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孩子们坐在阴暗宴会厅一张空空如也的长木桌一头。现在没有希望了。马莎已经把饭菜都端了进来,可是它们看不见也摸不着。当他们在桌边擦着手的时候,他们知道得很清楚,对于他们来说,除了桌子,什么东西也没有。
    忽然西里尔摸摸他的口袋。
    “对,噢!”他叫道。“瞧!饼干。”
    饼干自然大都碎了,不过碎了依然是饼干。三块还完好,余下是一大把碎饼干。
   “是今天早晨给我的……那女厨子……可我完全给忘了。”他一面解释,一面一丝不苟地把它们平均分成四份。
    他们高高兴兴地默默吃掉它们,虽然觉得味道有点怪,因为它们一个上午和一团焦油线、一些绿枞果和一个鞋线蜡丸一起塞在西里尔的口袋里。
    “你听我说,松鼠,”罗伯特说,“你解释房子和城堡谁看得见谁看不见等等是那么聪明,怎么饼干看得见吃得着,而所有那些面包和肉等等却看不见呢?”
    “我不知道,”西里尔想了一下,“除非因为饼干是我们原有的,我们身上的东西全没有改变。我口袋里的东西都好好的。”
    “那么,除非我们原来有羊肉,它才会是真的,”罗伯特说,“噢,我不指望我们能找到羊肉啦!”
    “我们找不到它。不过我想,如果我们能把它吃到嘴里,它就是我们的了。”
    “或者放到我们的口袋里。”简想到了饼干,说。
    “谁会把羊肉放到口袋里呢,你这牧鹅女!”西里尔说,“不过我知道怎样……至少我可以试试看!”
    他说着把脸靠在离桌面一英寸的地方,把嘴一张一合,像是在吃东西。
    “没有用的,”罗伯特大为泄气地说,“你只是……怎么?”
    西里尔得意地笑着站直身子,嘴里叼着一块方形面包。面包完全是真的。人人看见它了。不错,他咬下一口,剩下的面包不见了;但没关系,因为他知道他手里有面包,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他在手指之间又空咬一口,吃到嘴里它又变成了真的面包。接下来大家学他的样,离开看来什么也没有的桌面一英寸的地方把嘴一张一合。罗伯特吃到了一片羊肉。而……不过我想,我还是给这难看的场面披上一层纱,不要看下去了。只要这么说两句就够:他们全都吃饱了羊肉,当马莎来换盘子的时候,她说她生下来还没见过吃得这么乱七八糟的。
    幸亏布丁是素净的板油卷布丁。在回答马莎问吃什么布丁的时候,孩子们异口同声说布丁上面不要糖浆,不要果酱,也不要砂糖。“上面什么也不要,谢谢你,”他们说。马莎说:“好吧,我从来没有……不知道还会怎么!”她走了。
    接下来另一个场面我也不准备写了,因为像狗那样用嘴叼起一块块板油布丁,谁看上去都不会雅观的。
    重要的是他们吃上了中饭,现在个个觉得更有勇气对付敌人准备太阳落山前发动的进攻了。
    罗伯特作为司令,坚持爬上一个塔顶去侦察,于是大家爬了上去。现在他们可以看到城堡四周,也可以看到隔着护城河四面八方围城军队列开的营帐。当孩子们看到所有的士兵都在忙着洗刷或者磨利他们的武器,重新给他们的弓装上弦,擦亮他们的盾牌的时候,他们感到背上从上而下一阵异常不舒服的颤抖。
    大队人马沿着大路过来,一些马拉来一棵大树干。西里尔脸色发青,因为他知道这是用来做攻城槌的。
    “幸亏我们有护城河,”他说,“幸亏吊桥吊了起来——我可不知道怎么把它吊起来了。”
    “在被围困的城堡,它总是吊起来的。”
    “那么它里面应该有过士兵,对吗?”罗伯特说。“都不知道它已经被围困了多久,”西里尔阴着脸说,“也许在围城初期,勇敢的保卫者都牺牲了,粮食也吃完了,现在只活着几个无畏的幸存者——那就是我们,我们得誓死保卫这城堡。”
    “我们怎么开始呢……我是说誓死保卫城堡?”安西娅问道。
    “我们应该全副武装……然后在他们前来进攻的时候射击他们。”
    “他们通常在攻城敌人来得太近时,从上面向他们浇烧滚的铅水,”安西娅说,“爸爸在博迪阿姆城堡指给我看过把铅水浇下去的洞。在这里门楼上有些洞跟它们很相像。”
    “我觉得很高兴这只是游戏;这只是游戏,对吗?”简说。
    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孩子们在城堡里找到了许多奇怪武器,如果他们拿它们把自己武装起来,那很清楚,他们就会像西里尔说的“重装甲”了——因为这些宝剑、长矛和弩甚至对西里尔那样的大力士也太重。说到那些大弓,孩子当中根本没有一个能够把它们拉开哪怕一点点。匕首还好些,不过简巴望攻城的军队不要离得那么近要用上它们。
    “不要紧,我们可以像掷标枪那样掷它们,”西里尔说,“或者把它们扔到下面他们的头上。我说……庭院一侧有许多石块儿。我们搬一些上来怎么样?如果他们打算游护城河过来,我们用它们砸他们的脑袋。”
    于是在城门上的房间里,很快堆起了一大堆石块儿,又堆起了一大堆匕首和刀子,它们闪闪发亮,又尖又长,十分怕人。
    正当安西娅穿过庭院继续去拿石块儿的时候,她猛然间有了一个好主意。她走到马莎面前说:“我们下午茶点可以只吃饼干吗?我们正在玩围城游戏,想用饼干做军粮。请你给我把它们放到我的口袋里去吧,我的手脏。我会叫他们来拿他们的。”
    这个主意实在妙,因为大大的四把空气,马莎把它们一放进他们的口袋,它们就变成了饼干,这几个士兵就有了粮食,可以吃到太阳下山了。
    他们又搬上去几锅凉水,准备用它们代替滚烫的铅水浇攻城的敌军,看来城堡里也没有铅水。
    下午过得飞快。非常兴奋;但除了罗伯特,他们没有一个能够始终觉得这是一桩危险透顶、性命攸关的事。他们只从远处看到营帐和围城的军队,这整个事件就半是假想的游戏,半是极其逼真而又绝对安全的梦。罗伯特却只能偶尔感到这一点。
    到了差不多是吃下午茶点的时候,他们从庭院的深井里打上水,用兽角杯喝着吃饼干。西里尔坚决主张留下八块饼干,以备有人在激战中感到头晕时吃。
    正当他把储备的饼干放进一个没有门的小石柜时,一个突然的响声使他落下了三块。这是很响的激烈的吹号声。
    “你们看,这是真的,”罗伯特说,“他们要进攻了。”
    所有的人立刻冲到那些窄窗口前面去。
    “对了,”罗伯特说,“他们全都走出营帐,像蚂蚁一样动来动去。那个就是杰金,在桥头那里蹦蹦跳跳的。我希望他能看到我向他吐舌头!呸!”
    其他人脸都发青了,哪里还想到对什么人吐舌头。他们用惊讶的佩服神情看着罗伯特。

    安西娅说:“你的确是勇敢,罗伯特。”
    “没的话!”西里尔的脸现在一下子从白变红,“他一下午已经作好了表现得勇敢的准备。可我没有准备好,就这么回事。过一会儿我就要比他更勇敢。”
    “噢,天啊!”简说,“你们当中哪一个最勇敢又有什么关系?我想西里尔竟希望有个城堡,真是傻透了,我不想玩了。”
   “这不是……”罗伯特严厉地开口说,但是安西娅打断了他的话……
    “噢,对了,你得玩,”她劝简说,“这真是个非常好玩的游戏,因为他们不可能进来,就算万一进来,文明的军队总是放掉女人和孩子的。”
    “不过你能够完全,完全断定,他们是文明的军队吗?”简喘着气问,“他们好像是在古老的十八世纪。”
    “他们当然是文明的。”安西娅高兴地指着窄窗子外面。“喏,你看他们长矛上的小旗子,它们多么鲜艳啊……那司令多么神气啊!瞧,那个就是他……对吗,罗伯特?……骑着一匹灰色马的。”
    简听她的话去看,那场面几乎太漂亮了,叫人都想不到害怕。绿色的草地,白色的营帐,有三角旗的长矛闪光,盔甲闪烁,围巾和紧身短上衣色彩鲜艳——就像一幅五彩缤纷的图画。号角正在吹响,当它们换气停一停的时候,孩子们可以昕到铿锵的盔甲声和嗡嗡的人声。
    一个号手走上前,来到如今似乎比原先窄得多的护城河边,吹起了他们从未听到过的时间最长,声音最响的号角。等到嘟嘟的号声停下,和号手在一起的一个人叫道:“喂,你们里面的人!”他的叫声纯粹是对门楼里的守卫者说的。
    “喂,你们外面的人!”罗伯特马上吼叫着回答。
    “以我们国王陛下的名义,以我们公正的贵族和可信赖的司令伍尔弗里克·德·塔尔博特爵士的名义,我们要求这个城堡投降——否则焚烧杀戮,决不宽饶。你们投降否?”
    “不,”罗伯特大叫,“我们当然不投降!绝不,绝不,绝不!”
    那人叫回来:“那么你们自取灭亡。”
    “大叫万岁,”罗伯特悄悄狠狠地说,“大叫万岁!让他们看看我们不怕,同时碰响短剑,发出更大的吵声。一,二,三!万,万,万岁!再一次——万,万,万岁!”欢呼声又高又弱,但是短剑的哐哐声增加了它们的力量和深度。
    护城河对岸那个营帐发出另一声喊叫——这时候围城里感觉到进攻真正开始了。
    大城门上面的房间已经相当黑,简想起现在离太阳下山不会太远了,于是鼓起了很小一点儿勇气。
    “护城河太窄了。”安西娅说。
    “他们就算游过了河也进不了城堡。”罗伯特说。他正说这句话,听到了外面楼梯上的脚步声——很重的脚步声和钢铁的铿锵声。大家一时问屏住了呼吸。钢铁的铿锵声和脚步声继续上塔楼楼梯。这时候罗伯特悄悄跳到门口。他脱去了他的鞋子。
    “你们等在这里。”他悄悄说着,赶紧溜出去轻轻跟着那双靴子和靴刺的声音。他偷偷走进上面的房间。那人在那里——是杰金,身上滴着护城河的水。他正在摆弄一个机械,罗伯特断定那是升降吊桥用的。罗伯特忽然“砰”地一声关上门,就当杰金在里面向门扑来时,他旋转门锁上的大钥匙,把门锁上了。接着他奔下楼,跑进塔楼底下有个大窗子的小角楼。
    “我们得保卫这里!”他对跟着他的其他孩子说。他来得正是时候。又有一个人已经游了过来,手指搭在窗边上。罗伯特怎么也不知道那人怎么能从水里爬上来。但他看到了那些抓住窗边的手指。他马上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用尽力气向这些手指打下去。那人“扑通”一声落到下面护城河里去了。紧接着罗伯特冲出了小房间,把它的门“砰”地关上,叫西里尔过来帮忙,一起闩上它的大门闩。
    接着他们站在拱形的门楼里,喘着气,你看我我看你。
    简张大了嘴。
    “高兴起来,简,”罗伯特说,“反正没多少时间了。”
    上面在吱吱嘎嘎响,什么东西在“咯咯咯咯”震动。他们站着的石板地像是在颤抖。接着一声“哗啦”巨响,于是他们知道,吊桥放下去了。
    “都是那该死的杰金,”罗伯特说,“但还有那个吊闸。我几乎可以断定,它是从下面吊起来的。”
    这时候吊桥上轰轰隆隆,在马蹄和军队的践踏下发出空洞的回声。
    “上去……快!”罗伯特叫道,“让我们朝他们扔东西。”
    现在连姑娘们也觉得几乎勇敢起来了。她们很快地跟着罗伯特奔上楼,在他的指挥下,开始把石块儿扔到那些窄长窗子外面去。下面响起乱叫声,还有呻吟声。
    “噢,天啊!”安西娅说着放下她正准备扔出去的那块大石头,“我怕我们砸伤了什么人!”
    罗伯特生气地拿起这块石头。
    “就希望我们砸了他们,”他说,“我只想给他们点什么代替好好一壶滚烫的铅水。投降,哼,做梦!”
    现在响起更多的脚步。停了一下,接着响起了攻城槌惊天动地的撞击声。小房间几乎黑透了。
    “我们挺住了,”罗伯特叫道:“我们不投降!太阳一定马上就下去。听……他们在下面又叫骂了。可惜没工夫搬来更多的石块儿!来,把这些水往下面他们身上浇。当然没用,不过会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噢,天啊!”简说,“你不认为我们还是投降好吗?”
    “绝不!”罗伯特说,“如果你高兴,我们可以谈判,但绝不投降。噢,大起来我要当兵……你瞧着吧,我不当兵才怪呢。不管什么人怎么说,我不当公务员。”
    “让我们挥动手绢请求谈判吧,”简求他说,“我根本不相信今天晚上太阳会下去。”
    “先给他们浇点水——那些畜生!”好斗的罗伯特说。于是安西娅在最靠近的一个浇铅洞上面把水壶侧过来,把水浇下去。他们听到底下“哗哗”的水声。但下面似乎没有一个人感觉到。
    又在撞大门。安西娅停下来。
    “多傻啊,”罗伯特趴在地板上用一只眼睛窥探洞孔,说,“这些洞当然直通下面门楼——要在敌人进了吊闸以后才浇,现在全白费了。来,把水壶给我。”他爬到墙中央的三角窗台那里,从安西娅手里接过水壶,把水浇到箭孔外面去。
    当他开始浇水的时候,攻城槌的撞击声、敌人的脚步声、“投降吧”和“德·塔尔博特万岁”的叫喊声全都一下子停止,像一枝蜡烛突然熄灭;黑暗的小房间仿佛在旋转和颠倒……等到孩子们恢复正常,他们都已经是在他们自己的家——有个建筑师噩梦的铁皮屋顶的房子,是在前面那间大卧室里,太平无事。
    他们全都挤在窗口朝外看。护城河、营帐和围城军队全没有了——那里只有花园,蔓生着它那些大丽花、金盏花、紫苑花和迟开的玫瑰花,还有尖头的铁栏杆和静静的白色大路。
    他们个个深深吸了口气。
    “没事了!”罗伯特说,“我跟你们说过的!我说,我们并没有投降,对吗?”
    “我希望有一个城堡,你们现在高兴了吧?”西里尔问道。
    “我想我现在高兴了,”安西娅慢慢地说,“不过我想,我再也不会希望要它,我亲爱的松鼠!”
    “噢,简直了不起!”简忽然冒出一句,“我一丁点儿不害怕。”
    “噢,我要说……”西里尔刚开口,安西娅拦住了他。

    “听我说,”她说道,“我刚想到这一点,这还是第一次我们希望的东西没有使我们挨骂。连最起码的骂也没挨。楼下没有人向我们大发脾气,我们太平无事,我们过了极其快活的一天……说快活也不够准确,不过你们明白我的意思。我们现在知道了罗伯特有多么勇敢……当然,西里尔也勇敢,”她赶紧加上一句,“还有简。一个大人也没骂过我们。”
    就在这时候,房门忽然“砰”地给打开了。
    “你们该感到羞耻,”马莎的声音说,他们听声音就知道她实在非常生气,“我想你们不闯点祸就过不了日子!叫人没法在前门台阶上吸上一口新鲜空气,你们一定是把洗手水都倒在他们头上了!你们都给我去上床,全都去,想办法早晨起来变好点。去吧……别让我得跟你们说第二遍。如果我发现你们当中哪一个十分钟之内不在床上,我会让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这话!一顶新帽子,还浇了一身!”
    她不理会他们异口同声的抱歉和道歉,气呼呼地出去了。孩子们真是非常抱歉,但实在不怪他们。用水浇围城的敌人也是出于不得已,然而城堡一下子变回你的家——样样都跟着变,就是水没变,结果它竟落到什么人干净的帽子上。
    “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水没有消失。”西里尔说。
    “它为什么要消失?”罗伯特反问道,“在整个世界里水就是水。”
    “我想城堡的井就是马厩院子里的井。”简说。的确是这么回事。
    “我想,提出希望的日子总免不了闯祸,”西里尔说,“我想这真而又真。来吧,小罗伯特,我的战斗英雄。如果我们马上上床,她就不会那么生气,说不定还会拿点点心上来给我们吃。我很饿了!明天见,伙伴们。”
    “明天见。但愿城堡别在夜里再悄悄回来。”简说。
    “当然不会,”安西娅紧接着说,“不过马莎会——不是在夜里,而是在一分钟内。好了,转过去。我把你围裙带子上的结解开。”
    “伍尔弗里克·德·塔尔博特爵士会觉得丢脸吗?”简梦幻似的说,“如果他知道半数被围困的守城战士都穿着围裙?”
    “另一半穿着灯笼裤。对……会觉得大大地丢脸。站好了别动……你只把结弄得更紧。”安西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