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哈蒂

 

 






  汤姆很少在花园里见到那三个男孩子。他们不是带着气枪出来玩,就是到花园里来摘水果吃。汤姆第二次看见他们正好是他们出来摘苹果吃。他们懒懒散散地走出楼里,后面跟着一条狗,漫无目的地走上了旁边的一条小道,来到厨房的菜园子,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围住了一棵早熟的苹果树。
  “他们只是不许我们摘苹果,”休伯特说,“来吧,小伙子们,来摇苹果树,把苹果摇下来。”
  休伯特和詹姆斯抓住树千来回摇起来。一个苹果掉在地上,接着又掉下了几个。埃德加从地上把苹果捡起来。忽然,他停了下来,锐利的目光射向旁边的灌木丛,喊道:“有奸细!”果然在灌木丛中有一个孩子,是哈蒂。反正躲不住了,她就走了出来。
  “请给我一个苹果吧!”她恳求道。
  “要不你就去告密,是不是?”埃德加嚷嚷说,“你是个奸细,密探!”
  “哎,给她一个吧,她不会说我们坏话的!”詹姆斯说。他看埃德加不肯,就扔了一个给哈蒂,哈蒂用围裙兜住了苹果。“哈蒂,你可别象上次那样把苹果核吐在地上,要不大家都得倒霉。”
  哈蒂点点头。她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走近他们。三个男孩每人手中都有一个苹果,他们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当他们离开时,不住地用脚把地上的足迹擦掉。走了几步之后他们又停下来把苹果吃完。这时他们已经离汤姆很近了,只是背对着他。那条狗在他们身边转来转去,不停地嗅着,它也越走越靠近汤姆了。这时,它似乎发现了汤姆,面对着汤姆,脖子上的毛一根根竖了起来,不断地狺狺狂吠。休伯特叫唤道:“平彻,怎么啦?”他转过身朝汤姆这边看了看,什么也没看见。
  埃德加早已迅速转过身来,朝汤姆站着的地方左看右看,什么也不放过。接着,詹姆斯也转过身来,最后,连哈蒂也转过身来。他们四人都朝汤姆这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们脚下的狗还在叫。
  汤姆觉得他们这么看自己很不礼貌,没有教养,心里很不高兴。他决心回敬一下,反正别人看不见他。于是,他朝他们吐了吐舌头。
  小姑娘哈蒂也对着汤姆吐了吐舌头。
  汤姆惊呆了。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看到那小姑娘确实对自已吐舌头了,那是千真万确的。她看得见汤姆。
  “哈蒂,你干嘛吐舌头?”埃德加问道。他的眼睛真尖,什么都看得见。
  “舌头在嘴巴里太热了,让它凉快凉快,透点新鲜空气。”哈蓓机智的回答出乎汤姆的意料。
  “别胡编一些理由来骗人!”

    “埃德加,别管她。”詹姆斯说道。

    后来,他们三人对狗的狂吠和哈蒂奇怪的行动失去了兴趣,开始往回走。汤姆也跟着他们往回走。那条狗走在三个男孩和汤姆之间,警惕地东张西望,嗓子眼里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哈蒂走在他们前面。
  汤姆激动地紧跟着,等待时机。
  他们穿过花房和黄杨树下的羊肠小道时,只能一个个鱼贯而行。哈蒂走在最前面,然后是三个男孩子,汤姆跟在三个男孩的后面。当他们走完小道来到草坪时,只剩下了三个男孩。
  “哈蒂上哪儿去了?”詹姆斯问道。他是压尾的。

    “钻到林子里去了,”埃德加随口回答。他们三人继续朝楼房走去。
  草坪上留下了汤姆一个人。他睁大眼朝四处张望,心里又生气又不服气。他自言自语道:“哈蒂以为她可以从我的手指缝里溜掉,没那么容易!我非把她找到不可,看谁有本事!”
  于是,他开始寻找哈蒂。他把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灌木丛中,树上,花房旁的锅炉房后面,榛子树桩旁边,别墅的拱门下,鹅莓网下面。豆架后面等等。找不到哈蒂,哪儿都没有……突然,汤姆背后传来了哈蒂的叫声:“咕咕……咕” 在离汤姆几步远的地方,站着哈蒂,她两眼盯着汤姆,两人面面相觑。汤姆用轻得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刚才在暗中监视我。”
  她完全可以装成没听见汤姆的话,就象刚才装着没看见他那样。可是,她忍不住要炫耀自己,所以轻蔑地大声说道:“刚才!哼,我经常在暗中监视你。我看见你沿着榛子树桩向前跑,然后沿着我在篱笆里的那条秘密通道去牧场!苏珊在窗口掸灰时,你在紫杉树顶上向她招手!你还穿过关着的果园门,嗨,我统统看见了!”说到这里她停住了,好象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不一会儿,她又絮絮叨叨地说着:“哼,我经常看见你,经常,经常!可你一点也不知道!”
  原来汤姆第一天在草坪上看到的脚印就是她的!他在紫杉树上隔着草坪看见对面二楼卧室里的那个人的身影,也是她!怪不得他在花园里时,常常感觉好象有人在监视他。
  汤姆对这小姑娘的敬佩心情油然而生。他对哈蒂说:“一个女孩子能藏得这么好,真不简单。”不料这句话反而把她惹火了。于是急忙说:“我叫汤姆·朗。”哈蒂什么也没说,似乎觉得这个名字没有什么了不起。汤姆非常气愤,刺了她一句:“我可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哈蒂来着。”话里带着一种不以为然的轻蔑口气。这不过是对她报复罢了。
  小姑娘毫不犹豫地把头抬得高高的,郑重其事地告诉汤姆:“请叫我哈蒂公主。我是一位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