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国王的法律

 

 






    小林一口气跑了二十里路,跑进了一个山谷里。他回头一看,怪物没追上他,他才停下来。喘气喘得要命。他叫:“哥哥!哥哥!”
    可是他马上记起,哥哥是和他分两个方向跑的。现在哥哥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他抹抹眼泪,打算要哭,可是太疲倦。他就在草地上躺下来,呼噜呼噜地睡着了。
    月亮出来了。小林眼角上挂着的泪珠闪闪地发光。
    小林睡了两个钟头,就有两个绅士走过他面前。
    一个绅士是狗,叫做皮皮。那一个是个狐狸,叫做平平。他们俩都穿得很讲究,平平戴着的那顶帽子尤其漂亮,好像是银子打的。皮皮对平平说:“今天我运气可好呢。今天我捡到了一口皮箱。”
    “皮箱里有些什么?”平平问。
    “你再也猜不到:皮箱里是满满一箱子苍蝇。”
    “捡到一箱子苍蝇,似乎也不算什么。”平平说。平平是一个很有学问的绅士。
    皮皮叫道:“那么平平先生,你说要捡到什么东西才算稀罕呢?”
    “依我看来,顶好能捡到一个人。”
    “这也不难,我准有这个好运道。”
    他们谈着谈着,就走到了小林身边。
    皮皮一看见小林,就高兴得跳起来,叫道:“平平先生,你看这个人值几个钱一斤?”
    小林还没有睡醒,咕噜着:“我还要睡呢。你们哇啦哇啦吵什么?”
    皮皮大笑起来:“什么,你说我们吵醒你么?哈哈哈,我捡起你来了,你就是我的东西了!”
    小林吃了一惊,完全醒过来了。啊呀不对,又是不幸的事!
    “什么,我好好地睡觉,干你什么事呀?”
    “不管三七二十一,你是我捡起来的。”皮皮说。
    “你捡起了我,我就是你的东西了么?”
    “当然。你不信,你问他。”皮皮指指平平。
    平平对小林鞠个躬,把他的耳朵一直鞠到地下,雪白的耳朵上粘上了许多黄土。他说:“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这么一个规矩:谁拾到了什么东西,这东西就是他的。皮皮先生既然拾起了你,你就不可否认地是皮皮先生的东西了。”
    小林揉揉眼睛,瞧瞧皮皮,又瞧瞧平平,说道:“我可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一个规矩!”
    皮皮说:“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我们的法律是这么规定的。我既然拾起了你,你就归我。要不然,你出一千块金砖给我,我可以放你自由。”
    小林用力地挣扎着,可是什么用也没有。皮皮的力气很大,使劲地抓住小林不放。
    小林嚷开了:“我不是你的!我也没金砖给你!我不相信有这样的法律,我不服!”
    “我和你去问问人,看有这个法律没有。好不好?”皮皮问。
    “行!我和你去问国王!”
    “好,我们走吧。”
    他们开步走。皮皮还是抓住小林。小林说道:“皮皮先生,你抓着我走,我真谢谢你。我正很疲倦呢,叫我自己走可走不动。”
    皮皮虽然力气大,可是提着小林走了几里路,手也提酸了,他只好抓得轻一点。
    小林恭敬地说:“皮皮先生,你提不动了?我自己走吧。”
    “好吧。”
    等皮皮手一放,小林就飞跑了。
    平平大吃一惊,耳朵竖了起来,帽子就朝天飞去,一直飞到天上,挂在月亮的角尖上了。
    他急得哭起来。
    “啊呀,我的帽子!”
    他的好朋友皮皮没有工夫去管别人的帽子。皮皮只是想要抓住小林,他就拼命追。皮皮跑得比小林还快,因为他本来是猎狗出身。果然,皮皮先生的手离小林只有一尺远了。
    真糟糕!皮皮先生的手又向小林靠近,现在只有五寸远了。
    “小林,快呀,快快跑呀!”小林对自己打气。
    可是皮皮先生的手离小林只有一寸远了!
    天上的月亮也跟着小林跑,尖角上挂着平平的高帽子,被风吹得摇晃晃的。
    最后,皮皮的手搭在小林的肩上了。皮皮先生一把抓住了小林。
    小林就说:“算你跑第一吧。”
    “小林,不管四七二十八,我和你问国王去,究竟你是不是我的东西。”
    这位狗绅士把小林拖回来。那个挂着银色帽子的月亮也跟了回来。
    平平还哭着,张大了红眼看月亮角上的帽子。他说:“怎么办呢?”
    皮皮不耐烦地说:“哭什么!等到月亮圆起来,就挂不住帽子了。你等半个月不就得了么?”
    平平哭丧着脸:“好,那么再见吧,你们先走。我在这儿等着。”
    皮皮和小林于是向京城走去。两个钟头之后,他们到了京城门口。
    皮皮敲城门。
    “开城门,开城门!”他叫。
    那位国王正要睡下,听见敲城门,就皱起眉毛来:“这么半夜还来敲门!谁呀?”
    “我!”
    国王没有法子,只好起来开城门。国王年纪很老了,很长很长的白胡子拖到了地上,走路走得一不留心,他就会绊住自己的胡子摔跤。这时候国王手里拿一支蜡烛,慢慢地走到城门口,啪达就摔了一跤,蜡烛也熄了。
    “哎哟!”国王哭起来。
    皮皮等得不耐烦,叫道:“啧啧!你这个国王!为什么还不来开门呀?”
    “好,就来就来。等我把蜡烛点上。唉,真麻烦!”
    一小时以后,国王开了城门。
    “什么事?”国王问。
    皮皮对国王鞠一个躬说道……
    “不对,他说错了!”原来皮皮先生还没有开口,小林就抢着说了,他说得很快,他说:“我在地上睡觉。后来这个皮皮先生来了,后来这皮皮拾起了我,后来皮皮先生说我是他的东西,后来我不服,后来我们来问你这个国王。”
    “后来呢?”国王问。
    “后来敲城门,后来你这个国王摔了一跤,后来你这个国王哭了。”
    国王脸红起来:“我可没有哭!”
    皮皮又鞠一个躬:“国王您说,皮皮拾得了小林,小林就是皮皮的东西了,法律上不是有的么?”
    小林大叫:“不对!”
    “别嚷!”皮皮说,“我们问国王吧。国王,您给我们判一下。”
    国王一面把胡子用手托着,一面说道:“皮皮的话不错,小林是皮皮的东西……”
    “我可不信!”小林嚷。
    “你不信也不行。”
    国王于是从口袋里拿出一本法律书来,放到蜡烛下翻着,翻了老半天翻出来了。国王道:“小林,这是我们的法律书,你看:‘法律第三万八千八百六十四条:皮皮如果在地上拾得小林,小林即为皮皮所有。’”
    有什么法子呢,国王的法律书上规定的呀。
    皮皮问小林:“怎么样?”
    “好,跟你走吧。”
    可是小林非常恨国王:“你这个国王一定哭过了。
    不怕羞,
    一个红鼻头,
    一条牛,
    一条狗,
    一缸油。”
    皮皮摇摇头:“这一首诗可不大高明。”他又向国王鞠躬:“国王,谢谢您。”
    皮皮这就把小林拖走了。国王刚要关城门,可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叫住了皮皮:“皮皮,你们要是遇见了馄饨担子,就叫他挑到我这儿来,我要吃馄饨。”
    “是。”
    “要是没有馄饨担子,卖油炸臭豆腐的也行。”
    “是。”
    “皮皮,你要是遇见了那些担子,你先给我付了钱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