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富翁岛

 

 






    风把唧唧刮得飘起来的时候,唧唧就醒来了,打了一个寒噤。
    飘呀飘的,就看见了一个小小的岛,岛上有五颜六色的东西在太阳下面闪亮。
    “可真美呀!” 唧唧叫起来。
    他刚刚说了这句话,身子就落到了这个岛上。他一看就知道:“这真的是富翁岛了。”
    遍地都是金元和银元,还有闪光的钻石。红艳艳的红宝石,夹着绿莹莹的绿宝石,扔得满地都是。有时侯一脚踏下去,就会踩着许多透明的酱色石头——仔细一看,原来是琥珀。
    有三个穿得极讲究的人坐在岛边上,这当然都是富翁。有一位拿金元打水波波消遣。还有一位抓起一把把珠子往海里扔,听那沙沙的声音。第三位专爱大玩意儿,唧唧看见他有一次搬起一块五六斤重的翡翠扔到了水里,咚的一声。
    他们谁也不理谁。唧唧那么个大胖子走过去,他们竟好像没看见似的。
    唧唧再往里走,就看见有几个富翁躺在珠宝堆里,一动也不动。有的用一个金元宝当枕头,有的把脚搁在一株红珊瑚的丫叉上。
    唧唧可真高兴极了。
    “这里可好呢!不像先前那个岛那么穷。”
    唧唧一想起先前那个岛,就觉得可笑。他对自己说:“真小器!什么大槐国的!东西又不好吃。可是他们还想要请我给他们调查富翁岛上的出产呢。他们一定是想要来探险。哼,这个富翁岛能让他们来么!”
    唧唧走了几步,就坐在一块金砖上休息。他看看地下,眼都看花了。他想:“这许多金银珠宝究竟是谁的?”
    忽然他看见前面不远,有一块黑玉堆成的高岩,上面有钻石镶成的四个大字:“都是你的”
    唧唧叫道:“不错,不错,都是我的!我决不让别人来探险,决不让别人来拿走我的东西!”
    他四面看看,骄傲地站了起来。他走到一个躺着的富翁身边,大声问:“喂,你是谁?你干么拿我的金元宝做枕头?”
    那个人一动也不动,也不吭声。
    “问你话呀,喂!” 唧唧又嚷。
    等了好一会,还是不见动静。
    唧唧觉得有点不对头了:“怎么……”
    一摸——哈呀,冰冷的!原来那并不是个活人。
    再看看那几个躺着的。也一样!
    唧唧吓得赶紧走开。
    后来又一想,倒也不怕了,反倒放心了:“他们既然已经死了,那就不能拿走我的财宝了。”
    可是坐在岛边上的那三个富翁,却是活着的,而且——
    “而且拿我的钱打水波波玩!”
    唧唧马上向后转,又往岛边走去。
    “喂,你们这三位!” 唧唧一面向他们走近,一面嚷。“干么把别人的钱财往水里扔?”
    他们看也不看他。只有那位扔珠子的富翁懒洋洋地回答了一声:“没事干,无聊。”
    唧唧生气了:“这些钱财是谁的?你知道么?”
    “你说是谁的?”
    “都是我的。”
    “好吧,”那位扔珠子的富翁仍旧是懒洋洋的声调,“那就算是你的吧。”
    唧唧问:“你不眼热么?你想不想要一点儿?”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瞧了唧唧一眼,慢吞吞地说道:“你是刚到这儿来,怪不得你这么问。我刚来的时候也和你一样,说这儿的财宝都是我的,生怕别人动手。现在我可不在乎了:你说是你的,就真都是你的,都拿去吧。”
    “哈呀,你这位先生可真慷慨!”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又告诉唧唧:“我刚来的时候,还跟他们两位打架。谁都这么说:‘这岛上的钱财都是我的!’我们各不相让,就彼此吵嘴,还想要找一个地方来打官司——不过找不到。可是到了后来,我们谁也不争执了。谁爱拿去就拿去吧!”
    “那为什么?” 唧唧盯着问。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看看唧唧,问道:“你今天用过饭没有?”
    唧唧回答:“饭是没有用过,不过吃了一点儿东西——可是一点也不好吃。”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有气没力地点点头:“难怪你不知道。我老实告诉你吧。这个岛好是好极了,又有钱,又有各种值钱的珠宝,岛上的人也都是好人——因为全都是富翁——可是这个岛也有一个缺点,你看出来了没有?”
    “没有。什么缺点?”
    “有这么一个缺点:没有人替我们做活。”
    “什么?” 唧唧大声说。“我们有的是钱,还怕雇不到人给我们做活?”
    “可是这个岛上没有别的动物,只有富翁。”
    停了一会,那位扔珠子的富翁又问唧唧:“你身上带着干粮没有?”
    “没有。”
    “唉,我现在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有一点点吃的就行了,哪怕一小碗稀饭也好。”
    那位扔珠子的富翁说到这里,就不再开口了,躺在珠子堆里休息,半闭着眼睛。
    唧唧在旁边站着看了半天,想道:“这个人说得多寒伧!难道他真的是个富翁么?”
    可是渐渐的,唧唧也觉着待在这个岛上不大方便了。
    唧唧是吃饱了才飘到富翁岛来的,暂时倒还不觉得饿。可就是渴得难受。他不知道要到哪里找水喝。他听说过世界上有一种人会在地里掘一个深深的洞,就可以打那个洞里汲水。
    可是那一种人这儿没有。
    他仿佛记得世界上还有那么一号人,会挖一个沟渠,从什么地方引水来。还有自来水,据说也是什么工人早出来的。
    这些人可都没有跟着他来伺候他。
    他再看看那几位富翁,他们也不再扔东西玩了,都躺到了金银珍珠堆里。
    “唉,到哪里去买一杯水来就好。” 唧唧说。
    还不单是想喝呢。一会儿连吃的也都想了起来。
    再说,住处也很不舒服。没有一间屋子。连洞也没有打一个。只能待在露天下面,一天到晚日晒雨淋的。全岛上没有一张正式椅子,要坐就得坐在元宝上面或是坐在金砖上面,又冷又硬。……
    唧唧就这么待在富翁岛上,一天又一天。
    那三个扔钱财玩的富翁已经饿死了,只剩下唧唧一个人。
    “这许多钱财真的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唧唧晕晕乎乎地这么想着,就趴到了金元堆里,再也不起来了。
    太阳仍旧把那满地的珠宝照得闪亮。碧绿的海水一滚一滚的,卷起一道道白边,哗哗地响着,一碰到岛边的岩石上,就散成一个个的水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