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我把宝葫芦的故事一讲了出来,就好像放下了一副几百斤重的担子似的:好松快!
    至于宝葫芦打别人那儿给我拿来的那些个东西——凡是搁在我屋里的,都给搬到学校里来了。玩意儿真多,今天可又添了好些: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满墙上挂着的那各种奖状和各种锦旗——原来宝葫芦都给拾掇了起来,陈列在我家里了。
    这都得好好儿处理,都得想法儿去归还原主。
    另外还有一些——例如宝葫芦给我拿来的那些个钱,还有那些糖果点心什么的——那我可已经花的花掉了,吃的吃掉了。我这就开了一张清单,准备照原价偿还原主。
    “可是原主都是些谁呢?怎么知道哪是打哪一家拿来的呢?”
    这可真是一个问题。有的同学主张登报招领。可是广告上怎么写呢?还有人主张到那些百货公司和合作社挨家儿去问——
    “同志,请您查一查你们这儿丢了什么没有,丢了东西找我就是。”
    这怕也不行。
    总之,还没有决定用哪一个办法。
    这是宝葫芦给我遗留下来的一个麻烦。
    还有一个麻烦——虽然没那么严重,可也不好对付。这就是同学们都乐意研究宝葫芦的故事,向我提出了许多问题。尤其是姚俊,他只要一有空就盯上了我,跟我讨论宝葫芦为什么会说话,为什么还会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为什么会去偷别人的东西——这是由于一种什么动力?那辆自行车打百货公司里那么飞出来,要是撞上了电线杆可怎么办?……净这些。
    同学们还把这个黄里透青的葫芦传来传去地仔细瞧着,想看看它究竟有些什么宝气。可是发现不出。摇摇,也没有什么响动。更不用提让它变出东西来了。此外是那几条金鱼,——同学也想要逗它们说话,问这问那,它们可坚决不吭一声儿。
    就这么着,这一切试验全都失败了。说也奇怪,竟仿佛世界上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似的!
    除开了这些个问题以外,我还惦记到杨拴儿——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他那么从他学校里溜跑出来,我觉得我总也该负一部分责任。
    “可那不是杨拴儿么?”——我忽然听见杨叔叔嚷。“快撵!”
    “哪儿呢,哪儿呢?”
    我刚一跑……不知道怎么一来,我现在记不清了——我忽然睁开了眼睛……
    “咦,怎么回事?”
    你猜是怎么回事?——我发现我原来在床上躺着呢。
    不错,我是在家里:我在我自己的床上躺着。只听见奶奶说话。
    “瞧瞧你!睡了那么久!”
    “杨拴儿呢?”我问。
    奶奶莫名其妙:“杨拴儿怎么了?”
    “他在哪儿呢?”
    “他在哪儿?他不是好好儿在他学校里么?”
    “怎么,他没溜出来?”
    奶奶笑了:“你还做梦呢。醒一醒吧。”
    “哈,是这么回事!哈!”我摸摸脑袋,“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你打学校里回来,一睡就睡到这会儿。”
    “哈!”我又叫了一声,打了个呵欠。 原来——哈,同志们!就这么回事!
    后来呢?
    后来我当然就完全清醒了。我一骨碌爬起来,洗了一个脸,就上姚俊家去了,和姚俊又到了苏鸣凤那儿:三个人一块儿上郑小登家里玩了好一会。
    我们同学们就这么着。闹归闹,闹上一场也就算了,谁也不记恨。奶奶也笑过我们:“到底是小男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