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营救

 

 






乔治很高兴能有机会毁灭这食品贮藏室的地板。他跑出去带回了他的锤子,螺丝刀和碎冰锄。
“我要把这些老地板飞速地掀开。”他说着,把他的螺丝刀插到第一块地板的边缘,用力地撬起来。
“在我们彻底调查完之前,不要毁坏这些地板,”利特尔先生宣布。“够了,乔治!你可以把那锤子什么的都放回原来的地方去了。”
“噢,好的,”乔治说。“我看这房子里除了我,根本没人在乎斯图亚特。”
利特尔太太开始哭了。“我那可怜的,亲爱的小儿子!”她说。“我就知道他会钻到那里去的。”
“你不能舒服地在耗子洞旅行,并不等于斯图亚特也不能,”利特尔先生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
“可能我们该给他吃点儿食物,”乔治建议,“当有个人陷到一个洞里时州警察就是这么做的。”乔治冲进厨房,跑着带回了一小碟苹果酱。“我们可以把一些果酱倒在这里,他就会跑出来吃了。”乔治倒了一点儿苹果酱出来,然后就往洞口里察看着。
“不许那么做!”利特尔先生怒吼,“乔治,你就不能行行好,让我来处理这件事?立刻把那苹果酱拿开!”
利特尔先生狠狠瞪了乔治一眼。
“我只是在试着救我自己的弟弟。”乔治说着,摇摇脑袋,把苹果酱带回厨房去了。
“让我们来喊斯图亚特吧,”利特尔太太建议。“很可能那老鼠洞里的岔道太多,所以他迷路了。”
“这主意好,”利特尔先生说,“我要数三个数,接着我们就一起喊,然后我们再完全静默三秒种,听听是否有回答。”他摘下了他的手表。
利特尔先生和太太,还有乔治都双手着地跪在那里,把他们的嘴尽可能地朝向那个老鼠洞。然后他们一起喊:“斯图—亚特!”接着他们都完全静默了三秒种。
在卷起的窗帘里挣扎的斯图亚特,听到他们在贮藏室的喊叫便回答道:“我在这里!”但他的声音太小,又被窗帘挡住了,所以家里人都没听到他的喊叫。
“再来一遍!”利特尔先生说。“一、二、三——斯图—亚特!”
这没有用。还是听不到任何回答。利特尔太太跑进她的卧室,躺下来小声哭起来。利特尔先生跑向电话,给失踪人员登记处打电话,可是当接线员要求叙述一下斯图亚特的长相,并被告知他只有两英寸高时,便厌恶地挂断了电话。那时乔治正在下面的地窖里检查着,想找找是否还有别的老鼠洞出口。他搬开了许多的大衣箱,手提箱,花盆,篮子,盆子,破椅子,把它们不停地从地窖这边挪到另一边,只为找到他认为最可能有洞口的地方,可却一个洞都没发现。不过,在翻找的过程中,他碰巧发现了利特尔先生的一个废旧的划船机,立刻来了兴趣,就费了许多气力把它搬到楼上,把早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坐在上面划船上了。
到了午饭时间(每个人都忘了吃早饭),他们才摆上了利特尔太太早就炖好的小羊羔肉。那真是一顿悲伤的午饭,每个人都试图不去注意那张放在利特尔太太的水杯附近的,斯图亚特常坐的空空的小椅子。没有一个人想吃饭,因为他们都沉浸在强烈的悲痛之中。乔治除了一点儿餐后甜点外什么都没吃。午餐结束后,利特尔太太放声痛哭起来,并说她认为斯图亚特一定是死了。“你胡说,胡说!”利特尔先生吼叫。
“如果他死了,”乔治说,“我们该把房子里的窗帘都拉下来。”他往窗子那里跑去,准备去拉窗帘。
“乔治!”利特尔先生用一种愤怒的语调说,“如果你不停止你这种白痴式的行动的话,我一定会惩罚你的。我们今天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不能再去容忍你的愚蠢了。”
可是乔治已经跑进了起居室,开始去拉窗帘,表示他对死去的兄弟的沉痛哀悼了。他拉了一下绳子,斯图亚特便从窗帘里掉到了窗台上。
“噢,感谢老天,”乔治说。“看谁在那里,妈妈!”
“终于有人拉那窗帘了,”斯图亚特说。“我只能说这些了。”他很虚弱,也很饿。
看到他后,利特尔太太欣喜若狂,忍不住又哭起来。当然,每个人都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这只是一个小事故,可你们任何人都会这么想的,”斯图亚特说。“因为我的帽子和手杖在老鼠洞口被发现,所以你们才得出了你们自己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