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金币

 

 






    早晨,安西娅从一个非常逼真的梦中醒来。在梦中。她大雨天走在动物园里,雨伞也没有。动物似乎由于下雨都极不快活,忧伤地呼噜呼噜叫。她醒来的时候,呼噜呼噜声和雨依然继续着。呼噜呼噜声是她的妹妹简均匀的沉重呼吸声,她有点感冒,还在睡着。雨慢慢地一滴一滴落在安西娅的脸上,原来是她弟弟罗伯特把湿浴巾在她头顶上轻轻地绞,水从浴巾角上滴下来。这是为了叫醒她,罗伯特这会儿就是这样向她解释的。
    “噢,拿开它!”安西娅生气极了说。他照办了,因为他不是个蛮不讲理的弟弟,不过他做这样的事太拿手了,在给人铺床的时候存心把被子叠得又紧又窄,叫人脚也伸不直,或者设计圈套,或者想出新花样来弄醒睡着的兄弟姐妹,以及开种种使大家嘻嘻哈哈的小玩笑。
    “我做了个怪梦。”安西娅开口说起来。
    “我也是,”简猛然醒过来说,“我梦见我们在沙坑里找到一个沙仙,它自称桑米阿德,可以每天实现我们想出的一个希望……”
    “这可正是我梦见的,”罗伯特说,“我正想告诉你们……它说完,我们就提出了第一个希望。我梦见你们这些姑娘傻透了,竟希望我们全都漂亮得认不出来,我们真变得太漂亮了,实在糟糕透顶。”
    “但不同的人能都做同样的梦吗?”安西娅在床上坐起来说,“因为我除了动物园和雨以外,也梦见所有这些。在我的梦里,小宝宝不认识我们了,女仆们关上门不放我们进屋,只为了我们漂亮得认不出来,样子完全变了,还有……”
    大哥的声音从外面楼梯口传来。
    “快来吧,罗伯特,”他说,“你吃早饭又要晚了——除非你想像星期二那样赖掉不洗澡。”
    “我说你来这儿一会儿,”罗伯特回答,“那天我没有赖掉不洗澡,我吃了早饭到爸爸的浴室里洗了,因为我们浴室里水壶的水用光了。”
    西里尔来到房门口,衣服差不多已经穿好。
    “你看,”安西娅说,“我们全都做同一个怪梦。我们全都梦见找到了一个沙仙。”
    看到西里尔轻蔑的眼光,她的声音停了下来。
    “梦?”他说,“你们这些小傻瓜,这是真的。我告诉你们,这些事情全发生了。那是我急着一早下来的缘故。我们一吃完早餐就上那儿去提出另一个希望。只是去之前,我们要先决定我们希望些什么,没有人可以提出未经别人先同意的东西。不要再来对孩子毫无意义的漂亮不漂亮这一套,谢谢你们了。但愿不要再有这样的事。”
    其他三个孩子听了他的话,吃惊得张大了嘴,急忙穿上了衣服。姑娘们想,关于沙仙的那个梦如果是真的,现在真的穿衣服倒像是个梦。简觉得西里尔的话是对的,但安西娅还是吃不准,直到他们见到马莎,听她详详细细明明白白地提醒他们,说他们昨天有多么淘气,安西娅这才吃准了。“因为,”她说,“女仆们只会梦见《梦书》里讲的东西,像蛇啦,牡蛎啦,去吃喜酒啦——而去吃喜酒是参加丧礼,蛇是虚伪的女朋友,牡蛎是小宝宝。”
    “讲到小宝宝,”西里尔说,“小羊羔在哪里?”
    “马莎要带他上罗彻斯特去看她的表姐。妈妈答应过她的。她这会儿在给他穿衣服,”简说,“给他穿上最好的衣服,戴上帽子。请递给我牛油和面包。”
    “她好像很爱把他带去。”罗伯特用惊奇的口气说。
    “女仆们都爱带小宝宝们去看她们的亲戚,”西里尔说,“我以前留意到这件事——特别是在他们穿戴得最好的时候。”
    “我想她们是把他们装作是自己的孩子,她们根本不是打工的,是嫁了高贵的公爵,说小宝宝是小公爵和公爵小姐,”简做梦似的猜想着,抹上更多的果酱,“我想马莎是这么对她的表姐说的。这样她会得意非凡。”
    “她带我们这位小公爵去罗彻斯特不会得意非凡的,”罗伯特说,“如果她像我那样就不会……她不会得意的。”
    “想想看,背了小羊羔走着到罗彻斯特!噢,我的天!”西里尔完全同意说。
    “她可是坐马车去的,”简说,“让我们送送他们吧,这样我们显得有礼貌,充满好意,而且可以吃准,接下来一整天我们把他们给甩掉了。”
    他们就这么办。
    马莎穿着紫色有深有淡的节日衣服,胸部紧得使她的腰伸不直,头戴有粉红色矢车菊和白缎带的帽子。她围着黄色花边领子,中间有个绿结。小羊羔真穿上了他最漂亮的奶油色绸外套,戴着帽子。公共马车在十字路口接着的是这两位漂亮的乘客。当它白色的车篷和红色的车轮在滚滚的白垩灰尘中消失的时候。
    “现在我们去找沙仙!”西里尔说,他们走了。
    他们一路走,一路商量并且决定了他们要提出的希望。虽然他们全都很急,但他们不打算从沙坑边一直爬下去,而是像大车那样绕着坑边下面那条安全的车路走。他们在沙仙消失的地方早围了一圈石头做记号,因此不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那地点。太阳火辣辣的很明亮,天空一片深蓝,一朵云彩也没有。沙摸上去非常烫。
    “噢——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呢。”当两个男孩从沙堆里找出埋着的铲子开始动手挖的时候,罗伯特说。
    “如果你是个聪明的家伙呢,”西里尔说,“两者差不多。”
    “如果你说话还懂点礼貌呢!”罗伯特狠狠地说。
    “如果轮到我们姑娘来挖呢,”简哈哈笑着说,“你们两个男孩似乎火气大起来了。”
    “如果你们别傻乎乎地插进来干涉呢,”罗伯特说,他这会儿的确火气大了。
    “我们不会的,”安西娅赶紧说,“亲爱的罗伯特,不要那么生气——我们不会说一个字的,全由你一个人开口跟沙仙说话,告诉它我们决定希望什么。你会说得比我们好多了。”
    “如果你别那么假惺惺呢,”罗伯特说,但是已经不生气了。“当心——现在用你们的手挖!”
    他们就这样挖啊挖的,很快挖出了沙仙毛茸茸的棕色蜘蛛身体、长手臂和长腿、蝙蝠耳朵和蜗牛眼睛。孩子们全满意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因为现在这当然不是梦了。
    沙仙坐起来,把毛上的沙甩掉。
    “今天早晨你左边那根胡子怎么样了?”安西娅彬彬有礼地问道。
    “没什么好的,”它说,“它折腾了我一夜。不过还是谢谢你的问候。”
    “我说,”罗伯特接上来,“你觉得今天可以满足我们不止一个希望吗?因为我们非常想,除了正规的一个希望以外再加上一个,这外加的一个是个很小的希望。”他加上一句向它保证。
    “哼!”沙仙说(如果这故事你是读出声来的,请把“哼”这个字读准,因为它是这么说的),“哼!你们知道吗,在我听见你们在我头顶上斗嘴,而且斗得那么响之前,我还真以为我是做梦看见了你们呢。有时候我确实做一些非常古怪的梦。”
    “是吗?”简赶紧说,好快点绕开斗嘴的事,“我希望,”她有礼貌地加上这一句,“你能把你做的梦讲给我们听听吗——它们一定非常有趣。”
    “这是你们今天要提出的希望吗?”沙仙打着哈欠说。
    西里尔咕噜了一声“女孩子就是这样”之类的话,其他人站着一声不响。如果他们说“是的”,他们原先决定要提出的希望就泡汤了。如果他们说“不是”,那又太没有礼貌,而他们全都受过礼貌教育,也学到了一点,受教育和学到手这两者可完全不是一码事。直到最后,从所有的嘴里吐出一声松了口气的叹息,因为沙仙说了这样的话:
    “如果我这样做了,我就会没有力气实现你们提出的第二个希望;哪怕提出的只是好心情,或者常识,或者礼貌,或者诸如此类的小事情。”
    “我们根本不要你为了这些事情鼓起来,这些事情我们自己能够对付得挺好。”西里尔急忙说,而其他人惭愧地你看我我看你,希望沙仙不要因为听见过他们斗嘴,老钉在好心情这件事情上,如果高兴就训他们两句,然后把这件事结束。
    “好吧,”沙仙说,把它的两只蜗牛长眼睛伸出来,一下子伸得太突然,其中一只险些伸到了罗伯特瞪圆的眼睛上,“让我们先实现那个外加的小希望。”
    “我们不要女仆们注意到你给我们实现了的希望。”
    “你那么好心好意给我们实现了的希望。”安西娅悄悄地提醒它。
    “我是说,你那么好心好意给我们实现了的希望。”罗伯特大声说出来。
    沙仙鼓起了一点,又把气泄掉了,然后说话。
    “我已经给你们把这件事办好了——这很容易。人们对事情反正是不大注意的。下一个希望是什么?”
    “我们要,”罗伯特慢慢地说,“要有钱,钱多得做梦也想不到。”
    “贪心!”简说。
    “正是,”沙仙突然说了一句。“但这对你们没有多大好处,只会享乐,”沙仙对自己咕噜了一声,“说吧……我不能超过做梦所能想到的,你要知道!说出来你要多少钱吧,要金币还是要纸币?”
    “要金币,谢谢你……要几百万个金币。”
    “这沙坑填满了总够了吧?”沙仙随口说了一句。
    “噢,够了!”
    “那么在我开始以前,你们赶快离开这个沙坑,要不然,你们要给活埋在里面了。”
    它把它皮包骨头的手臂伸得那么长,又那么吓人地挥动它们,孩子们连忙拼命朝大车到沙坑来的路跑去。只有安西娅还算镇静,一面跑一面还胆怯地回头叫道:“再见,我希望你的胡子明天会好些。”
    到了路上,他们回过头来看,一下子不得不把眼睛闭起来,再慢慢地一点一点睁开,因为看到的东西太耀眼了,他们的眼睛受不了。这有点像在仲夏那天正午看大太阳。因为整个沙坑都是闪闪发光的新金币,一直满到坑顶,所有崖沙燕的前门都遮住不见了。在大车盘旋而下沙坑的路边,金子像一个一个石头堆,这一大坑闪闪发光的金子全是金币。中午的太阳照在无数金币的边上,闪烁,放光,让沙坑看上去像个熔炉的大口,或者日落时你有时在天空上看到的神殿。
    孩子们张大了嘴站着,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后罗伯特停下来,从车道边上一堆金币上面捡起一个来拿着看。他把金币的两面都看了。接着他低声地,声音都变了,说:“这不是英国金币。”
    “可它是金币。”西里尔说。
    现在他们一下子全说起话来。他们大把大把地抓起金币,让它们从指缝间像水一样漏下去,金币叮叮当当落下来好听极了。起先他们完全忘了去想这些钱该怎么花,它们太好玩了。简在两大堆金币之间坐下来,罗伯特用金币往她身上堆,“就像你和爸爸到海边,他在沙滩上用报纸盖住脸睡觉,你用沙堆在他身上那样。”但是简还没给埋到一半就叫起来:“噢,住手,它们太重了!它们把我压疼了!”
    罗伯特说了声:“没事!”还是往她身上堆。

    “我跟你说,让我出来!”简叫着,被大家拉了出来,脸色煞白,有点发抖。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她说,“就像石头压在身上……或者给链子缠住。”
    “听我说,”西里尔说,“如果这些东西对我们会有点好处,我们这样对着它们目瞪口呆也毫无意思。让我们把口袋装满了去买东西吧。你们别忘了,它们过不到太阳下山以后。我真希望我们问了沙仙,为什么东西现在不再变成石头了。也许这些东西会变。我告诉你们,村里有小马和马车。”
    “你想买它们吗?”简问他。
    “不,傻话——我们租它们。然后我们去罗彻斯特买大堆大堆的东西。好,让我们每个人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吧。但这不是英国金币。它们一边有个人头,一边有个东西像桃花爱司。我告诉你们,拿它们装满你们的口袋吧,来吧。有话可以在路上说——如果你们有话一定要说。”
    西里尔坐下来开始装他的口袋。
    “你们过去作弄我,让爸爸在我的上衣上缝了九个口袋,”他说,“可现在用上了,你们看!”
    他们不看也得看。因为等到西里尔用金币装满了他的九个口袋,还用他的手绢包了一大包,再把他衬衫的胸前塞得满满的,他要站起来,却摇摇晃晃,只好连忙重新坐下。
    “扔掉一点货物吧,”罗伯特说,“你会沉船的,老兄。这都是九口袋的金币造成的。”
    西里尔也只好这么办。
    接着他们动身到村里去。路有一英里多长,而且路上灰尘实在太多,太阳像是越来越热,他们口袋里的金币也越来越沉。
    最后是简开了口:“这么多钱,我看不出我们怎样能全花掉。我们这些钱合起来足有好几千英镑。我打算在树篱里那树墩后面留下一些。然后我们直接到村里去买饼干。我知道中饭时间早过了。”她说着掏出两把金币藏到一棵老鹅耳枥树的窟窿里。“它们多么圆,多么黄澄澄啊,”她说,“你们不希望它们是姜汁饼干,可以吃吗?”
    “得了,它们不是姜汁饼干,我们也没法吃,”西里尔说。“走吧!”
    可是他们越走越觉得沉,越走越觉得累。还没到村子,树篱里已经不止一个树墩藏着些财宝。不过他们来到村子的时候,口袋里还是有一千二百个左右金币。可是他们身上虽然有那么多钱,外表看来却很平常,没有人能想到他们每个人会有两先令六便士以上的钱。热气、蓝色的炊烟在村子那些红屋顶上形成一种淡淡的烟雾。四个孩子来到第一张长椅前面就重重地一屁股坐下来。这正好是在蓝野猪客栈门口。
    大家决定由西里尔进蓝野猪客栈去买姜啤汽水,因为正如安西娅说的:“大男人进公共场所总是不错的,孩子进去不行。西里尔比我们更接近大人,因为他最大。”于是他进去了。其他人坐在太阳底下等着。
    “噢,唉呀,太热了!”罗伯特说,“狗热了伸出舌头,我不知道我们伸出舌头是不是会凉快些。”
    “我们可以试试看。”简说。
    于是他们全都把舌头伸出来,有多长伸多长,连脖子也伸直了,然而这似乎只让他们更口渴,而且让每一个走过的人觉得别扭。于是他们重新缩回他们的舌头,这时候西里尔拿着汽水回来了。
    “我只好用我准备买兔子的两先令七便士零钱付款,”他说,“他们不肯收金币找钱。我拿出一把的时候,那人只是大笑,说那是筹码。我还买了点柜台玻璃瓶里的棉花糖。还有点饼干。”
    棉花糖又软又干,饼干也很干,不过也很软,饼干是不该软的。可是有汽水,那就什么都无所谓了。
    “现在该轮到我去试一试用这些钱买点什么,”安西娅说,“我第二大。小马和马车在什么地方?”
    是在格子花客栈。安西娅从后面走进院子,因为他们都知道,小姑娘不该进公共场所。她出来了,如她所说,“很得意,但不骄傲”。
    “他说他马上就准备好,”她告诉大家,“他要一个金币,把我们送到罗彻斯特再送回来,还在那里等着我们把我们要的东西都买好。我想我做得很妥帖。”
    “我想你自以为非常聪明,”西里尔闷闷不乐地说,“你是怎么干的?”
    “我可没那么聪明,一进去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金币来,显得对钱满不在乎,”她回答说,“我只是找到一个小伙子,他拿着一块海绵和一桶水正在洗马腿。我只拿出一个金币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说:‘不知道。’他叫他的父亲。那老人家来了,他说这是一个黑桃几尼(黑桃几尼是英国1787—1799年发行的旧金币)。他问我它是不是我的,我是不是可以自己作主用它。我说:‘是的。’然后我要小马和马车,我说他如果把我们送到罗彻斯特,这金币就给他。他的名字叫克里斯平。他说:‘好的。’”
    坐在一辆小马拉的漂亮马车上,沿着漂亮的乡村大路走,这是一种新的感受,而且非常愉快(有新的感受,这种机会不是常常遇到的)。同时每个孩子一路上想着美丽的花钱计划,自然是默默的,因为他们觉得不能让客栈老板听到他们谈各自的阔气想法。老人家应他们的请求,让他们在桥边下了车。
    “如果要买马车和马,你会上哪儿去买呢?”西里尔问道,装出只是找句话来说说的样子。
    “找皮斯马什,在撒拉森人头像客栈(撒拉森人是古希腊罗马时代一个游牧民族,其头像常用作客栈招牌),”老人家马上说,“说到马,虽然我不该介绍什么人,换了我是买主,也顶多是听听别人的介绍意见罢了。不过如果你的老爸想买全套马车,在罗彻斯特这里,再没有人比他皮斯马什更靠得住,说话更实在的了,我还是得这么说。”
    “谢谢你,”西里尔说,“撒拉森人头像客栈。”
    现在孩子们开始看到一条自然法则颠倒了,像杂技演员倒竖蜻蜓那样。每一个大人会告诉你,花钱容易挣钱难。可沙仙这些钱挣来容易,花掉却不止是难,简直是不可能。罗彻斯特那些生意人一看到闪闪发亮的魔金币(他们大都称之为“洋钱”),似乎就退缩了。
    先是安西娅,她很倒霉,这天早些时候她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帽子上,于是想另买一顶。她挑了一顶很漂亮的,上面装饰着粉红色玫瑰和蓝色孔雀毛。在橱窗里标明了:“巴黎新款,三个金币。”
    “我很高兴,”她说,“因为写明了金币。金币就是金币,没写什么金币,英国新金币我们倒是没有。”
    但是等到她拿出三个金币——她的手这时候相当脏,由于她进沙坑没有先戴上手套,——店里那位穿黑绸长裙的小姐狠狠地看看她,又走过去对一位也穿黑绸长裙的年纪更大也更难看的小姐悄悄说了几句什么话,接着她们把钱还给安西娅,说它们不是通用金币。
    “这些钱是没问题的,”安西娅说,“是我自己的。”
    “我想是的,”那位小姐说,“不过它们如今不通用,我们不想收。”
    “我相信她们以为这钱是我们偷来的,”安西娅回到街上大伙儿那儿说,“如果我们戴上手套,她们就不会认为我们那么不老实了。是我的手太脏,使得她们怀疑。”
    于是她们找了一家简陋的商店,姑娘们选择了棉布手套,那种价值一先令三便士的,但等到她们拿出一个金币,老板娘用她的眼镜看看它,说她找不出。结果手套只好又从西里尔准备买兔子的两先令七便士中支付,还付了同时买的那个绿色仿鳄鱼皮钱包。
    他们又试走了附近几家店,像卖玩具和香水的,卖丝手绢和书的,卖一盒盒好看的文具和有趣照片的。但那天在罗彻斯特没有一个人肯收他们的金币。而他们这样走了一家店又一家店,人越来越脏,头发越来越乱,简在洒水车刚开过的路上还滑了一跤。他们也饿坏了,但是用他们的金币,没有人肯卖东西给他们吃。试了两家糕饼店全没用,他们实在太饿,也许是由于店里的糕饼香喷喷的缘故,于是照西里尔的建议,他们悄悄地商量好一个行动计划,孤注一掷地实行。他们迈开大步走进第三家糕饼店——毕尔糕饼店,老板的名字叫毕尔,——柜台后面的人还没来得及干涉,每一个孩子已经拿起三个一先令一个的刚出炉小面包,把三个叠在一起握在两只脏手里,在三个面包上同时大大咬了一口。他们就这样手里拿着十二个小面包,嘴里塞得满满的站在那里,豁出去了。店老板大吃一惊,走出柜台。
    “给你,”西里尔拿出进店前就准备好的一个金币,尽量清清楚楚地说,“付你的面包钱。”
    毕尔先生抓过金币,咬了咬它,的确是金的,就把它放进了口袋。
    “你们走吧,”他说,板起了脸,冷冰冰的像一支歌里唱的那个人一样。
    “可是找头。”安西娅说,她有个节约头脑。
    “找头!”店老板说,“找你的头!出去,我不叫警察来查你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你们可以认为这已经是你们的造化了!”
    在城堡公园里,这几位“百万富翁”啃完了他们那些小面包。虽然这些面包里软软的加伦子十分可口,像一种魔力那样提高了孩子们的兴致,然而想到要冒险到撒拉森人头像客栈去找皮斯马什先生打听马和马车的事,那就连最大的胆也不寒而栗了。男孩们情愿放弃这个主意,然而简向来乐观,安西娅一般说来又十分固执,她们非去不可,他们也只好乖乖地照办。
    这一伙人这会儿已经脏得无法形容,他们就这样向撒拉森人头像客栈走去。在格子花客栈已经奏效的后院进攻法在这里再次尝试。皮斯马什先生正好在后院,罗伯特用这番话开始了他的交易——
    “他们告诉我,说你有许多马和马车出售。”大家讲定这回该由罗伯特当发言人,因为书里总是先生们而不是女士们买马的,而在蓝野猪客栈西里尔已经干过一次。
    “他们告诉你的话不假,年轻人,”皮斯马什先生说。他个子瘦长,有一双非常蓝的眼睛、一张抿紧的嘴和两片薄嘴唇。
    “我们很想买些马,谢谢你。”罗伯特彬彬有礼地说。
    “我想你们可以做到。”
    “你能给几匹马让我们看看吗,谢谢你!我们好挑一挑。”
    “你在开什么玩笑?”皮斯马什先生问道,“是派你来送信的吗?”
    “我告诉你,”罗伯特说,“我们要买马和马车,有人告诉我们,说你靠得住和说话实在,但我断定他是不是弄错了。”
    “我的天!”皮斯马什先生说,“要我把整个马厩的马赶出来供阁下大人你过目吗?或者我该派人去问问主教,他是不是打算出让一两匹马呢?”
    “请吧,”罗伯特说,“如果不太麻烦的话。那你真是太好了。”
    皮斯马什先生把双手插进口袋,哈哈大笑,他们可不喜欢他的这副样子。接着他叫道:“威廉!”
    一个弯着腰的马夫出现在马厩门口。
    “来吧,威廉,到这里来看看这位小公爵!他要把所有的马全部买去。可他口袋里一个子儿也没有,我可以保证。”
    威廉用轻蔑的眼光,有兴趣地顺着他主人伸出的大拇指看过来。
    “真的?”他说。
    可是罗伯特说话了,虽然两个女孩都拉他的上衣,求他“走吧”。他说话了,非常生气,他说:“我不是一个小公爵,我也从不装作一个小公爵。至于子儿嘛,你把这个叫什么?”别人还没来得及拦住他,他已经掏出两大把闪闪发光的金币,捧起来给皮斯马什先生看。
    皮斯马什先生真看了,还用拇指和一个手指头夹起了一个金币。他咬它,简希望他会说:“我马厩里最好的马给你。”但是其他人心中更有数。然而对于就算最不抱希望的人来说,接下来仍然是当头挨了一闷棍,因为他简短地叫了一声:“威廉,把院子门关上。”
    威廉咧嘴笑着,去关上院子门。
    “再见,”罗伯特赶紧说,“不管你怎么说,我们现在不买你的马了,我希望这对你是一个教训。”他已经看见一个小边门开着,一面说一面往那边挪身子。但是皮斯马什先生挡住了他的去路。
    “别走得那么快,你这小废物!”他说,“威廉,去叫警察。”
    威廉去了。孩子们挤在一块儿,像是一群吓坏了的小羊,皮斯马什先生话不停口,一直说到警察到来。他话说了许许多多。在这许多话中,他说:“你们可是一群小坏蛋,对不对,竟拿你们这些金币来引诱老实人!”
    “这些金币是我们的。”西里尔勇敢地说。
    “噢,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当然不知道,一点不知道……噢,不知道……当然不知道!还把小姑娘也拉扯进来。好吧……如果你们乖乖地上警察局去,我可以把小姑娘们放走。”
    “我们不要给放走,”简一副英雄气概地说,“我们不跟男孩分开。钱是我们的和他们的,你这坏老头儿。”
    “你们到底打哪儿弄来的?”皮斯马什先生说,稍微软了一些,简刚才开口骂了他,男孩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软下来。简不知怎么办,默默地看了一眼其他孩子。
    “舌头丢了吗,啊?骂人倒是够快的。好,说吧!你们在哪里弄到的?”
    “在沙坑那里弄到的。”老实的简回答说。
    “又一个谎话。”皮斯马什先生说。
    “我告诉你,我们是在哪里弄到的,”简说,“那里有一个仙人……全身棕色的毛……有一双蝙蝠耳朵和一对蜗牛眼睛,它一天实现我们一个希望,全都兑现了。”
    “头脑有毛病,对不对?”皮斯马什先生压低了声音说,“你们这些小子,竟把这个可怜疯姑娘拖进你们的罪恶偷窃勾当,那就更加可耻了。”

    “她没有疯,这是真的,”安西娅说,“是有一个仙人。如果我再看见它,我要希望点什么东西给你;如果报复不算坏事,至少我会这样做——就这样!”
    “上帝保佑我,”皮斯马什先生说,“如果他们当中不是还有一个疯丫头!”
    这时候威廉回来了,脸上带着恶意的冷笑,他后面跟着一个警察。皮斯马什先生用粗哑的声音郑重地悄悄跟他讲了半天。
    “我想你是对的,”警察最后说,“不管怎么样,我把他们带走,告他们非法拥有,有待查问。上级会处理这件事的。大概会把那两个疯丫头送到疯人院,把那两个男孩送到改造所。好了,来吧,小朋友们!吵闹也没有用。你领着这两个姑娘走,皮斯马什先生,我盯住这两个男孩。”
    四个孩子又生气又吓坏了,话也说不出来,给押着走过罗彻斯特一条条街道。发怒和受辱的泪水蒙住了他们的眼睛,因此罗伯特撞到一个路人身上也没看到是谁,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唉呀,这是真的吗!噢,罗伯特少爷,你这会儿在干什么啊?”还有一个同样非常熟悉的声音说:“黑豹,我要和我的黑豹走!”
    他们撞到马莎和小宝宝身上了!
    马莎的态度令人敬佩。她对警察或者皮斯马什先生告诉她的话一个字也不肯相信,甚至当他们要罗伯特在一个拱门下面翻出他的口袋,拿出金币来的时候也一样。
    “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她说,“你们疯了,你们两个!根本没有金币——只有这可怜孩子的手,上面全是煤灰和尘土,就像个扫烟囱的。噢,我真不愿看见今天这样的事!”
    孩子们觉得马莎这样做非常仗义,尽管十分不讲道理,直到后来才记起沙仙曾经答应过,它实现的希望女仆们都看不见。因此马莎看不见这些金币,只是说了真话,自然也没说错,不过并非什么格外仗义。
    当他们来到警察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警察把他们的事情告诉警长。警长坐在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里,房间一头有个难看的东西,像儿童室的婴孩围栏,是关犯人的。罗伯特猜想这到底是牢房还是犯人给押在那里受审的地方。
    “把金币拿上来,警官。”那警长说。
    “把你们的口袋翻出来。”警察说。
    西里尔没有办法,把他的双手伸进口袋,却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接下来开始哈哈大笑——一种古怪的伤心大笑,它使人觉得更像是哭。他的几个口袋都是空的。其他孩子的口袋也一样。当然,太阳下去了,沙仙变出来的所有金币全不见了。
    “把你们的口袋翻出来,别发出那种怪声。”警长说。
    西里尔把他那些口袋翻出来,他那件外衣的九个口袋个个都翻出来了,但每一个口袋都是空的。
    “怎么回事!”警长说。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的——这些狡猾的小叫花子!他们一路走在我前面,我也一直看住他们,不要引起路人注意,不要妨碍交通。”
    “这太奇怪了。”警长沉下了脸说。
   “如果你们对这些无辜的孩子吹胡子瞪眼睛的做够了,”马莎说,“我这就租一辆私人马车送他们回到他们爸爸的公馆去。这件事你还没完,年轻人!……当你装出在他们可怜的、没办法的手里看到金币的时候,我已经告诉过你,他们根本没有金币。一个值班警察,大白天的竟不能信任自己的眼睛。至于另外一位也不能说更好,他开着撒拉森人头像客栈,他的酒喝了会怎么样他最清楚。”
    “看在老天爷份上,把他们带走吧,”警长生气地说。但是等他们离开警察局以后,警长对那警察和皮斯马什先生说,“你们现在怎么说!”这话他说了至少二十遍,跟对马莎说话时同样生气。
    马莎说到做到。她叫了一辆非常有气派的马车带他们回家,因为公共马车已经开走了。警察在场的时候,她站在孩子们旁边虽然那么高傲,但是他们一旦单独在一起,她却是那么生气,因为他们“自己瞎跑跑到罗彻斯特来了”,这一来,他们一个也不敢提起从村里用小马拉着车送他们来并且在罗彻斯特等着他们的老头儿。就这样,发了一天大财以后,孩子们毫无面子地被吩咐上床,而这一天,他们只增加了两副棉布手套,里面都脏了,因为她们用脏手戴过,还有一个仿鳄鱼皮的钱包,以及十二个一便士小面包,它们在他们的肚子里早就消化得干干净净了。
    最让他们难过的,是怕那位老人家的金币在太阳下山后会和其他金币一样消失不见,因此他们第二天特地下山,到村子里一则向他道歉没有在罗彻斯特和他再见面,同时去看看到底怎么样了。他们发现他非常友好。那金币没有消失不见,他还给它钻了个洞,把它挂在表链上。至于面包店老板拿的那个金币是不是消失不见,孩子们觉得他们管不着,这也许不老实,但又不能说完全没道理。不过这件事后来还是让安西娅感到不安,最后她偷偷寄了十二张邮票给“罗彻斯特毕尔糕饼店毕尔先生”。她在信上写道:“付十二个小面包的钱。”我希望那金币是消失不见了,因为那糕饼店老板实在凶,再说那种一便士一个的小面包,在所有真正老实的糕饼店里六便士就可以买到七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