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三个堂兄弟

 

 






  汤姆在花园里见到的三个男孩子当中休伯特年纪最大。其实,汤姆在给彼得的信上不应该称他为“男孩”,因为他已经是个小伙子了。他的嘴唇上面,已经开始长出稀疏的黑胡子,有时候他还得意地摸两下,唯恐胡子突然不见了似的。他的个子已经跟成年人一样高,但是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
  詹姆斯和埃德加都比汤姆大。詹姆斯的声音比较轻,喉音很重,说着说着不知怎的声音会突然走了音,弄得他自已也很难为情,常常失声叫起来,脸涨得通红,猛地停住不吭声了,就是在自己兄弟面前也是如此。
  最小的是埃德加,他的头发和眼睛都是褐色的。两只眼珠骨溜溜地转来转去,什么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他说话很快,声音很尖。尽管埃德加的年龄和汤姆最相近,但是在三个男孩子中,汤姆最不喜欢他。
  一天,他们三人从家里出来走到花园里,这时汤姆已经在花园里了。他们三人后边跟着一个小姑娘,身上穿着带荷叶花边的蓝围裙,长发一直披到肩上。用“跟屁虫”三个字来形容她再拾当不过了。她老跟在三个男孩后面,为了看到他们的脸,听到他们的说话,她在他们周围转来转去,惹人讨厌。三个男孩正在讨论今晚用气枪打老鼠的事:磨坊老板请他们去打老鼠,当然是在天黑之后,伯蒂·科德林要参加,也许小巴蒂也会来。他们要带上防风灯和气枪。遗憾的是。他们三个人只有一支枪,要是每人有一支该多好!
  汤姆躲在附近的小树林里,听得津津有味。那小姑娘在他们身旁转来转去。休伯特突然说:“我们跑吧,把哈蒂甩掉!”说完他就飞快地跑开了。詹姆斯也笑着猛地从哈蒂身边跑开,埃德加也跟着拔腿跑开了。哈蒂好似对这种做法已经习以为常,早已迈着急促的小步追赶起来。埃德加转了一个弯,然后弯下腰来,把他手里夹榛子的钳子朝她面前一扔,没有打着哈蒂,他只不过想吓唬她一下。哈蒂一绊,向前摔倒在草地上,大哭起来。
  詹姆斯听见哭声就跑回来,把哈蒂扶起来,轻轻地推着她说:“你呀!真笨!总是笨手笨脚的!”汤姆在一旁有点替哈蒂抱不平,假如有人突然在你脚下扔了东西,把你绊倒了,怎么能怪你呢?
  “婶婶知道了又要骂我了!”哈蒂指着围裙上被草弄脏的绿色斑迹哭着。
  詹姆斯用手拍了几下,没有拍下来,就不耐心了,说:谁叫你摔倒的!走路得看着脚下!我也没办法,我不管了!”说着一溜烟跑进树丛追其他两个男孩去了。
  哈蒂跟在后面,似哭非哭地呜咽着,跑到树丛和花园小径上去找他们。她不断东张西望,很快就不哭了,把头歪在一边注意地倾听着。汤姆看出来她找他们已经相当有经验,看来过去他们是经常玩这个游戏的。
  汤姆决定跟在她后面瞧个究竟。
  她在池塘旁边遇见了花匠,便问道:“亚伯,请你告诉我。你看到休伯特和詹姆斯哥哥了吗?我不想找埃德加哥哥。”
  “他们没上这边来,哈蒂小姐。他们又和你玩捉迷藏了,是吗?”
  “他们只愿意和我玩这个游戏。”
  “这次你为什么不让他们来找你呢?”
  “那不行,我跑得没有他们快。”
  “他们可以让你先跑。”
  她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嗨,要是他们真的让我先跑,我躲好了,他们就很难找到我。我躲得比他们好。”她在花匠面前一蹦一跳,开始吹嘘起来。“我知道的秘密地方比他们好,我知道好多好多秘密地方!而且我躲着不会出声,不象他们那样。我一点也不出声,谁也不会知道我在花园里。”
  “你现在可以躲给我看吗?”花匠装出很佩服的样子,汤姆认为他是想讨好哈蒂。
  “我躲的地方谁也看不见,而我能看得见每一个人。”哈蒂越说越得意。
  忽然在她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了“咕——咕——”的声音。哈蒂和汤姆都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原来是埃德加露了一下头,逗哈蒂来追他们。
  尽管哈蒂说过不想找埃德加,现在她却马上朝他躲的方向跑去。几乎就在这时,另外两个男孩也露面了。他们穿过草坪回头向家里跑去。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在哈蒂之前跑到家里。汤姆担心他自己,还有那个可怜的小哈蒂,追不上他们。詹姆斯是三个人中跑在最后的一个。汤姆比较喜欢他,他觉得爬树或玩其他游戏时,找詹姆斯这种孩子作伴不错。况且这天晚上,詹姆斯还要去打老鼠呢!
  “喂!”汤姆叫了一声,从树林里走出来,矫健地向前飞跑。
  “喂!詹姆斯!”这是汤姆第一次在花园里大声喊叫。好几只小鸟听到这个声音都惊飞了。可是汤姆那么大声喊叫,詹姆斯却毫无反应。汤姆追上去,拦住他的路又叫了一声,詹姆斯既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讲话。詹姆斯噔噔噔走上了台阶,消失在楼里。三个人都走掉了。
  汤姆大为扫兴。其他人,如女仆、面色严峻的妇女、花匠和那个小姑娘,甚至包括休伯特和埃德加看不见他,汤姆都不在乎。可是詹姆斯也看不见他,他很伤心,他很想结识詹姆斯,以后可以结伴去冒险。
  汤姆很不甘心,他放慢了速度跟着进楼里。他过去也这么进过楼,当然是在花园里玩够了之后回楼到基特森家里睡觉。可是这一次,他故意没有关后门,因为他凭经验知道,只要一关门,楼里就恢复原状。他这回想去另一座楼,有花园的那座楼。所以,他让后门敞开着,进了大厅,他走到放雨伞的木头架子和晴雨计旁边,然后朝大理石架子和摆着各种鸟兽标本的玻璃盒子走去。他屏住呼吸,心想这次也许能走进那座午夜才出现的楼房,探索里面的秘密。
  汤姆在大厅里走得很快,他想上楼去。因为他听见楼上有男孩子的笑声,他走得很快,但大厅里各种摆设消失得更快。他还没有走到大厅中央,除去大座钟之外,其他东西都不见了。等他走到大厅中央看旁边的楼梯时,发现楼梯上的地毯没有了,变得和白天姨父姨妈和其他人走的楼梯一模一样。他从这个楼梯上去只可能回到自己的床上。
  “真倒霉!”汤姆骂了一声。他扭头又向后门走去,从后门看出去花园还是老样子。他跨出门槛,回头看了着楼里,那些东西又回来了,有架子、晴雨计、玻璃盒子、放雨伞的架子、锣、敲锣用的槌子等,当然,大座钟始终在那儿。
  汤姆很恼火,但他决心不让这事影响自己在花园里玩的兴致。他干脆不去想詹姆斯和其他人,而且把哈蒂那小姑娘也忘了。哈蒂没有跟在她堂哥后面穿过草坪回楼。不知为什么,她决定不追他们了。汤姆也没去想她这时躲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