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给彼得的报告

 

 






  “那决不可能,除非时钟倒转。”阿伦姨父心不在焉地回答了汤姆最后的一个问题。
  汤姆正在给彼得写信。他用钢笔在信纸的一角先画了一只钟面,随后又在它的四周画了一个长方形框框。这就成了一个大座钟。他画完后转身对阿伦姨父说:“什么时钟?”
  “你说什么,汤姆?”
  “你刚才说,树不可能刮倒了又起来,跟没有刮倒一样,除非时钟倒转。你说的是什么时钟?”
  “噢,不是指某一个具体的钟。”
  汤姆用笔把大座钟涂掉了。
  “汤姆,那不过是一句成语。”姨父接着说,“时钟倒转的意思是回到过去。这是不可能的。过去了的时间是回不来的。”
  姨夫说完之后又继续看他的书。汤姆开始在信纸另一角乱画起来。画了一阵之后他才发现画的是一个肩膀上长着翅膀,两腿叉开的天使,他没想到自己会画出一个天使,不免有些吃惊。他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幅画。过了一会儿,他想起来了,这是绘在大座钟上的,他又把天使涂掉了。
  “阿伦姨父,时间是什么东西?”汤姆又问道。
  姨父干脆放下书,姨妈有点紧张,也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活儿。
  “汤姆,”姨妈说,“不要老拿一些古里古怪的问题缠你姨父,他工作一天之后已经很累了。”
  “不,格温,孩子问的问题应当回答。我不满的是,汤姆问的问题毫无逻辑,态度不够严肃。你听他第一个问题是:人的身体能否穿过一扇门?他实际想问,怎样才能穿过门!”
  “哦,原来是这样!”姨妈刚才没有仔细听他们的对话,现在听了阿伦的话后松了一口气。她说:“这不是挺合乎情理的嘛!不过这问题简直有点滑稽可笑。”
  阿伦·基特森惊讶地瞧着他的妻子,格温急忙补充了一句:“我是说,我们天天都要穿过门进进出出的。”
  “可是门关上后你就出不去了……还有,汤姆问,有没有隐身人,比如他是不是隐身人。”
  “有,在童话故事里有这种人。”格温姨妈蛮有把握地说。
  汤姆气得直摇头。
  “最后他还问,就是我们刚才谈到的这个问题。”姨父接着说,“树倒了之后是不是还能立起来,这是违反众所周知的自然现象的。”
  “这是梦里看见的!”温姨妈打断了他的话,“这不过是一场奇怪的梦,汤姆,是不是?”
  “不,不是梦!”汤姆急得直嚷,“是真事!”
  “真事?”阿伦姨父拉长了嗓子说,“这么说,是真有这样的树罗!真的发生过这件怪事?那么请告诉我们,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发生的,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汤姆一声不吭,他用钢笔尖在信纸下面戳了一排蓝孔。
  “说啊!”
  “那是一棵仙树!”格温姨妈竭力打圆场,故意开玩笑说,“是魔鬼樵夫砍倒了它,是不是,汤姆?”
  阿伦姨父笑了笑,重新拿起书来,说道:“格温,说来说去我看还是你讲得对。”
  “树是被暴风雨刮倒的。”汤姆的声音哽住了,“是闪电把它击倒的。”他狠狠地盯了一眼姨父。
  格温姨妈注意到了汤姆的目光,她看见阿伦正要开口,就急忙插话说:“汤姆,先把给彼得的信写完。不要再说话了,我们不来打扰你了。”
  于是,汤姆就继续写他的信,他在乱涂的画之间密密麻麻写着。
  “……我刚才写的都是真事,包括那扇门,那棵冷杉,还有别人看不见我的事等等。当然,这些事很离奇。我觉得无所谓。只是别人都看不见我,怪别扭的。比如,花园里来了三个男孩子,他们三人的名字是:休伯特、詹姆斯和埃德加。埃德加和我差不多大,但是我比较喜欢詹姆斯。还有一个小姑娘,老在他们身边转。她年纪很小,名字大概叫哈蒂……”
  阿伦姨父头也不抬地说:“给一个刚出麻疹的病人写信不能写得太长,麻疹病人要特别保护眼睛,不能过分疲劳。”
  “如果汤姆写给彼得的信太长的话,他妈妈肯定会念给他听的。”格温姨妈说。
  汤姆听了吓了一跳,急忙在信纸上方写了“亲启”两个大字,然后把信折成很复杂的图形,在折好的纸面两侧都写上了 “彼得亲启”。匆忙之中他忘了签名,只得再打开信纸。他把信装到信封里,写上地址,在信封的左上角写了“机密”二字。
  他发现姨父一双讥讽的眼睛从书后注视着自己的行动。汤姆故意装出不在乎的样子。他用舌头舔了舔信的封口,封上了信。他在信封背面的封口处画了一只瘦长的猫(他的暗号),代替骑缝图章,防止别人拆封。在猫的下边,汤姆写了:“阅后销毁”。
  阿伦姨父掏出钱包说:“这儿有一张邮票,可以贴在你那封宝贵的信上。”汤姆勉强说了声谢谢。信写完之后,汤姆就没有什么事了,只好老老实实耐心等待睡觉时刻的到来。早上床也没用,反正他不能在姨父和姨妈入睡之前下楼到花园里去。
  这几天,他满脑子想的是花园。他想起刚才的谈话,好危险哪!差一点说出了花园的秘密。幸好姨父姨妈只是讥笑他,不把它当作一回事,要是他们愿意听他说,相信他的话,汤姆就可能会情不自禁地讲出更多关于花园的事,这样就要泄露秘密了。下次他再去花园时,他们就会坚持跟他一起去……
  想到这里,汤姆不禁打了个寒颤。正好姨妈看见了,她问道:“汤姆,你不舒服吗?”
  “没有,姨妈。”
  尽管如此,姨妈还是拿来了体温表,放在汤姆嘴里,说道:“刚才你有点哆嗦,好象感冒了。”
  汤姆摇了摇头。
  “但愿不是麻疹,汤姆。要是真的出了麻疹,再呆十天就不够了,得多呆好几个星期。”她从汤姆嘴里取出体温表,拿到灯下看。
  “只有十天了?”汤姆重复着姨妈的话。
  “我知道你一定盼着回家了。”格温姨妈难过地说,她多么希望汤姆多呆些日子啊。阿伦姨父什么也没说。
  只有十天了!去花园的时间只有十天了!“我可能发烧了,是得了麻疹。”汤姆说道。他暗暗盘算着,即使出麻疹,每天夜里还是可以下楼去花园里玩的,可以利用生病多玩几个星期。
  “我总是看不清体温表的水银柱,”格温姨妈把体温表拿在手上转来转去,最后终于看清楚了。“汤姆你没有发烧,没出麻疹。这下高兴了吧,很快要回家了。”
  “可是……”
  “可是什么,汤姆?”
  汤姆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他现在不想回家了。他非常想留在这儿,可以到花园里去玩。他自己的家似乎变得十分遥远,渺茫,连彼得也似乎变得远不可及,他只能和彼得通信,不能一起玩。现在他身边的男孩子是:休伯特、詹姆斯和埃德加,尤其是詹姆斯,他更熟悉。还有那个小姑娘,但她只不过是个小娃娃,她叫什么名字来着?叫哈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