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救援

 

 






路易斯喜欢睡在这个湖上。夜里,吹过熄灯号后,他就摇摇摆摆地走上船坞附近的沙滩。他在那里摘下他的石板,石笔,小号,把它们藏到灌木丛里。然后,他跳到了水里。刚一浮起来,他就把头塞到了翅膀下面。他打了一个盹儿,想着家和他的父母。然后他又想到了塞蕾娜——她是多么的美而他又是多么的爱她。他很快就睡着了。天刚破晓,他就游到岸边,简单地吃了点水生植物当早餐。然后他挂上他那些东西,爬到那块平坦的岩石上,吹起了起床号。男孩子们听到了这号声,就都爬起来冲向船坞,开始了早餐前的游泳。
晚饭后营员们常常打排球。路易斯喜爱这项运动。他不能象那些男孩们跳得一样快,但他能用他的长脖子远远地够到球,把球顶到空中并击过网。很难让路易斯接漏一个球——他差不多能把每个来球都顶回去。当男孩们在比赛开始前挑选运动员时,路易斯总是第一个被选中。
男孩们喜欢安大略的夏令营生活。他们学习怎样怎么划独木舟。他们学习游泳。萨姆·比弗领他们去大自然远足,教他们静静地坐在一根大木头上观察野生动物和鸟类。他教他们怎样才能几乎不出声地在森林中行走。萨姆领他们去看在溪边的一个洞里的翠鸟窝。他带他们去看鹧鸪和她的孩子们。当男孩们听到一串轻柔的“可 —可—可—可”声时,萨姆告诉他们说他们刚才听到的是拉锯枭①的叫声,它是最小的猫头鹰,并不比一个成人的巴掌大多少。有时全营的人会在半夜被一只山猫的尖叫吵醒。整个夏天还没人亲眼见过一只山猫呢,可它的尖叫却总能在夜里听到。
一天早上,在和阿普尔盖特·斯金纳打网球时,萨姆听到了一种叮当声。他朝身后看去,发现了一只正从森林中走出的臭鼬。这只臭鼬的头卡到一个罐头盒子里去了;所以他看不到自己身在何处了。他老是撞上树木和岩石,那罐头盒子也就跟着叮当,叮当,叮当地响个不停。
“这只臭鼬有麻烦了,”萨姆说着,放下他的球拍。“他本来一直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吃的。可是却不小心把头钻到了空罐头盒里,现在他拔不出来了。”
营地里来了一只臭鼬的消息很快就被传开了。男孩子们都跑过来看热闹。布里克先生警告他们别靠得太近——臭鼬也许会放臭气薰他们的。于是男孩们只好在周围蹦着高儿,让自己和臭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还捏住了他们的鼻子。
最难的是怎样才能既把那个罐头盒子从臭鼬头上拉下来又不会被臭气袭击。
“他现在需要帮助,”萨姆说,“如果我们不能把罐头盒子拽下来,那只臭鼬就会活活饿死的。”
所有的男孩子们都发表了各自的意见。
一个男孩说他们应该打造一副弓箭,然后在箭上系一根绳子,朝那罐头盒子射上一箭。等他们射中后,他们就去拉那根绳子,罐头盒子就能离开臭鼬的头了。大家都没把这个意见放在心上——它听起来太麻烦了。
另一个男孩建议让两个男孩爬到树上去,再让一个男孩用双手抓住另一个男孩的双脚把他倒挂下去,等到这只臭鼬走到那棵树下,挂在那里的男孩就可以伸手把罐头盒子拉下来,这样一来,即使臭鼬放臭气,也薰不到那个男孩,因为他正在空中悬着呢。这个建议也没人太在意。布里克先生根本不赞同这个主意。他说这个想法太不合实际,再说他也不允许这么干。
又一个男孩子建议说他们该找块木头来,把它抹上胶水,当这只臭鼬撞到那块木头上时,那个罐头盒子就会被木头粘下来。更没人赞许这个建议。布里克先生根本不赞同这主意。他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胶水。
在大家纷纷献计的时候,萨姆·比弗悄悄地向他的帐篷走去。几分钟后他带着一根长竿和一段钓线走了回来。他把钓线的一头栓在竿上。接着他又在钓线的另一头打了个活结,做成一个套索。然后他爬到帐篷顶上,同时要求别的男孩们别离那只臭鼬太近。
这段时间里,这只臭鼬一直在到处乱闯,在各种东西上瞎撞。真是一副可怜相。
萨姆握着他的竿子,耐心地在篷顶等。他看上去就像个等鱼咬钩的渔夫。当这只臭鼬闯到帐篷附近时,萨姆探出身子,把套索垂到臭鼬面前,让它套到那个罐头盒子上,然后再猛地一拉。套索收紧了,罐头盒子被拽了下来。罐头盒子刚被拉下,臭鼬就转身放起臭气来——正好冲着布里克先生,他忙往后跳,却被绊了个大跟斗。所有的男孩子都在周围捏着鼻子蹦起来。臭鼬跑进了森林。布里克先生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空气中有种特别浓的臭味儿。布里克先生也闻到了。
“恭喜你,萨姆!”布里克先生说,“你救了一只野兽,又给夏令营增添了一种美妙的野兽气息。我相信我们都会久久地记住这一臭气薰天的事件的。我想不出我们怎么能一下子忘记它。”
“吭—嗬!”路易斯举起他的小号吹起来。湖上荡起了回声。空中仍然有臭鼬散出的强烈麝香味。男孩们还在捏着鼻子蹦个不停。他们中的一些人捂住肚子在那里假装呕吐。这时布里克先生宣布该去晨游了。
“游泳能冲去这气味,”他说着,走向他的小屋,去换衣服了。
每天午饭后,营员们都要回他们的帐篷里休息一段时间。这时,有些人在读书。有些人在给家里写信,告诉他们父母这里的食物有多糟。有些人则只是躺在他们的儿童床上相互交谈。在一个午休时间里,和阿普尔盖特住在一个帐篷里的男孩们开始拿他的名字开玩笑了。
“阿普尔盖特·斯金纳,”一个男孩说,“阿普尔盖特,你从哪儿弄了一个这么发疯的名字?”
“我父母给我起的。”阿普尔盖特回答。
“我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意思了,”另一个男孩说,“酸苹果盖特。酸苹果盖特·斯金纳。”男孩子们听到这里都大叫起来,唱歌似的重复道:“酸苹果盖特,酸苹果盖特,酸苹果盖特。”
“安静!”帐篷长吼道。
“我觉得这一点儿也不好玩。”阿普尔盖特说。
“他的名字不叫酸苹果盖特,”另一个男孩低语,“他的名字叫生虫子的苹果盖特。生虫子的苹果—盖特·斯金纳。”孩子们用尖声大笑来欢迎这个暗示。
“安静!”帐篷长咆哮起来,“我要这帐篷里保持安静。别去惹阿普尔盖特!”
“别去惹烂苹果盖特!”另一个男孩低语。有几个男孩子把他们的枕头拉到头上,以免别人听到他们的偷笑声。②
阿普尔盖特很伤心。休息时间过后,他漫无目的地来到了码头那里。他不喜欢被别人取笑,因此他想做些什么来报复一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就把一艘独木舟推到水里,把它划进了湖,朝一英里外的对岸驶去。没人注意到他。
阿普尔盖特并没有单独划独木舟外出的资格。他没有通过他的游泳测验。他也没有通过他的划独木舟测验。他正在违犯营规。当他离岸四分之一英里,到了水深的地方时,风越刮越猛了。浪高了起来。独木舟难以控制了。阿普尔盖特害怕了。突然,一个大浪把独木舟打得转了起来。阿普尔盖特拼命地靠在他的桨上。他的手一滑,身体失去了平衡。独木舟翻了过去。阿普尔盖特落水了。他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变得非常沉重。他的鞋把他往水里拽,他几乎不能让他的头伸到水面上了。他不去抱住独木舟,反而往岸边游去——这么做可真是发疯了。一个大浪迎面打到他脸上,灌了他满嘴的水。
“救命!”他尖叫。“救我!我快淹死了。如果我被淹死会给夏令营带来坏名声的。救命!救命!”
辅导员们飞速地往码头这边跑。他们跳进独木舟和划艇,开始往这个快被淹死的男孩身边划。一个辅导员踢掉他的鹿皮鞋,③跃入水中,朝阿普尔盖特游过来。布里克先生跑向码头,爬上跳台,通过一个扩音器指挥着这场救援行动。
“抱住独木舟,阿普尔盖特!”他喊。“别离开那艘独木舟!”
可阿普尔盖特已经离开独木舟了。他完全无依无靠,只好拼命扭动着,浪费着他的气力。他相信自己马上就会沉入水底被淹死了。他感到无力而又惊恐。水已经灌到他的肺里了。他支持不了多久了。
第一艘离开码头的船是由萨姆·比弗划的,萨姆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地划着桨。可是对阿普尔盖特来说一切都不容乐观。小船们离这个男孩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
当夏令营里传来第一声“救命”时,路易斯正绕着大木屋的一角往前走着。他立刻瞥见了阿普尔盖特并对这喊声作出了反应。
“我没法飞过去,”路易斯想,“因为我的飞羽最近刚刚脱掉。可我肯定能比那些小船到得更快。”
路易斯摘下他的石板,石笔和小号,跳到水里,拍起翅膀,踢动着他那有蹼的大脚向前游去。一只天鹅,即使在不能飞的夏天,也能以极快的速度在水中疾走。路易斯那有力的大翅膀拍击着空气。他的双脚搅动着水浪,就像正在水面奔跑一样。片刻之间,他就超过了所有的小船。来到阿普尔盖特身边后,他飞快地潜到水下,把他的长脖子伸到阿普尔盖特的两腿之间,接着,坐在他背上的阿普尔盖特和他一起浮上了水面。
岸上和小船上的人们都欢呼起来。阿普尔盖特抱着路易斯的脖子。他在紧要关头得救了。再晚一分钟的话,他就真的沉底了。那时水将灌满他的整个肺部。他就会完蛋了。
“感谢上帝!”布里克先生对着他的扩音器大喊。“干得好,路易斯!库库斯库斯夏令营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的!夏令营的名声保住了。我们的安全记录仍旧完美无暇!”
路易斯没怎么注意去听这些喊叫。他小心地游到萨姆的船边,萨姆把阿普尔盖特拉上船,扶他坐到船尾的座位上。
“你骑天鹅的样子真滑稽,”萨姆说,“你还能活着可全凭运气。你不该一个人把独木舟划出来的。”
可是阿普尔盖特已经吓坏了,全身湿透的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只是坐在那里直勾勾地呆看着前方,吐着嘴里的水,拼命地喘气。
那天晚饭时,布里克先生让路易斯坐到他右边的荣誉席上。吃完饭后,他站起来发表了一个演说。
“我们全都看见了今天在湖上发生的事情。阿普尔盖特·斯金纳违犯了一条营规,擅自划独木舟外出,还翻了船。就在他即将被淹死之际,天鹅路易斯飞速地赶超了其他的营员,来到他身边,把他托起来,救了他的命。让我们全体起立,为路易斯鼓掌欢呼!”
男孩子和辅导员们站了起来。他们鼓掌欢呼着,还用勺子敲打着盘子。然后他们才又坐下来。路易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现在,阿普尔盖特,”布里克先生说,“我希望这场援救已经改变了你对鸟类的看法。来到夏令营的第一天,你曾告诉我们说你不喜欢鸟儿。你现在的感觉如何?”④
“我感觉我的肚子还是不舒服。” 阿普尔盖特回答。“当你几乎被淹死时你的肚子会感到很不好受的。我肚子里还存着很多湖水呢。”
“是的,可你现在对鸟类怎么看呢?”布里克先生问。
阿普尔盖特使劲想了一会儿。“嗯,”他说,“路易斯救了我的命,我很感激他。可我还是不喜欢鸟类。”
“真的吗?”布里克先生说。“这有点太奇怪了。即使一只鸟儿在你快淹死的时候救了你,你还是不喜欢鸟类?你为什么要反对鸟类呢?”
“没什么,”阿普尔盖特回答,“我没什么反对他们的理由。我仅仅是不喜欢他们而已。”
“OK,”布里克先生说,“我想我们只好谈到这里为止了。但夏令营却为路易斯而骄傲。他是我们最杰出的辅导员——一个伟大的号手,一只伟大的鸟,一个强健的游泳家,还是一个极好的朋友。他应该得到一枚奖章。实际上,我正打算写一封信,推举他为救生奖章的获得者。”
布里克先生信守了他的诺言。他写了那封信。几天后,一个男人带着那枚救生奖章从华盛顿来了,他当着全体营员的面,把奖章挂到了路易斯的脖子上,和小号,石板,石笔挂在一起。这是一枚精美的奖章。它的上面刻着这样的字句:
授予天鹅路易斯,
因为他以非凡的勇气
和奋不顾身的精神,救了
阿普尔盖特·斯金纳的生命。
路易斯摘下他的石板写道:“谢谢你授予我的奖章。这是一个极大的荣誉。”
可他心里想的却是:“我的脖子要超载了。我有了一把小号,一块石板,还有一支石笔;现在我又有了一枚奖章。我开始变得像一个嬉皮士了。我希望我的飞羽再长出来后还能飞得起来。”
那天晚上,天黑以后,路易斯吹出了以前从未吹出过的最完美的熄灯号。那个带来了奖章的男人在一旁听着,观望着。他几乎不能相信他的耳朵和眼睛了。回到华盛顿后,他把他所看到的和听到的都告诉了别人。路易斯的名声越来越大。他的名字已经人尽皆知了。人们开始到处议论这只会吹小号的天鹅。

----------------------------------

注释
①拉锯枭(Saw whet owl):密西西比河以东最小的猫头鹰,在美国多数地方和南加拿大等地都可以见到。高7-8英寸。头棕色,眼部有白色条纹。体棕色,腹部有棕白相间的条纹。喜欢住在潮湿的地方,森林中。吃小哺乳动物和鸟类。我网上还看到了几张它的照片:长着美丽的黄色大眼睛,大小真的差不多和人的手掌一样。另外,这个译名起初只是我随便译的,也不知道对不对。一个叫wangqi的新语丝朋友后来帮我查了一下,知道这种动物学名叫“Aegolius acadicus ”,是因为其不一般的叫声得名的。据说它的叫声一般如同单调的口哨声,但有时却像磨锯声。据说有人把这个词译成“锯子猫头鹰”,看来我这译名也不算太离谱。另外,新语丝的朋友亦歌也帮我查了,说这个词该译成“阿加底亚枭”,看来这是它的学名的译音了。我要在此谢谢这两位朋友。
②阿普尔盖特·斯金纳“这个名字的原文是“Applegate Skinner”,其中,“Applegate”一词前半部分是”苹果“的意思(Apple),“Skinner”一词有“剥皮者”的意思。既然他的父母给他起了一个这么古怪的名字,就难怪男孩们要拿他的名字开玩笑了J.后来,男孩子们提到的”酸苹果盖特“(Sour Applegate)和” 烂苹果盖特“(Rotten Applegate)这两个词,都是在”Applegate “这个词的基础上想象出来的。最有创意的还是”生虫子的苹果盖特“(wormy Apple-gate)这个词,看到这里你或许会感到好笑的。这一段文字很有趣,可在任溶溶的译笔下,不但乏味,而且还奇怪的丢失了很多,简直像是译者自己写出来的。上一章里,布里克对夏令营的命名原因所作的那些解释,也被任溶溶译得莫名其妙。
③鹿皮鞋(moccasin):这个词采自印第安语,本书中出现过的郊狼(coyote,印第安语称作coyotl),臭鼬(skunk ), 浣熊(racoon),麋鹿(moose )等词,也都是直接采自印第安语。美国的某些州名、城市名、河流名也都直接采用了印第安人的叫法。
④“你现在的感觉如何”这一句的原文是“How do you feel now ?”,这里的意思是说“你现在还讨厌鸟类吗”?可如果单照字面理解,则可以理解成“你现在觉得(你自己)怎么样?”。所以阿普尔盖特下面才回答说:“我感觉我的肚子还是不舒服。”(这个自私的孩子,光知道想他自己!)听罢,布里克才知道他听错了自己的意思,便又追问了一句:“可你现在对鸟类怎么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