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到了中麦伯伯那里

 

 






    大家都说道:“四四格死了,公司是我们大家的了。我们该怎么着?”
    乔乔提出了一个主张:“我们仍旧做工,做各种的活儿。做出来的东西我们自己拿去卖。”
    “我赞成!”小林叫。
    大家也都叫:“赞成,赞成!”
    四喜子说:“以后不准打人。”
    “那当然哪,”大家都说,“四四格已经死了,还会有谁打我们?”
    “反对搔脚板!”木木提议。
    又一个举起手来说:“我还反对睡稻草。”
    乔乔就拿一支笔写着,嘴里一面念:“反对打人,反对搔脚板,反对睡稻草。还有什么?”
    小林大声说:“我反对牙齿上生冻疮!应当有冻疮药。”
    乔乔也写着:“应当有冻疮药。”
    大家议好了办法,就把四四格的早饭拿来吃。大家快活极了。
    可是这一天,还有许多事情要讨论。
    “要选出一个班长来。”一个说。
    “还得有人管事。”又一个说。
    “我们要定出规则来……”
    问题可多哩。
    中间休息了一会,大家就唱起歌来。还有几个孩子按着拍子跳舞。
    正在快活的时候,灾难可又来了。
    大家还正在唱歌跳舞,忽然一下子,门口走进一个人来。一看见这个人,大家就都愣住了。有的孩子吓得发抖。许多人都叫了一声“啊!”
    这是谁?
    吓,是四四格!
    四四格——一点不错,是四四格!
    四四格还是绿胡子,手里还是拿着一条皮鞭。
    可是小林回头看看打死四四格的地方——啊呀真怪,那个死四四格分明躺在那里!
    “你是谁?”四喜子问那个活四四格。
    “我么,我是第二四四格。”
    停了一会,这第二四四格又说:“你们以为打死了四四格就好了么?哼,还有我第二四四格!我要叫怪物来把你们一个个都抓去,把你们一个个都判罪!你们犯了杀人罪!”
    乔乔大声说:“四四格才犯了杀人罪哩!他害死了那么多孩子!”
    “哼!”第二四四格说,“总而言之,你们打死了老板!”
    小林趁他说话的时候,偷偷地拿起铁球,对准了往上一扔,落下来打死了第二四四格。
    乔乔叫:“大家快跑!大家快跑!”
    大家正要跑出大门,忽然又进来一个四四格!
    “不许跑!我是第三四四格。你们一跑,我就叫怪物来!”
    “快逃!”木木叫。
    于是大家向门口冲去,把第三四四格冲倒在地上,大家跑出门去了。
    第三四四格就大叫起来:“救命呀!快来呀!怪物快来呀!”
    叫呀叫的,忽然天上全黑了。地也摇动起来。怪物来了!他身子太大,所以把天都挡黑了。这怪物是谁呢?就是那天要吃大林和小林的那个怪物。
    另外,还有许多巡警也来了。巡警是来抓杀人犯的,因为他们打死了两个四四格。
    小林想起那天和大林分做两头跑,怪物就追不着。小林就叫:“分开跑!分开跑!”
    大家分开跑,怪物就没有办法了。有几个跑得慢点的就被怪物一手抓去吃了,四喜子就被怪物吃掉了,木木也不见了。
    小林和乔乔在一起跑,幸亏跑得快,不然可真危险!
    小林正跑呀跑的,忽然不小心碰着一棵大树,小林的耳朵给碰掉了。
    “等一等!我掉了东西!”
    乔乔就把小林的耳朵拾起来。
    “好,快跑罢。”
    “让我把耳朵包起来,别把它弄脏了。”
    乔乔拿一张报纸让小林把耳朵包起来,藏到了衣袋里,于是又跑。一口气又跑了五十几里路,回头看看,怪物没追上来,乔乔和小林才坐到地上休息。
    乔乔对小林说道……
    乔乔正要说话,可是小林忽然怪叫起来:“乔乔,你脸上少了一件东西!”
    “少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脸上少了一件东西,就不像乔乔了。我的耳朵呢?”
    乔乔就从衣袋里拿出耳朵来,给小林装上去,她一面问:“我究竟掉了什么?耳朵么?”
    “大概是的……”一会儿又嚷:“不是!噢,看出来了!——你掉了鼻子!”
    乔乔在脸上一摸,真的不见了鼻子。她着急起来:“啊呀,这可怎么办呢!”
    他们俩在地上找,可是找不着。这么着找了一夜。
    到第二天,他们只好不找了,又走起来。走不到两里路,就到了一个火车站。
    火车站旁边有一所小屋子,屋子门口挂着一块牌:招领
    昨天我拾得了一个鼻子,不见了鼻子的人请进来领鼻子。
                                          中麦敬启
    “乔乔,你的鼻子在这儿哩!”
    小林和乔乔就走进门去,看见一个老伯伯在那里吃饭。老伯伯说:“我就是中麦。你们是不是来领鼻子的?你的鼻子是个什么样儿?”
    “尖的,有两个鼻孔。”
    “对了,你拿去吧。”
    他们拿了鼻子要走了。可是他们肚子都饿了,看看桌子上的饭,又看看中麦伯伯。他们咽着唾涎。
    中麦已经看出来了,就问:“你们还没吃饭吧?”
    “没呢。”
    “快来吃,不然要冷了。你们是哪儿来的孩子呀?”
    乔乔和小林经这位老伯伯一提,他们想到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就哭了起来。乔乔和小林一面哭,一面吃,一面说:“我们在咕噜公司做工,后来四四格打我们,后来还要变鸡蛋吃,后来打死了四四格,后来第二四四格,后来第三四四格,后来怪物追我们,后来掉了耳朵,后来掉了鼻子。后来上您这儿来,后来您问我们,后来我们说:‘我们在咕噜公司做工,后来四四格打我们,后来还要变鸡蛋吃,后来打死四四格,后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没有家,你们没有地方可以去,那你们就住在我这里吧。”
    中麦把乔乔和小林抱起来。乔乔和小林眼泪汪汪地笑着。中麦也眯起眼睛向他们微笑,又轻轻叹了一口气。于是乔乔和小林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