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小林的力气

 

 






    到了冬天了,冷起来了。
    太阳怕冷,穿上一件很厚很厚的衣服,因此太阳也不大有热气了。
    小林和四喜子和木木睡在一个小房间里,垫着稻草,盖的也是稻草。他们都冷极了,做金刚钻的时候,手冷得发僵。小林因为太冷,连牙齿上也生了冻疮,又胀又痒又痛,难受得很。小林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得碰着牙齿上的冻疮,——啊哟,可真痛!
    有一天,小林正要睡,忽然有一个东西滚到了他面前。一看,是个鸡蛋。
    “小林救救我!”
    “谁说话呀?”小林四面瞧瞧。
    “我,我是个鸡蛋。”
    木木和四喜子也醒来了,坐了起来。
    小林对鸡蛋说:“什么!叫我救你?”
    鸡蛋好像要哭了似地说:“救救我,四四格要吃我了。我本来不是鸡蛋。”
    他们三个人奇怪起来。四喜子说:“鸡蛋先生,你先请坐罢,坐下再详详细细告诉我们。”
    “我坐不稳呀。”鸡蛋说。
    小林就把鸡蛋放到稻草上。鸡蛋也生了冻疮,蛋壳上有一块红的。
    鸡蛋就把事情说出来了:
    “谢谢你们,我冷极了。我告诉你们罢,我本来是个人,叫做乔乔。我本来也是在咕噜公司做金刚钻的。四四格是个坏极了的坏蛋。我给他做了两年金刚钻,四四格就对我说:‘一二三,变鸡蛋,一二三,变鸡蛋!’我就变成鸡蛋了。在这咕噜公司的孩子都会要变成鸡蛋的,变成了鸡蛋就给四四格吃掉了。”
    他们听了鸡蛋乔乔的话,都吓得直打哆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鸡蛋低声说:“害怕有什么用呢,得想想办法。”
    小林想:对,先得把乔乔救出来。他问:“有什么办法能救你吗?”
    “能。”鸡蛋乔乔说,“小林,你不是有个铁球么?你只要把铁球对我一打,打碎了,就变成人了。”
    “那不把你打坏了么?”
    “不会,快动手吧。”
    小林拿起他的铁球对鸡蛋一打,拍的一声,鸡蛋就马上变成一个女孩儿了,圆圆的脸。这就是乔乔的本相。
    乔乔叫他们三个围拢来,小声儿说:“明天小林给四四格拿早饭的时候,把黑地洞的泥土放一点儿在他吃的东西里,他吃了就会睡着。我们就可以逃走了。”
    这些话马上传到隔壁房,隔壁房里又传到隔壁,传呀传的全个咕噜公司的小孩子都知道了。大家都挤到小林他们三个人的房里来。
    大家都要把四四格打死。
    小林跳了起来:“对!只要没有了四四格,我们就都能过好日子了。”
    一不留神,碰着了牙齿上的冻疮——
    “哎哟!”
    乔乔就和几个人到四四格放鸡蛋的地方,拿铁球去打鸡蛋。有的是真正的鸡蛋,有的可就变成了一个人。
    到了三点钟,小林就依了乔乔的话,把那个黑洞里的泥土放一块在面里,给四四格先生吃。四四格先生刚吃了一口,就呼噜呼噜睡着了。
    大家叫道:“好了,我们可以动手了!”
    乔乔说:“只能使铁球,把铁球往上面扔去,要刚刚落在他身上,他才会完蛋。”
    “那还不容易!”
    “可是铁球要扔上一百丈高才行,”乔乔说,“要是扔不到那么高,就打不死四四格,倒把他打醒了,那他就得把我们全都吃掉。”
    四喜子嚷:“那可危险!要是我们不扔铁球,不打四四格呢?”
    “那么,反正总有一天,我们会变成四四格的鸡蛋。”
    “那我反对!我同意扔铁球!”
    “谁有那么大力气呀?谁来扔呀?”
    “小林!小林!”
    “好,我来!”小林应了一声。
    小林天天给四四格送早饭,早饭是很重的,天天送,天天送,小林力气就练大了。于是小林拿起铁球,预备好姿势,咬一咬牙——可是咬到牙齿上的冻疮了,痛得手发软。
    第二次,小林又预备好,——要扔得高,越高越有力量——
    一,二,三!
    可是力气使得太大了,铁球一直往上飞,尽飞尽飞,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大家都仰着头看着,简直看不见了。这么着等了好久好久。
    小林着急起来:“怎么办呢?我们用棍子打他行不行?”
    “棍子可打不死四四格。”乔乔说。
    原来只有铁球才行。
    “那我们来制造一个!”小林提议,“刚才我扔的那个铁球扔没了。”
    “好,就来制造!”
    大家就动手来造铁球,一直忙到半夜。四四格呢,四四格还在睡觉。
    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忽然从天上掉下一个铁球来,掉到了四四格的脚边。
    四四格还在那里打鼾,绿胡子一掀一掀的。
    “唉,没打中!”小林说。
    小林扔铁球的时候只是注意使劲,只是使蛮力,可是没有注意要扔得准。
    小林走去捡起那个铁球:“再扔!”
    这回可扔得很小心,对准了,只使了一半力气。
    铁球只不过给扔到一百丈高的地方,就落了下来,恰恰打中了四四格。
    大家看见四四格给打死了,他们不会变成鸡蛋了,非常高兴,就大叫道:“这可好了!这可好了!”
    小林大笑起来,他快活极了。笑呀笑的忽然——
    “嗯!”
    “牙齿!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