待会儿怎么办?还回不回教室去了?”我一想到这个,心里就发怵。
    别说回教室,就是在教室外面,我也没有地方好待了。我无论走过哪幢屋子门口,可总有人在那里冲着我望着,还指手划脚的,好像是说:“瞧这王葆!什么毛病了,又是?”
    我一踅到球场,又偏偏有高二一班(我们的友谊班)上的三个同学对面走过来。我连忙往东一拐避开,可猛不防碰到了一丛黄刺玫,落了我一头一脸的小花瓣,斜对面屋角上两只喜鹊就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啥啥!怎么怎么!”
    于是我又气鼓鼓地走开。到哪儿也不合适,就这么走来走去,走出了学校的门。我的两条腿仿佛没法儿叫它休息,竟不知不觉地就出了城——到了钓鱼的地方,也就是发现宝葫芦的地方,这才停了步。
    我打兜儿里一把抓住了宝葫芦,抽出来往地下一扔:“你干的好事!”
    “过奖过奖,”宝葫芦连忙回答,十分谦虚。“其实——呃咳,可算不了什么,我只不过是做了我份内的事。承你好意……”
    “呸!你以为我是表扬你么?”
    “你说这是‘好事’……”
    我忍不住冷笑一声: “哼!我说的是反话,懂了吧?还高兴呢!”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宝葫芦迎风晃动了两下。“那我得劝你,你往后要是再说反话,最好预先声明一下:‘我要说反话了,注意!反话就不是正面话,别闹错了!’然后再说。你要是跟我闹着玩儿,最好也早点儿交代清楚:‘注意!这儿这一句是说的笑话,是逗乐的,是可以发笑的。’就不至于出错儿。”
    “干么要那么麻烦?”
    “唔,是得那么着。要不,主题就不明显,对我也就没有什么教育意义。”
    “嗯,跟你说话还得费那么多手续呢!我和我同学们说话,可从来不用那么……”
    宝葫芦打断了我的话:“那当然,那当然。你们都是人,有人的头脑,说的是人话,当然一听就能领会,——除非说的不是人话,可是我呢,你就得特别照顾我一点儿。”
    “那为什么?你有什么特权不是?”
    “我——我可是个空脑瓜子,得依靠着别人的头脑来过日子。所以你就得一件件都给我安排停当,告诉我哪儿该打哈哈,哪儿该绷着个脸,哪儿该被感动,而哪儿又简直的是该深深地被感动,还是怎么着。”
    “哼,还让你感动哩!”我又冷笑一声。“今儿个出了那么多糟心的事,害得我在学校里都待不住了,你可有什么感觉没有,我问你?”
    “那么你说,究竟我该怎么去感觉吧?照规矩该怎么感觉,我就怎么去感觉就是。只要你吩咐一声儿。”
    “呃,我问你,”我蹲了下来,想好好儿跟我那宝葫芦算一算帐。“今天你干么要让我那么丢脸?我考数学的时候你干么要那么胡闹?你干了些什么,你从实说!”
    “那不是你自己吩咐的么:你要那几道的答题……”
    “我可没让你去拿别人的成绩来充数啊。”
    “可是我只能用这个办法来给你服务,”宝葫芦平心静气他说着。“我没学过数学,不能代你做答题,所以我就拿别人的来。我听说苏鸣凤的数学挺棒,又坐得贴近,所以我就不慌不忙,耐心耐意地等着他把卷子全都写齐备了,趁他还没有写上名字的当儿,我就……”
    我嚷了起来:“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行为?”
    “那我不知道,我没研究过,”它满不在乎地回答着我。“反正这些个玩意儿——考试卷子也好,地图也好,什么也好,都得打别人那儿去拿来……”
    我一跳——
    “什么!这些东西——所有的东西——难道难道——呃,你怎么说,都是拿的别人的?”
    “不错,都是。”
    这一下子我可像听到了一声爆雷似的,我简直傻了。脑子里一窝蜂拥进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是飞机模型,又是电磁起重机,又是粘土工的少年胸像,这样那样的——哼,原来全都是别人做出来的!
    宝葫芦答碴儿:“是,是,都是这么回事。你知道,我既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也不是艺术家,又不是园艺家,——我只是一个宝贝。我当然做不出这些个玩意儿来,我只会把别人做好了的给你搬来。”
    “那么——那么——”我又想起了一件作品,“那么那一篇报告呢,我对郑小登他们朗读过的那篇报告呢?”
    “也是别人写的。”
    “谁写的?他叫什么名字?赶明儿我得去访问访问,请他给讲一讲‘怎样做报告’。”
    “那我可忘了是谁了。反正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你一中意,我就给搬来,哪有工夫去记着它是谁做出来的!”
    “那么——那么你给我变出的那些糖果呢?那些金鱼呢?还有收音机,还有自行车,还有还有望远镜呢,比如说?”
    “也都是打别人那儿拿来的。”
    “钱呢?我昨儿花掉了的那些个钱呢?”
    “也是。”
    “啊,这么着!”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下。“你这你这!……”
    我不知道要怎么往下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