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沙

 

 








  萨沙早就想让妈妈给他买一把打纸炮的手枪。可妈妈总是说:“你要这种枪干什么?多危险呀!”
  “这有什么危险?它打的是纸炮,又不是子弹,难道用它能打死人?”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果纸炮崩了眼睛,就会变成瞎子的。”
  “崩不着,打枪的时候我会闭上眼睛的。”
  “不行,不行。这种枪总是惹麻烦。说不定枪一响,会把别人吓着。”妈妈对他说。
  结果妈妈还是没有给萨沙买手枪。
  萨沙有两个大姐姐,一个叫玛琳娜,一个叫伊拉。他看妈妈不理他,便去求她们:“亲爱的好姐姐,我太想要手枪了,你们就给我买一支吧。我一定听你们的话。”
  “萨沙,你真是一个小滑头!”玛琳娜说,“要东西的时候你说的话可好听了,左一个亲爱的,右一个亲爱的,可等妈妈一不在家,你就谁的话也不听了。”
  “不,我听话,我听你们的话!不信你们考验我,我准乖极了。”
  “好吧,”伊拉说,“我和玛琳娜再商量商量,如果你保证听话,我们也许会给你买一支。”
  “我保证!只要给我买来手枪,我什么都保证!”
  第二天,姐姐们送给萨沙一支手枪和—盒纸炮。
  新手枪亮闪闪的,纸炮也不少,大约一百个,打上一天也打不完。
  萨沙高兴地在屋里跑来跑去,把手枪贴在胸前一个劲儿地亲它,嘴里还说个不停:“心爱的手枪,我多么爱你呀!”
  他在枪上刻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开始打纸炮了。过了半小时,屋里弥漫着青烟,充满了刺鼻的火药味。
  “别打了!”伊拉终于开口了,“枪一响,我就打哆嗦。”
  “胆小鬼!”萨沙说,“女的都是胆小鬼!”
  “等我们把你的手枪没收了,你就不会叫我们胆小鬼了。”玛琳娜警告他说。
  “那我到院子里去吓唬小孩。”
  他跑到院子里,一个小孩也没看见。于是他跑到大门外,正好一位老大娘走过来。萨沙等她走近,“砰” 的就是一枪!老大娘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动了。过了一会儿她才说出话来:“啊呀,你可把我吓坏了!你是不是打了一枪?”
  “没打呀!”萨沙边说边把手枪往背后藏。
  “怎么,你以为我没有看见你手里的枪吗?你这个孩子还挺会撒谎,不害臊吗?我要去派出所告你。”
  她把萨沙吓唬一通,然后过了马路,走进胡同不见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萨沙害怕了,“那老大娘可能真的到派出所去了。”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家。
  “看你喘得那个样子,是不是后面有狼追你?”伊拉问他。
  “没什么。”
  “不象,你还是说了吧。一看就知道你惹出乱子来了。”
  “我没有……,我就是……把一个老大娘吓坏了。”
  “哪个老大娘?”
  “管她是哪个呢,普通的一个老太太呗。她正在街上走着,我就放了一枪。”
  “你干吗要打人家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看见来了一位老奶奶,心想打一枪吧,于是就打了。”
  “后来她怎么了?”
  “没什么,她到派出所告状去了。”
  “你看,你说你一定要听话,可还是捅漏子了吧?”
  “干嘛怪我呀!谁让老太太的胆子那么小。”
  “等民警来了,他会让你尝尝厉害的。看你以后还吓不吓人了。”伊拉严厉地说。
  “他根本不知道我住在哪儿,叫什么名字,怎么能找到我?”
  “你放心,会找到你的。民警什么都知道。”
  萨沙在家里呆了整整一个钟头,不时地望望窗外,看看民警来了没有。他渐渐放心了,又快活起来,“老奶奶准是想吓唬我,不让我淘气。”说完他就去掏口袋,想拿心爱的手枪再打两下。但是,口袋里只有装纸炮的小盒,手枪却不见了。他又摸了摸另一个口袋,里面也是空的。他急忙在屋子里找起来,桌子和沙发底下都找遍了,手枪却无影无踪了。
  萨沙伤心极了,哭着说:“我还没玩够呢,手枪就丢了。多好的手枪呀!”
  “你是不是把枪丢在院子里了?”伊拉问他。
  萨沙想:“可能丢在大门口了。”他立刻跑到街上,可是在大门口也没有找到手枪。
  萨沙懊丧极了:“手枪一定让别人捡走了。”正在这时,他突然看见一位民警从对面的胡同里走出来,急急忙忙地穿过马路,就朝萨沙住的楼走来了。这可把萨沙吓坏了,心想,老太太真的告了他一状,民警来找他了。于是他拼命地向家跑去。
  玛琳娜和伊拉见他回来,急忙问:“怎么样,找到了吗?”

    萨沙悄悄地说:“快别说了,民警来了!”
  “到谁家?”
  “到咱们家来了。”
  “你在什么地方看见的?”
  “在街上。”
  玛琳娜和伊拉拿他开起心来了:“哎哟,你这个胆小鬼!看见一位民警就吓成这个样子。民警也许是到别人家去。”
  萨沙装出勇敢的样子说:“我才不怕他呢!民警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电铃响了。玛琳娜和伊拉跑去开门。萨沙把头伸到过道里低声说:“别给他开门!”但玛琳娜已经把门打开了。一位民警站在门口,制服上的扣子闪闪发亮。萨沙吱溜一下钻到了沙发底下。
  “姑娘们,请问六号房间在什么地方?”传来民警的声音。
  伊拉回答说:“不在这里,我们这里是一号,六号房间在院子里靠右边的那个门。”
  “院子里靠右边的门。”民警重复了一遍。
  “是的。”
  萨沙一看民警不是来找他的,正准备从沙发底下钻出来,就听见民警又开口了:“顺便问一下,有个叫萨沙的男孩子是不是住在这里?”
  伊拉说:“是的。”
  “我正要找他呢!”民警说着就进屋了。
  玛琳娜和伊拉也跟着走进来,却发现萨沙不见了。
  玛琳娜弯腰看了看沙发底下,只见萨沙正举起拳头示意,警告她不许出卖他。
  “你们的萨沙到哪儿去了?”民警问。
  两个姐姐替萨沙担心极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后来玛琳娜说:“您知道,他不在家。您知道,他出去玩了。”
  伊拉赶紧问民警:“您知道了他的什么事吗?”
  民警回答说:“你问我知道什么吗?我知道他叫萨沙,还知道他曾有—把新手枪,可现在却没有了。”
  萨沙心里想:“民警真的什么都知道。”
  由于太紧张,他的鼻子里痒痒起来,猛地打了一个大嚏喷。民警十分奇怪,问道:“谁在那儿?”
  “那是……那是我们家的小狗。”玛琳娜只好撒了个谎。
  “它钻到沙发底下干什么?”
  玛琳娜只好继续撒谎,“我们家的小狗总是在沙发底下睡觉。”
  “它叫什么名字?”
  “叫……叫勃比克。”玛琳娜瞎说了一个狗名,羞得满脸通红。
  “勃比克!勃比克!嘘——!”民警吹了一声口哨,“它怎么不出来?嘘——!嘘——!你瞧,它还不想出来。这狗怎么样?什么种的?”
  “嗯……”玛琳娜吞吞吐吐地半天也答不上来,“它……它是一条好狗……是长毛狐狗。”
  “嗬,这可是出色的狗!”民警高兴地说:“我见过这种狗,它的脸上长满了毛。”他弯下腰往沙发底下一瞧,萨沙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民警。民警惊讶地吹了声口哨,说:“哎哟,原来是这么一条狐狗呀!你干什么要钻到沙发底下?出来吧,反正你是跑不掉了。”
  “我不出来。”萨沙说。
  “为什么?”
  “你会把我带到派出所去!”
  “我为什么要带你上那儿去?”
  “因为那个老太太呗!”
  “哪个老太太?”
  “就是被我打枪吓坏了的那个老太太。”
  “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民警看了看萨沙的两个姐姐。
  伊拉解释说:“他在街上玩打枪,恰好一个老奶奶走过来,被他的枪声吓坏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民警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亮闪闪的新手枪问:“那这把手枪就是他的了?”
  “没错,是他的!”伊拉高兴地说,“这是我和玛琳娜送给他的,他却弄丢了。您在哪里找到的?”
  “在院子里捡到的,就在你们家门口。现在你该说实话了吧,为什么要吓唬老奶奶?”民警弯下腰问萨沙。

    萨沙在沙发底下回答说:“我不小心……”
  “不对吧?!从你眼睛里我就可以看出你讲的不是真话,你如果讲实话,我就把枪还给你。”
  “我要是说了实话,会受到什么处分?”
  “什么处分也不会有,我把枪还给你就完了。”
  “您不会把我带到派出所去吗?”
  “不会的。”
  “我本来不想吓唬老奶奶,我只是想试试,她会不会吓一跳。”
  “朋友,这可就不好了。我本来应该把你带走,但有什么办法?既然我已经答应不把你带走,就应该说话算话。只是你要记住,下次可不能再惹事了,不然,我真的要把你带走。行啦,出来吧,把手枪拿去。”
  “等您走了我再爬出来。”
  民警微笑了一下,说:“你这孩子真机灵!好,我走了。”
  他把手枪放到沙发上就出去了。玛琳娜陪他到六号房间去。萨沙从沙发底下爬出来了。一看就高声叫起来:“我的宝贝又回来了!”然后他抚摩着手枪说:“我真不明白,民警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
  伊拉指着手枪说:“是你自己把名字刻到枪上的。”
  这时玛琳娜回来了,大声责备着萨沙,“你这个胆小鬼!都是因为你,我才对民警撒谎的,我都快羞死了!你要是再惹麻须,我决不会护着你了!”
  “我再也不去捅漏子了。现在我知道了,不能吓唬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