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天鹅

 

 






那天夜里,雌天鹅觉得她听到了小天鹅用嘴啄蛋壳的声音。就在破晓前的那一小时,她确切地感觉到胸下有一阵轻微的动静,似乎有一个小身子正在那里扭动着。可能这些蛋终于被孵成小天鹅了。蛋壳当然是不能扭动的,所以雌天鹅断定她身子下面的已经不再是蛋了。她静静地端坐着,在那里倾听着,期待着。雄天鹅在附近游着,时刻观察着。
一只被封在蛋壳里的小天鹅得经过好长一段艰苦的时间才能钻出来。它永远也不会出世,如果大自然没把这两样重要的东西赋予它的话:一是有力的颈部肌肉,一是它的嘴尖上的小尖牙。这牙很尖利,小天鹅用它就可以在蛋的硬壳上啄出一个洞。一旦洞被啄出,其余的事儿就容易多了。小天鹅现在能呼吸了;它只需不断地挣扎,直到挣得自由为止。
雄天鹅现在随时都渴望着当爸爸。这个做父亲的念头让他的心里泛起了一种诗意和自豪感。他开始对他的妻子演说了。
“当我在这儿像天鹅般优雅地滑翔时,”他说,“大地正沐浴在神奇而又美妙的辉光之中。现在,慢慢地,黎明之光在我们的天空中出现了。晨雾低低地悬挂在池塘的上空。当我像天鹅般优雅地滑翔的时候,当蛋被孵成的时候,当小天鹅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雾气像水壶里的蒸汽一般,正在渐渐地升腾。我在滑翔呀滑翔。天光渐亮。空气转暖。雾气渐消。我在滑翔呀,我在滑翔,优雅得如同天鹅一样。鸟儿唱起了他们的晨曲。呱噪了整夜的青蛙现在闭起嘴静默起来。而我还在不断地滑翔,像一只天鹅一样。”
“你当然滑翔得像一只天鹅一样了,”他的妻子说,“此外你还能像什么?你不能滑翔得像只麋鹿一样,对吧?”①
“是的,不能。这话可真对。谢谢你纠正我,我亲爱的。”他的伴侣给他的常识性提醒让他大吃一惊。他喜欢在讲话时使用新奇的措辞和文雅的语言,也喜欢想象着自己像天鹅一般滑翔。他现在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多滑翔少说话为妙。
整个早晨,天鹅们都在听着啄蛋壳的声音。每过一会儿,她就感到身下的窝里有些什么在扭动。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些蛋那么多天,那么多天以来都是那么安静——共有三十五天——可现在他们终于焕发了生机。她知道这时候最好还是坐着别动。
下午晚些时候,雌天鹅的耐心得到了回报。她往身下望去,在那儿,推开她的羽毛钻出来的,是一个小脑袋——她的第一个小宝宝,第一只小天鹅。那是个软绵绵毛茸茸的小东西。它是灰色的,和它的父母不同。它的腿和脚是芥末色的。它的眼睛很亮。它用站得还不太稳的小腿儿跌跌撞撞地走到妈妈的身边,四处打量着这个它第一次亲眼见到的世界。它的妈妈轻柔地对它说起话来,能听到她的声音,它很高兴。在蛋壳里禁锢了这么久之后,它也很高兴能呼吸到新鲜空气。
一整天里一直在专心观察着的雄天鹅,看到了这个露出来的小脑袋。他的心狂跳起来。“一只小天鹅!”他大叫,“一只小天鹅出世了!我是父亲了,拥有了父亲该有的全部快乐义务和可怕责任啦。噢,我那快乐的小儿子,当池塘静谧而又安详地躺在下午那长久的阳光里的时候,在晴朗的天空下面,能看到在你妈妈胸口的羽毛的保护下窥视着四周的你的脸庞,这有多么美妙呀!”
“你凭什么认为它是个儿子?”他的妻子问,“你知道,它是个女儿。不管怎么说,它都是一只小天鹅,而且活得很健康。我还能感觉到身下的其他几只呢。可能我们会顺利地把它们孵出来。我们甚至可能把五只都孵出来。明天我们就知道了。”
“我相信我们绝对能成功。”雄天鹅说。
第二天一早,萨姆·比弗就起了床,那时爸爸还睡着呢。萨姆穿好衣服,在炉子里点上了火。他煎了几条腌肉,烤了两片面包,倒了杯牛奶,然后就坐下吃早餐了。吃罢饭,他找出铅笔和纸,写了个便条:
我去散步,午饭时回来。
萨姆把这便条放到爸爸能找到的地方;接着他带上他的野外望远镜②和罗盘,又把他的猎刀别在腰带上,然后才动身穿越森林和沼泽,往天鹅们所在的那个池塘跋涉。
肩上挂着野外望远镜的他,小心地靠近了池塘。那时才刚过七点;太阳还不那么刺眼,空气中仍有股寒意。清晨的气息真叫人心醉呀。他来到他那根木头旁边,坐下来,开始调野外望远镜的焦距。从野外望远镜里看去,那个天鹅窝离这里似乎只有几步远。她正牢牢地坐着,身子一动没动。雄天鹅就在附近。这两只鸟儿都在倾听和期待着。两只鸟儿也看到了萨姆,但他们对他的出现并不介意——实际上,他们还相当高兴。不过,他们对那野外望远镜却感到很惊奇。
“这个男孩儿今天似乎长了一双很大的眼睛,”雄天鹅低语,“他的眼睛太庞大了。”
“我认为那双大眼睛其实是一副野外望远镜的,”雌天鹅回答,“我说不准,不过我猜当一个人从野外望远镜里往外看的时候,看到的一切都会变得更近更大。”
“这个男孩子的野外望远镜能让我变得甚至比平时更高大吗?”雄天鹅渴切地问。
“我想是这样的。”雌天鹅说。
“噢,妙呀,我喜欢这样,”雄天鹅说,“我太喜欢了。可能这个男孩子的野外望远镜不但会令我变得比平时高大,甚至还能让我变得比平时更优雅呢。你怎么看?”
“也许吧,”他的妻子说,“不过那不太可能。你还是不要变得太优雅的好——那可能会让你头脑发热的。你本来就是一只自负的鸟儿。”
“所有的天鹅都自负,”雄天鹅说,“天鹅们有资格自傲,至于优雅嘛——那正是天鹅们该追求的。”
萨姆听不出天鹅们说的都是什么;他仅仅知道他们正在交谈而已,可光是听着他们的声音,他就热血沸腾了。能在野外和这两只大鸟在一起,他的心里非常满足。他简直幸福到了极点。
上午十点左右,太阳升到半空里的时候,萨姆又举起他的野外望远镜,对准天鹅窝看去。他终于看到了他一直渴望见到的东西:一个小脑袋,一个小号手天鹅的脑袋,从它妈妈的羽毛中钻了出来。这个小家伙爬到了窝边上。萨姆能看清它的灰脑袋灰脖子,它的长着绒毛的小身体,它的黄腿和可以用来游泳的蹼足。不久,另一只小天鹅也出来了。然后是另一只。这时那第一只为了取暖又跑回到妈妈的羽毛里面去了。另一只想爬到妈妈的背上,可妈妈的羽毛太光滑了,它没抓牢滑了下来,只好靠在妈妈的身边。雌天鹅仍是坐在那里,欣赏着她的小宝宝,看着他们学习使用他们的腿。
一小时过去了。一只比其他的更胆大的小天鹅离开了窝,颤颤巍巍地在小岛的岸边一圈圈溜达起来。这时,天鹅妈妈站了起来。她觉得现在该领孩子们下水了。
“过来!”她说,“呆在一起!注意看我怎么做。然后你们也照着去做。游泳很容易学的。”
“一、二、三、四、五,”萨姆数着,“一、二、三、四、五。五只小天鹅,这就像我还活着一样可以肯定!”
当雄天鹅看到他的孩子们靠近水边的时候,感到自己必须做得像个父亲一样才行。他开始演说了。
“欢迎到池塘和与之比邻的沼泽来!”他说,“欢迎到这个包括了静寂的池塘,壮美的沼泽,还有未被破坏过的野生世界里来!欢迎到阳光和阴影里来,到风和雨里来;欢迎到水中来!水对天鹅来说是种很特别的环境,就象你们不久将发现的那样。对一只天鹅来说,游泳也根本不是问题。欢迎到危险中来,你们必须时刻警惕 ——要提防那长着尖牙走路鬼鬼祟祟的坏透了的狐狸,还有从水下游向你并试图抓住你的腿的水獭,想趁着黑夜和阴影的掩护伤害你的臭鼬,嚎叫着想伤害你的比狐狸大得多的郊狼。小心躺在池塘底部的小铅弹,那是从猎人的枪里射出来的。别吃它们——它们能毒死你!要警觉,强壮,勇敢,优雅,永远跟随着我!我先走,你们排成一行跟着,深爱着你们的妈妈就在你们的后头。下水时要安静,充满信心!”
演说终于结束了,天鹅妈妈很高兴。她跨进水里,招呼她的孩子们过来。小天鹅们对水看了一眼,然后摇晃着走上前去,跳进水里浮了起来。在水里的感觉很好。游泳很简单——没什么难的。水很好喝。每个孩子都喝了一大口。他们快乐的父亲在他们的头顶弯着他那优美的长脖子保护着他们。然后他慢慢地出发了,身后跟着排成一行的小天鹅。他们的妈妈跟在最后面。
“多好看呀!”萨姆自语,“好看死了!七只号手天鹅排成一行,其中的五只还是刚出蛋壳的。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虽然在那根木头上坐了这么久,身子都坐硬了,可他却几乎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像所有的父亲一样,雄天鹅也想把他的孩子向某人炫耀一番。于是他领着小天鹅往萨姆这边来。他们都走出水面站到了这个男孩的面前——只除了天鹅妈妈。她留在了后面。
“吭—嗬!”雄天鹅说。
“你好!”萨姆说,他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因此紧张得气都不敢喘了。
第一只小天鹅望着萨姆说:“哔。”第二只小天鹅望着萨姆说:“哔。”第三只小天鹅用同样的方式对萨姆打招呼。第四只也是。第五只小天鹅则完全不同。他张开了嘴,可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拼命地想说“哔”,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情急之下,他伸出他的小脖子,叼住萨姆的一只鞋带,把它拉了起来。他使劲地拽了一会儿。鞋带松开了。然后他才松开了嘴。这也算是一种问候吧。萨姆咧开嘴笑了。
雄天鹅现在有些担心了。他把白色的长脖子弯到小天鹅和男孩之间,领着孩子们回到水里去找他们的妈妈。
“跟我来!”雄天鹅说。他带着他们离开了,一副神气十足,骄傲得不得了的样子。
当天鹅妈妈觉得她的孩子们在水里游得够久了,再呆下去可能会着凉的时候,她便跨上沙岸,蹲下来招呼他们。他们很快地跟着她离开池塘,钻到妈妈的羽毛下取暖。片刻之间,一只小天鹅也看不见了。
到了下午,萨姆才起身往营地走,满脑子还想着他刚才所见的一切。第二天,他和他的爸爸听到了天空中响起的矬子的飞机声,看到了正在飞过来的飞机。他们拎起了他们的行李袋。“再见,营地!秋天再见!”比弗先生说着,关上了营地的门,还拍了拍它。他和萨姆爬上飞机,很快地飞上了天,往他们蒙大拿家乡的方向去了。比弗先生并不知道他的儿子看到了一只成功地孵出了她的小天鹅的号手天鹅。萨姆把这秘密留给了他自己。
“即使我活到一百岁,”萨姆想,“我也永远不会忘记让自己的鞋带被一只小天鹅解开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萨姆和他的父亲回到他们在牧场的家时已经很晚了,但尽管如此,萨姆在睡觉前还是拿出了他的日记本。他写道:
有了五只小天鹅。他们都是棕灰色的,看起来有点儿脏,不过很可爱。他们的腿是黄的,就像芥末的颜色一样。那个年纪大的雄天鹅把他们一直带到了我面前。我没料到这一点,不过我还是保持了镇静。四只天鹅宝宝说“哔”。第五只也想说,可他说不出声来。他叼住了我的鞋带,好象它是个小虫子一样,他叼着它使劲儿一拉,把它解开了。我想知道,长大以后我会是什么样子?
他关上灯,把被单拉过头顶,想着自己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渐渐地睡着了。③

----------------------------------

注释
①麋鹿(moose ):也称驼鹿,一种有蹄的哺乳动物,最早发现于北美洲北部和欧亚大陆的森林中,雄鹿有大的掌状鹿角。
②野外望远镜(field glasses ):一种野外用的不带棱镜的便携式双筒望远镜,常用来在户外观察远处的物体。
③从这一章起,我们就可以领略到雄天鹅那“滔滔如江河之水”般的风采了。为了翻译他的话,我真是“屈心立雪”——没少在冬天犯愁呀。即使如此,可能还会有很多翻译不对的地方,因为我连简单的英文都不大懂,更何况这么难的——到时候请朋友根据我附上的原文指正吧。雄天鹅喜欢说“雅词”,就像网上某些以自做古诗为生的遗少一样,张口闭口似乎全有来历,听起来既吓人又好笑,尽管其中也会有些抄来的精彩词句,只可惜都错乱(即安错地方)了。也就因此,雄天鹅的那些“玄妙”对话才格外的不好译,我只能尽量根据我理解的原文让它们显得时而可笑,时而奔放,时而充满哲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