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

 

 






    同志们!你们设想一下吧,我该多么惊讶呀。我只知道我自己有这么一种特殊的幸福,要什么有什么,可我从来没研究过这些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反正这是宝葫芦的事:它有的是魔力,难道还变不出玩意儿来?
    可是,原来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这这!——嗯,可怎么说得通呢!”
    我忽然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事简直太奇怪,太不合理了。
    宝葫芦说:“怎么,你是不是嫌这些东西还不够好?我还可以给挑更好的来。”

    “滚你的!”我大叫一声,把宝葫芦一踢,它就滚了个七八尺远。
    我越想越来火,又追上去指着它的鼻子——不是鼻子,是它的蒂头:“你你!——”
    气得实在说不出活来了。我的本意是想要说:它既然没这个本领变出东西来,那么它自己早就该承认,早就该老老实实告诉我呀。它干么要去——要要……
    “唉,我的确没想到要跟你说,”宝葫芦似乎也知道它自己不对了。“世界上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我以为你准知道呢。”
    “我怎么会知道你那些个把戏!”
    “怎么,你真的不知道?”它仿佛有点诧异似的。
    我没理它。它又说:“其实很简单。是这样的——”
    于是它头头是道他讲了起来。
    哼,真亏它!——你知道它讲些什么?——原来尽是些三岁孩子都知道的事情!它竟像托儿所里的阿姨跟娃娃们讲话似的,跟我说明世界上这些吃的用的东西,没有一件是打天上掉下来的,都得有人去做出来。它还举了一个例,例如苹果——那就是人栽种出来的,懂不懂?而收音机呀自行车什么的,那全是人制造出来的,明白了没有?一本书也不是天生就有的,总得有人去写出来,还得有人去印出来,知道吧?至于数学题目呢,可就得有别的同学花脑筋去把它算好:这一点咱们已经看出来了,不是么?如此等等,如此等等。
    “唔,总得有人做出来,”它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生怕我不了解似的。“你不去做,就得有别人去做,要不然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些个东西……”
    我可再也不能不理了:“你耍什么贫嘴!你到底是开玩笑还是怎么着?”
    “唉,怎么是开玩笑呢!我只是想让你别误解我,”它身子不知为什么哆嗦了一下。“你说吧。你自己什么事也不用干,可又要什么有什么,那当然就去白拿别人做好了的玩意儿,去打别人手里把它给你拿来,这又有什么奇怪呢?”
    我咬着牙嚷起来:“这是偷!这是偷!”
    这时候我陡地想起了杨拴儿——他昨天口口声声佩服我,说我又是什么什么“手”,又是什么什么“臂”的……
    “刘先生准也得奇怪,为什么王葆会偷起同学的卷子来,”我忽然又想到了这件事,鼻尖儿那里就一阵发酸。“同学们又该怎么说呢?他们把我当做一个什么人了呢,这会儿?”我眼泪冒了出来,忍也忍不住了。
    “我可怎么办呢,拿了别人那么多东西?”
    最糟心的是,这里面还有公家的东西!我屋里有好些玩意儿,那明明是百货公司或是合作社的货品,没花代价就到了我手里来了。那十来盆名贵花草呢,是哪家鲜花合作社的财产吧?还有一些是打食品公司弄来的东西,——可早就已经无影无踪了,全被我消化掉了。
    “钱呢,是不是人民银行的?”
    我想要一件一件都问明来路,可是问不出个头绪。宝葫芦全给忘了。它还问:“你干么要关心这个呢?”
    这可实在叫人忍不住了。我跳起来又把宝葫芦一踢,它咕噜咕噜滚着还没停下来呢,我跑上去又是一脚。它滚到了河岸边,急忙打了个盘旋,才没掉下河去。
    “呃……”它刚这么叫了一声,我可已经赶到了它跟前,又是踢一脚。它一跳——不往河里,倒是往高坎上蹦。
    “好!你跑?”
    我像抢篮球似的,一扑上去就把它逮住——“去你的!”使劲一摔,就把这个宝葫芦摔到了河里。
    水里咚地一声响,仿佛落下了一个什么重东西似的,溅起好些亮闪闪的水星儿。接着就荡起了一道道的波纹,一个圆套着一个圆——一个圆一道光圈。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水面上也没有反光了:只瞧见有一丝一丝的蒸气冒出来,越冒越多,越冒越多,渐渐地就凝成了一抹雪青色的雾。 那个宝葫芦——那个神奇的宝贝——就连个影子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