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

 

 








  巴甫利克带着科季卡到河边钓鱼。这天他们真不走运,鱼根本就不上钩。在回家的路上,他们钻到集体农庄的菜地里摘了满口袋黄瓜。看园子的老爷爷发现他们,吹起了哨子,两个人撒腿就跑。巴甫利克怕回家挨妈妈批评,就把自己摘的黄瓜全都给了科季卡。
  科季卡高高兴兴地回到家,—进门就对妈妈说:“妈妈,我给你带回好多黄瓜。”
  妈妈看见他口袋里塞满了黄瓜,怀里也揣着黄瓜,手里还拿着两大根,就问:“你从哪里拿来的?”
  “从菜园子里。”
  “从哪个菜园子里?”
  “就是河边那个集体农庄的菜园子。”
  “谁让你拿的?”
  “我自己摘的。”
  “啊,原来是偷来的?!”
  “不,不是偷的,就是……巴甫利克摘了,我就跟着摘了。”说完,科季卡就从口袋里往外掏黄瓜。
  妈妈却对他说:“等等,等等,你先别忙着往外掏黄瓜。”
  “为什么?”
  “你马上把黄瓜送回去。”
  “你让我往哪儿送呢?原来它们长在黄瓜秧上,现在让我摘下来了,还怎么能再长上呢?”
  “没关系,你就把它们放到菜畦上,在哪儿摘的就放在哪儿。”
  “算了,我把黄瓜扔了吧。”
  “不行,不能扔。黄瓜不是你种的,所以你也不能扔。”
  科季卡哭着说:“那儿有看菜园子的。他朝我们吹哨子,我们溜掉了。”
  “你看看自己干的事吧!假如他把你们抓住了呢?”
  “那是一个老爷爷,他追不上我们。”
  “你不嫌害臊吗?”妈妈生气地对他说,“丢了黄瓜,老爷爷要负责任的。让老爷爷受批评好吗?”
  妈妈拿起黄瓜往科季卡的口袋里塞。科季卡又哭又喊:“我不去,老爷爷有枪,他会开枪把我打死的。”
  “那就让他打吧!我没了儿子也比有个当小偷的儿子强。”
  “好妈妈,你就和我一起去一趟吧。你看外面多黑,我害伯呀!”
  “摘黄瓜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怕呢?”妈妈把剩下的黄瓜塞到科季卡手里,然后把他领到院子里对他说:“要么你去送黄瓜,要么你就别回家,我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科季卡慢腾腾地转身走了。
  天完全黑了。科季卡一边走一边琢磨着:“干脆把黄瓜扔到沟里算了,回家就说送回去了。”他回头看了看,刚要扔,忽然又想:“不行,还是送去吧。不然叫人发现了,老爷爷还得挨批评。”
  他在街上边走边哭,心里害怕极了。
  “还是巴甫利克走运。”科季卡想,“他把黄瓜都塞给我了,自己却呆在家里没事儿,他倒用不着提心吊胆了。”
  科季卡出了村,向菜园子走去。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他心里害怕,不知怎么就来到了菜园,站在草棚面前,越哭越厉害。老爷爷听到哭声走出来问他:“你为什么哭呀?”
  “老爷爷,我送黄瓜来了。”
  “什么黄瓜?”
  “就是我和巴甫利克摘的黄瓜,妈妈让我把它们都送回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老爷爷惊讶地说,“我一个劲儿地吹哨子,你们还是把黄瓜摘跑了,这可不好啊!”
  “巴甫利克摘了,我也跟着他摘,后来,他把自己摘的黄瓜都给了我。”
  “可不能什么事情都向巴甫利克学。你自己也该懂事了。以后可别再这么干了。把黄瓜放下就赶快回家去吧。”
  科季卡掏出黄瓜放到地上。
  老爷爷问他:“掏完了没有?”
  “没有……少了一根黄瓜。”科季卡说完又哭起来了。
  “怎么少一根呢?放到哪儿去了?”
  “老爷爷,我把它吃了。这该怎么办呢?”
  “这有什么,吃了就吃了吧。祝你健康。”
  “老爷爷,你会不会因为少了一根黄瓜挨批评呢?”
  老爷爷微笑着说:“哪能呢!少了一根黄瓜不要紧,如果你不把这些黄瓜送回来,那可不一样了。”
  科季卡朝家跑去,忽然他又站住,回过头喊:“老爷爷,老爷爷!”
  “还有什么事啊?”
  “我吃的那根黄瓜算不算偷的?”
  “嗬,这可让我怎么说呢?!”老爷爷说:“就算不是偷的吧。”
  “那怎么行呢?”
  “就算老爷爷送给你的。”
  “谢谢老爷爷,我走了。”
  “去吧,好孩子。”
  科季卡飞快地越过菜地,跳过河沟,跑过小桥,然后轻松愉快地,不慌不忙地穿过村子回到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