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飞行

 

 








  “右手第二条路,一直向前,直到天明。”
  这就是彼得告诉温迪到永无乡去的路。但即使是鸟儿带着地图,在每个风角照图找,按照他指示的路线也是没法找到的。要知道,彼得不过是想到什么就信口那么一说罢了。
  起初,他的同伴们对他深信不疑,而且飞行是那么有趣,他们费了不少时间绕着礼拜堂的塔尖,或者沿途其他好玩的高耸的东西飞。
  约翰和迈克尔比赛,看谁飞得快,迈克尔领先了。
  回想起刚才不久他们能绕着房间飞就自以为是英雄好汉了,现在觉得怪可笑。
  刚才不久,可是到底有多久?在他们刚飞过一片海以后,这个问题就扰得温迪心神不安了。约翰认为这是他们飞过的第二片海和第三夜。
  有时天很黑,有时又很亮;有时很冷,有时又太热了。也不知有时他们是真的觉得饿,还是装作饿了。因为彼得有那么一种新鲜有趣的方法给他们找食,他的办法就是追逐那些嘴里衔着人能吃的东西的飞鸟,从它们嘴里夺过吃食。于是鸟儿追了上来,又夺了回去。就这样,他们彼此开心地追来追去,一连好几里;最后,他们互相表示好意就分手了。但是,温迪温和地关切地注意到,彼得似乎不知道这种觅食的方法有多么古怪,他甚至不知道还有别种觅食的办法。
  当然,他们想睡觉,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他们是真的困了。那是很危险的,因为只要一打盹,他们就直往下坠。糟糕的是,彼得觉得这很好玩。
  迈克尔像块石头似的往下坠时,彼得竟欢快地喊道:“瞧,他又掉下去了!”
  “救救他,救救他!”温迪大叫,望着下面那片汹涌的大海,吓坏了。末了,就在迈克尔即将掉进海里的一刹那,彼得从半空中一个俯冲下去,把迈克尔抓住。他这一手真够漂亮的。可是他总要等到最后一刻才使出这招,你觉得,他感兴趣的是卖弄他的本领,而不是救人一命。而且他喜欢变换花样,这一阵爱玩一种游戏,过一会儿又腻了。很可能下一次你再往下坠时,他就由你去了。
  彼得能在空中睡觉而不往下坠,他只消仰卧着就能漂浮。这至少一部分是因为,他身子特轻,要是你在他身后吹口气,他就漂得更快。
  他们在玩“跟上头头”的游戏时,温迪悄悄地对约翰说:“得对他客气些。”
  “那就叫他别显摆。”约翰说。
  原来他们玩“跟上头头”的时候,彼得飞近水面,一边飞,一边用手去摸每条鲨鱼的尾巴,就像你在街上用手指摸着铁栏杆一样。这一手他们是学不来的,所以,他就像是在显摆,尤其是因为他老是回头望,看他们漏下了多少鲨鱼尾巴。
  “你们得对他好好的,”温迪警告弟弟们说,“要是他把我们扔下不管了,我们怎么办?”
  “我们可以回去呀。”迈克尔说。
  “没有他,我们怎么认得回去的路呢?”
  “那我们可以往前飞。”约翰说。
  “那可就糟了,约翰。我们只能不住地往前飞,因为我们不知道怎样停下来。”
  这倒是真的,彼得忘了告诉他们怎样停下来。
  约翰说,要是倒霉倒到头了,他们只消一个劲儿往前飞就行了,因为地球是圆的,到时候他们总能飞到自家的窗口。
  “可谁给我们找吃的,约翰?”
  “我们灵巧地从那只鹰嘴里夺下一小块食来,温迪。”
  “那是你夺了二十次以后才弄到的,”温迪提醒他说,“就算我们能得到食物吧,要是他不在旁边照应,我们会撞上浮云什么的。”
  真的,他们老是撞上这些东西。他们现在飞得很有力了,虽说两腿还踢蹬得太多了些;可要是看见前面有一团云,他们越想躲开它,就越是非撞上它不可。要是娜娜在跟前,这时候她准会在迈克尔额头上绑一条绷带。
  彼得这会儿没和他们飞在一起,他们在空中觉得怪寂寞的。他飞得比他们快多了,所以,他可以突然蹿到别处不见了,去寻点什么乐子,那是他们没份的。他会大笑着飞下来,笑的是他和一颗星星说过的逗得要命的笑话.可是他已经忘记了那是什么。有时他又飞上来,身上还沾着人鱼的鳞片,可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又说不上来。从没见过人鱼的孩子们,实在有点恼火。
  “要是他把这些忘得那样快,”温迪推论说,“我们怎么能盼望他会一直记着我们?”
  真的,有时他回来时就不认得他们,至少是认不清了。温迪知道准是这样的,白天他正打他们身边飞过,就要飞走的时候,温迪看见,他眼里露出认出来的神情。有一次,她甚至不得不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我是温迪。”她着急地叫道。
  彼得很抱歉。“我说,温迪,”他悄悄地对她说,“要是你看到我把你忘了,你只消不停地说‘我是温迪',我就会想起来了。”
  当然,这是不怎么令人满意的。不过,为了弥补,他教他们怎样平躺在一股顺方向的狂风上。这个变化真叫人高兴,他们试了几次,就能稳稳当当地这样睡觉了。他们本想多睡一会儿,可是彼得很快就睡腻了,他马上就用队长的口气喊道:“我们要在这儿下来了。”就这样,一路上尽管不免有小争小吵,可总的来说是欢快的,他们终于飞近永无乡了。因为,过了好几个月,他们真的飞到了;而且,他们一直是照直朝它飞去的,这倒不完全是因为有彼得和叮叮铃带路,而是因为那些岛正在眺望他们。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看见那些神奇的岸。
  “就在那儿。”彼得平静地说。
  “在哪儿,在哪儿?”
  “所有的箭头指着的地方。”
  真的,一百万支金箭给孩子们指出了岛的位置。那些箭,都是他们的朋友——太阳射出的。在黑夜来到之前,太阳要让他们认清路。
  温迪、约翰和迈克尔在空中踮起脚尖,要头一遭见见这个岛。说也奇怪,他们一下子就认出它来了,没等他们觉得害怕,他们就冲着它大声欢呼起来。他们觉得那岛不像是梦想已久而终于看到的东西,倒像是放假回家就可以看到的老相识。
  “约翰,那儿是礁湖。”
  “温迪,瞧那些往沙里埋蛋的乌龟。”
“我说,约翰,我看见你那只断腿的红鹤。”
  “瞧,迈克尔,那是你的岩洞。”
  “约翰,小树丛里是什么?”
  “那是一只狼,带着它的小狼崽。温迪,我相信那就是你的那只小狼。”
  “那边是我的小船,约翰,船舷都破了。”
  “不、那不是。你的船我们烧掉了。”
  “不管怎么说,就是那只船。约翰,我看见印第安人营寨里冒出的烟了。”
  “在哪儿?告诉我,看到烟怎么弯,我就能告诉你他们会不会打仗。”
  “就在那儿,紧挨着那条神秘河。”
  “我看见了,没错,他们正准备打仗。”
  他们懂得这么多,彼得有点恼火;要是他想在他们面前逞能,他很快就得手了,因为,我不是告诉你们,他们过不多一会儿,就害怕起来了吗?
  在金箭消失、那个岛变得黑暗的时候,恐惧就攫住了他们。
  原先在家的时候,每到临睡时,永无乡就显得有点黑魆魆的,怪吓人的。这时,岛上现出了一些没有探明的荒凉地带,而且越来越扩展;那里晃动着黑影;吃人的野兽的吼声,听起来也大不一样了。尤其是,你失去了胜利的信心。在夜灯拿进来的时候,你觉得挺高兴。你甚至很愿意听娜娜说,这只是壁炉罢了,永无乡不过是他们想像出来的。
  当然,在家的时候,永无乡是想像出来的。可现在,它是真的了,夜灯没有了,天也越来越黑了,娜娜又在哪儿呢?
  他们本来是散开来飞的,现在都紧凑在彼得身边。彼得那满不在乎的神态,终于不见了,他的眼睛闪着光。每次碰到他的身体,他们身上就微微一震。他们现在正飞在那个可怕的岛上,飞得很低,有时树梢擦着他们的脚。空中并不见什么阴森可怖的东西,可是,他们却飞得越来越慢,越来越吃力了,恰像要推开什么敌对的东西才能前进似的。有时,他们停在半空中,要等彼得用拳头敲打后,才飞得动。
  “他们不想让我们着陆。”彼得解释说。
  “他们是谁?”温迪问,打了一个寒颤。
  可是彼得说不上来,或是不愿意说。叮叮铃本来在他肩上睡着了,现在他把她叫醒,叫她在前面飞。
  有时他在空中停下来,把手放在耳边,仔细地听;随后又往下看,眼光亮得像要把地面钻两个洞。做完这些事,他又向前飞去。
  彼得的胆量真叫人吃惊。“你现在是想去冒险呢,”他偶然对约翰说,“还是想先吃茶点?”
  温迪很快地说“先吃茶点”,迈克尔感激地捏了捏她的手,可是,较勇敢的约翰犹豫不决。
  “什么样的冒险?”他小心地问。
  “就在我们下面的草原上,睡着一个海盗,”彼得对他说,“要是你愿意,我们可以下去杀死他。”
  “我没有看见他。”约翰停了半晌说。
  “我看见了。”
  “要是,”约翰沙哑着嗓子说,“要是他醒了呢?”
  彼得生气地说:“你以为我是趁他睡着了杀死他吗!我要先把他叫醒,再杀他。我向来是这么干的。”
  “你杀过许多海盗吗?”
  “成吨的海盗。”
  约翰说:“真棒。”不过他决定还是先吃茶点好。他问彼得,现在岛上是不是还有许多海盗。彼得说,多着呐,从来没有这么多过。
  “现在谁是船长?”
  “胡克。”彼得回答说;说到这个可恨的名字,他的脸沉了下来。
  “詹姆斯·胡克?”
  “然也。”
  于是迈克尔真的哭了起来,就连约翰说话也咽着气了,因为他们久闻胡克的恶名了。
  “他是那黑胡子水手长,”约翰哑着嗓子低声说,“他是最凶狠的一个,巴比克就怕他一个人。”
  “就是他。”彼得说。
  “他长什么样?个头大吗?”
  “他不像以前那么大了。”
  “怎么讲?”
  “我从他身上砍掉一块。”
  “你?”
  “不错,我。”彼得厉声说。
  “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啊,没关系。”
  “那……砍掉他哪一块?”
  “他的右手。”
  “那他现在不能战斗啦?”
  “他不照样能战斗吗!”
  “左撇子?”
  “他用一只铁钩子代替右手,他用铁钩子抓。”(胡克的原文Hook,是钩子的意思。--译注)
  “抓?”
  “我说,约翰。”彼得说。
  “嗯。”
  “要说‘是,是,先生'。”
  “是,是,先生。”
  “有一件事,”彼得接着说,“凡是在我手下做事的孩子都必须答应我,所以,你也得答应。”
  约翰的脸煞白了。
  “这件事就是,要是我们和胡克交战,你得把他交给我来对付。”
  “我答应。”约翰顺从地说。
  这时他们不觉得那么阴森可怕了,因为叮叮铃随他们一起飞了,在她的亮光下,他们可以互相看见了。不幸,她不能飞得像他们那样慢,所以,她就得一圈一圈地绕着他们飞。他们在光圈里前进,就像圣像头上的光环。温迪挺喜欢这样,可是后来彼得指出了缺点。
  “她告诉我,”彼得说,“天黑以前海盗就看见我们了,已经把‘长汤姆'拖了出来。”
  “是大炮吗?”
  “是啊。叮叮铃的亮光,他们当然看得见,要是他们猜到我们就在亮光的附近,准会冲我们开火。”
  “温迪!”
  “约翰!”
  “迈克尔!”
  “叫叮叮铃马上走开,彼得。”三个人同时喊着,可是彼得不肯。
  “她以为我们迷路了,”彼得执拗地回答,“她有点害怕。你想我怎么能在她害怕的时候,把她一个人打发走!”
  霎时,那光亮的圈子断了,有什么东西亲昵地拧了彼得一下。
  “那就告诉她,”温迪恳求说,“熄灭了她的光。”
  “她熄灭不了。那大概是仙子唯一做不到的事。在她睡着的时候自然地熄灭,就像星星一样。”
  “那就叫她马上睡觉。”约翰几乎是命令地说。
  “除非她困了,她不能睡。这又是一件仙子做不到的事。”
  “照我看,”约翰大声吼道,“只有这两件事才值得做。”
  说着,他挨了一拧,可不是亲昵的。
  “要是我们哪个人有一只口袋就好了,”彼得说,“那我们就可以把她放在口袋里。”不过,他们出发时太仓促,四个人一只口袋也没有。
  彼得想出一个妙策:约翰的帽子。
  叮叮铃同意乘帽子旅行,如果帽子是拿在手里的。帽子由约翰拿着,虽然叮叮铃希望由彼得拿着。过了一会儿,温迪把帽子接了过去,因为约翰说,他飞的时候,帽子碰着他的膝盖。这样一来,可就要惹出麻烦了,下面我们就会看到。因为叮叮铃不愿意领温迪的情。
  亮光完全藏在黑帽子里了,他们静悄悄地继续往前飞。他们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深沉的寂静,只是偶尔从远处传来舌头舐东西的声音。彼得说,那是野兽在河边喝水;有时又听到一种沙沙声,那也许是树枝在相蹭。不过,彼得说,那是印第安人在磨刀。
  就连这些声音也止息了。迈克尔觉得,这寂静实在可怕。“要是有点什么声音就好了!”他喊道。
  就像回答他的请求似的,空中爆发了一声他从没听过的巨响。海盗们向他们开炮了。
  炮声在群山间回响着,那回声仿佛在狂野地嘶喊:“他们在哪儿?他们在哪儿?他们在哪儿?”
  三个吓坏了的孩子这才敏锐地觉察到,一个假想的岛和一个真实的岛是多么不同。
  空中平静下来以后,约翰和迈克尔发现,黑暗中只剩下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约翰无心地踩着空气,迈克尔本不会漂浮,竟也在漂浮着。
  “你给炮打中了吗?”约翰颤抖着低声问。
  “我还没尝过呢。”迈克尔低声回答。
  我们现在知道,谁也没有被炮打中。不过,彼得被炮轰起的一阵风远远地吹到了海上,温迪给吹到上面去了,身边没人,只有叮叮铃和她在一起。这时候,温迪要是把帽子坠落就好了。
  不知道叮叮铃是突然想到,还是一路上都在盘算,她立刻从帽子里钻了出来,引诱温迪走向了死路。
  叮叮铃并不是坏透了;或者可以说,她只是在这一刻才坏透了。可是在别的时候,她又好极了。仙子们不是这样就是那样,因为她们身体太小。不幸的是,她们在一个时间,只能容下一种感情。她们是可以改变的;不过,要改变就得完全改变。这阵子,她一门心思地嫉妒温迪。她说话的那种可爱的叮叮声,温迪当然听不懂;我相信,她说的有些是难听的话,可是声音却很和蔼;她前前后后地飞,明明在告诉温迪,“跟我来,一切都会好的”。
  可怜的温迪,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呼唤着彼得、约翰和迈克尔,回答她的,只是嘲弄的回声。她还不知道叮叮铃恨她,恨得就像一个真正的女人那么狠毒。于是,她心头迷乱,晃晃悠悠地飞着,跟着叮叮铃走向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