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和小虱子

 

 






从前有一位巨人,他太大,大得让人看都看不见。他走起路来,跨上一步就老远老远,谁也不能从这头看到那头,他的头高入云霄,谁也没有那么好的眼力看到他的头顶。由于谁也不能一下子看到他的全身,因此,谁也不知道有这么个巨人存在。
有时候人们感到他的脚步震动着地球,于是他们说:“又发生了一次地震。”有时候他们感到他的影子在他们头上经过,他们说:“今天的天多黑呀!”有时候,他弯下腰来搔搔腿,他们感到他的呼吸,便说:“唷!多大的风呀!”
他们对他的了解就这么多。
可是,尽管人们对巨人很少了解,也比巨人对他们的了解多得多,因为尽管巨人个子很大,却没有思想。他的两腿能够走路,他的肺能够呼吸,可是他的大脑不会思考。他对这点想都没有想到过,他很满足于整天走来走去,或者停下来纹丝不动,或者睡上整整一个晚上,他饿了,就张开嘴,吃掉一两颗星星,他用嘴唇把星星从天上叼下来,就像你从一棵树上把樱桃叼下来一样容易。
与此同时,有一个小虱子,它小得肉眼都看不见。因为他小,连蚂蚁都看不见它,这多半是它的运气;要是它们看得见它,早就一口把它吞掉了。一粒沙子对它来说就像一座大山。它一辈子也爬不过一个六便士的铜钱。所以你可以想象,它一天天只能从它出生的地方移动真正一点点距离。可是它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一点点距离对它来说,就比你走一百英里还多。不过它的身体虽然走不了那么远,它的脑子却走得很远。小虱子的脑子能思考;他简直浑身都是思想,它的思想和那个巨人的身体一样大,而巨人却根本没有思想。
现在说到天上和地下有两个能够洞察一切的天使和地神,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太大或太小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太远的地方,或者太久的事情。一天,天使对地神说:“你今天看见什么啦?”
“我看见一位巨人,”地神说,“他是那样强大,他的力量可以把世界掰成两半。”
“我很了解他,”天使说,“他没有脑子,不知哪一天会把世界掰成两半。”
“那你今天看见什么啦?”地神问道。
“我看见一只小虱子,”天使说,“它的脑子很发达,要是有力量,准可以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
“我经常看见它,”地神说,“老是在想呀想,想它那永远创造不出来的新世界。”
恰好有一天巨人躺下睡觉,他的食指的指甲覆盖了一英亩土地,小虱子正好在这一英亩土地里。第二天早晨,巨人手撑地皮站起身来,食指的指甲把这一英亩土地带走了,小虱子正在土里。过了一会儿巨人挖耳朵,把藏着小虱子的泥土掉在耳朵里了。这些泥土对巨人来说,只不过是一粒灰尘。经过一段时同,这粒灰尘慢慢从巨人的耳朵里进入了他的脑子。这件事情一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也跟着出现了。
一生中从来不思考的巨人突然开始思考起来;他不知道这是小虱子在替他思考。从来没有力量的小虱子,也突然感到它有力量创造世界和毁坏世界了,它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在巨人的身子里。在他们看来,他们不是两个生物,而是一个生物。小虱子的思想使得巨人想做各种事情,巨人的力量使得小虱子能够实现它的各种思想。
现在可怕的事情开始在世界上和世界周围发生了。巨人和小虱子合作把一座座大山撕成两半,让大海流进来,他们舀起河水,洒在云里,他们把月亮和星星在天空中搬来搬去,天天晚上把它们排成不同的图案,他们把风捏在拇指和食指中间,把它送到太阳那里去,把太阳吹了起来。然后他们用一根指头在地球中闻戳个洞,取来一把火,把太阳重新点着了。最后,世界开始变了样,不像是末日就要来临。倒像是末日要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它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旋转,一会儿从里往外翻个儿。总之,根据小虱子和巨人的想法一会儿变一个样。
于是天使对地神说:“这样下去可不行,他俩个会把地球和天体混合起来,到那时谁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了。”
地神回答说:“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制止他们,我们必须把他们变得跟普通人相称的大小。”
“不过。”天使说,“大小跟其他一切东西一样,只给人一种观念,我们不仅要把他们变成和普通人一样大小,而且还要使他们互相打量一阵子。让他们以后永远记住他们不是一个生物,而是两个。”
转眼之同事情就办妥了,巨人的身体缩到了一个体格健全的普通人那么大小,小虱子在它寄居的躯体里往外看,能看到它以前从来不知道的躯体了。同时,巨人也有一种能看到自己身体里边的能力,发现了里边的小虱子。
“你好!”巨人说。
“你好!”小虱子说。
“你在那里干什么?”巨人问。
“我只是在里面看看而已。”小虱子说。
“那好吧,你就在里面呆一会吧,”巨人说,“我们俩可以设法做些事情。”
“不要做坏事。”小虱子说。
就这样他们达成了协议。地神在地上和天使在天上同时相对而笑。
从那一天开始,巨人和小虱子干不了什么事情,因为他们俩要做的事情完全不同,很难取得一致。
过了很久很久,有一次他们忘记了他们是两个而不是一个。又想做同一件事情。当时天使和地神都很紧张,直到后来巨人和小虱子又记起他们自已来,危险才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