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鹅群

 

 






  一天,那群鹅日出不久就从秘密通道钻进了花园,那时草坪上的露水还没干。汤姆象往常那样在午夜时分偷偷下了楼,他打开大厅后门,外面的花园里却是晨光熹微,他看见鹅群闯到花园里来了,感到大吃一惊。两只大母鹅和那只大公鹅跟往常一样,伸长了脖子,两眼瞧着汤姆;那些小鹅却旁若无人,在草坪上一拖一摆地踱步,有的吃了几根草;有一只吸了一点露水;有几只干脆趴在草坪上,胸脯上白色的羽毛贴着草地,远看象一条条小船;最糟糕的是,它们还留下了一滩滩深绿色的鹅屎。
  “这下麻烦了。”汤姆寻思着。他想到亚伯、休伯特、詹姆斯埃德加、女仆苏珊,还有那个老绷着脸的女人,他猜想是哈蒂的婶婶,他知道的只有这些人。他没有把哈蒂包括在这些人之中,因为他知道,哈蒂对鹅群闯进花园负有间接的责任。鹅群是从她在篱笆中开的那条秘密通道钻进来的。当然,汤姆也有责任,他爽快地向自已承认,而且也愿意爽快地对所有能听见他说话的人承认的。
  不久,其他人也发现了花园里的鹅群。第一个是亚伯,他从一条通往草坪的小路走过来。突然,他站住了,他那双蓝眼睛睁得老大,嘴巴也张开了,一时竟吃惊得说不出话来。随后,卧室的一扇窗打开了,汤姆听见一个尖厉的声音,一定是哈蒂的婶婶在说话。她叫了一声亚伯,向他质问道:鹅跑到花园里来干什么?尽管谁都看得清楚鹅在干什么,怎么办?这些鹅是怎么进来的?特别是,——汤姆听到这里。心凉了半截——谁放它们进来的?
  亚伯有条不紊地回答了前两个问题,他的话还没说完,窗子砰的一声关上了。接着是一阵嘈杂的人声和下楼梯的脚步声,仿佛全家都出动了。汤姆连忙躲在一棵树后面。在这种情况下,尽管他知道别人看不见他,他还是本能地藏了起来。他跑到树后面去时,正好要从亚伯面前穿过,他不免有些紧张。
  没多久,那些人都匆匆从家里跑出来,站在大门口。哈蒂也跟着出来看热闹了,可她并不知道这是自己惹出来的乱子。休伯特、詹姆斯和埃德加跳到最前列,严阵以待。
  “别急着赶!”亚伯在草坪的对面向他们叫唤,“先把它们慢慢地赶进果园,到那儿它们就不可能糟蹋什么东西了,然后我再把它们赶回牧场。”
  这时,那条名叫平彻的狗也来了,它最后一个到。它从人们的腿下面钻到门口,站在人群的前面。
  “把狗赶走!”亚伯喊道。说着,他慢慢地向鹅群走去,三个男孩子也采取了同样的行动,把鹅群朝果园门口赶。谁也没有注意亚伯关于狗的警告,因为那条狗正老老实实地呆在门口。汤姆却看到那条狗激动得浑身抖动起来,很快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鹅群顺从地向前走去,它们头抬得很高,还不断地往回看。小鹅走在前面。它们看见这么多人十分紧张、害怕。就在这时候,平彻嚎叫着冲了上去。大鹅、小鹅、母鹅、公鹅顿时惊慌失措,三只大鹅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十几只,它们的叫声好象是一百只鹅发出的。它们那白色和灰色的翅膀完全张开了,不断啪啪地扇动着,似乎把整个草坪都盖住了。公鹅、母鹅和小鹅由于愤怒和恐惧四处乱跑,踩在花坛上、鹅屎上,有的甚至踩在自己同类的身上。汤姆看见那只大公鹅摆着姿势保护小鹅,却不知那只又扁又大的脚丫子一下子踩到了一只小鹅背上。幸亏扁平的大鹅掌不象靴子那么厉害,小鹅没有踩扁,只是爬起来后更加慌张了。
  总的说来,鹅群大闹花园造成的损失是很大的,主要是花园和草坪遭了殃。连平彻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夹着尾巴冲过一张张向它袭来的鹅嘴,绕过草坪,跑进楼里去了。亚伯和几个男孩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因为那只公鹅正气势汹汹地护着身旁的两个妻子和后面的一群孩子,它那副怒气冲冲,不顾一切的样子看了着实叫人害伯。
  等鹅群稍稍平息下来之后,他们才更小心翼翼地赶起来。哈蒂跑到前面去打开果园的门。汤姆仍然躲在那里,现在没什么可看的了,只有那被鹅践踏得乱七八糟的草坪和依旧站在楼门口的婶婶。汤姆曾想象她一定长着一副铁板的面孔,现在看到她那气呼呼的表情,更觉得她可怕了。
  她和汤姆站在不同的地方,都听到了果园里的声音,亚伯和男孩子们已经把鹅赶到果园的门口,显然已经太平无事地把鹅赶出了果园,接着传来一个男孩子胜利的欢呼,然后砰一声门关上了。
  汤姆以为他们都要回来了,可是他们没有回来。他立刻意识到他们是在朝花园的篱笆方向走去,查看鹅群究竟是怎么钻进来的。亚伯一边跟他们走,一边唉声叹气。随后。从篱笆那边传来了他们的声音。最后。他们回到了草坪上。他们穿过草坪回来时,亚伯还在忧伤地诉说着这一上午的损失:莴苣叶子踩成了碎片,菜秧被践踏或折断;草坪上还留下那些讨厌的鹅粪。他的女东家厉声质问他鹅是怎么放进来的,他回答说,篱笆上有一个口子,里面有一条通道,鹅大概是从通道里钻进来的。
  “天晓得它们是怎么打通的,难道是魔鬼教的?”忧郁的亚伯表示迷惑不解。
  “那不是鹅钻通的。”埃德加开了口,“是哈蒂干的。”汤姆知道,埃德加不过是猜测而已,可是大家马上觉得很可能是哈蒂钻通的。
  亚伯突然不说话了,似乎他更糊涂了。别的人也沉默下来,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汤姆从远处都能听见哈蒂婶婶呼呼的喘气声。
  “哈蒂!”她叫了一声,嗓门又大又粗,不象一个女人的声音。
  哈蒂从她躲着的地方走出来,不快不慢地穿过草坪向婶婶走去。她那苍白的面孔使眼睛和头发显得更黑。汤姆事后还想起来,当时她的嘴唇都吓白了。她走到婶婶面前站住了。婶婶既没有问她是不是在篱笆中间开了一个口子,打了一条通道,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汤姆以为她会问的问题一个也没有问,她压根儿就没有问问题,只是说:“都是你干的。”
  哈蒂没有吭声。汤姆觉得她似乎变成哑巴了。曾经被她的幻想带进花园里的人,《圣经》里的人物,仙女,还有那些传说中的以及她自己想象出来的人物,她的朋友们一个也不来帮她的忙,连汤姆也无能为力。
  汤姆扭过头去,心想哈蒂的婶婶一定要打她了,可她却没有打,而是痛骂了哈蒂一顿。她说哈蒂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一个不知感恩的乞丐,她收养哈蒂只是看在死去的丈夫份上,因为哈蒂是他的侄女;只是由于血统关系她才对哈蒂发了善心,但好心不得好报;她原以为哈蒂会知道感恩,会老老实实听话,而哈蒂却不知好歹,忘恩负义,白吃饭。讨嫌,给婶婶和堂兄丢脸,她撒谎成性,调皮捣蛋,是个十足的恶魔。
  “唉!”汤姆不平地低声自言自语,“哈蒂的父母为什么不来接她走呢?”他不再相信——他早就不信了,哈蒂的父母是国王和王后了。可是,即使最穷苦,地位最低微的父母也不会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这种罪的。汤姆知道,要是他遇到这种事,疼爱他的父亲母亲都会气急败坏地吼叫着冲上来把他带走的。
  “哈蒂的妈妈难道不知道吗?她爸爸怎么也不来呢?”汤姆用双手捂住脸弯着腰哭起来,他恨自己无能为力,不能解除哈蒂的痛苦。
  他听见那女人恶狠狠的声音不停地骂着,骂着,最后终于住口了,四周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儿,他不由自主地抬头看了看那楼房门前,一个人也没有了。这些人,包括哈蒂在内,是一声不吭地走开了呢,还是象烟雾那样消失了?汤姆不得而知。
  汤姆站起来,向花园的尽头走去,翻过那座矮墙,在树林里徘徊了一阵,最后,坐在一棵树下,疲倦得一下子睡着了。当他醒来时,他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好象时间也变了。然而,阳光依然从东方穿过树叶射到地面,这说明现在仍然是早晨。
  他翻过矮墙又回到花园里,想找哈蒂、亚伯或者随便什么人,除去那个凶女人之外。他在墙角处转了一个弯,沿着有日规的那面墙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孩的身影。这是个小女孩,个子只有哈蒂的一半高,一身衣服全是黑的。黑裙子、黑裤子、黑鞋子。她的头发是黑的,扎头发的带子也是黑的。她的发带松开了,头发垂到脸上,她正用手捂着脸在哭泣。
  汤姆从来没见过别人这么伤心,他想悄悄地走开。然而,小女孩纤弱孤独的样子促使他改变了主意。尤其是今天早晨,不知怎的,他觉得不能置若罔闻。他走近小女孩,说道:“别哭啦!”
  这样做似乎很可笑,因为在这座花园里除了哈蒂外,谁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出乎汤姆的意料,小女孩居然听见了,因为她的身子朝他的方向扭动了一下,仿佛在寻求安慰。不过,她没有停止哭泣,也没有把手从脸上放下来。
  “你为什么哭呀?”汤姆轻声问道。
  “我无家可归了!”她泣不成声地说,“我没有爸爸妈妈了!”
  汤姆这时才明白她为什么穿着一身黑色的丧服,孤零零地在那里不停地哭泣。汤姆还觉得难以相信、难以解释的是:小女孩说话的声音和样子很熟悉,很象是……
  “别哭啦!”汤姆束手无策,又重复了一句。
  “嗯,哥哥!”她抽泣着说。汤姆听了不觉一怔,他立刻明白过来,小女孩错把自己当成堂哥休伯特、詹姆斯或者埃德加了。没错,她就是哈蒂,就是他认识的哈蒂,不过是另一个哈蒂。这个哈蒂年纪更小,孤苦伶仃,失去了双亲,无家可归。她变成了一个穷苦零丁的孤儿,被她婶婶勉强收养,而婶婶是个冷酷无情,毫无怜悯之心的女人,爱的只是自己的儿子。
  汤姆觉得此刻不能告诉哈蒂他不是她的堂哥,因为那样会把她吓—跳的,而他又不知怎么安慰她。所以他没有再说什么,悄悄走开了。
  以后,他再也没见到过小哈蒂。她第二天去花园时,看见的是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哈蒂,跟他最早见到过的那个模样。从此以后,汤姆再也不提她父母的事,用它来开玩笑了。有时候,哈蒂又想起了自己编的故事,于是就在汤姆面前装得象一位被幽禁的高贵的公主,汤姆也没有戳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