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约翰师傅的奇遇

 

 






乔治重返大地,迎面遇到了裁缝师傅老约翰。老约翰手里正拿着城堡总管的红衣裳,看到小少爷,他惊奇得大叫起来:“天呀!您不就是七年前掉在湖里淹死了的白国乔治王子吗?如果不是,那一定是他的灵魂,要不就是鬼神了。”
“我的约翰师傅,我不是什么灵魂,也不是鬼神,我确实是白国的乔治。我以前还去过您的铺子,向您要过一些小布头,为我妹妹蜜蜂的娃娃做裙子呐。难道你忘了吗?”
约翰奇怪地说:“是呀!我的少爷,您真的没有淹死呀!我太高兴了!您的脸色可真好哇!您记得我的小孙子皮埃尔吧!那年一个礼拜天的早上,他还爬在我的胳膊上,看您在王后身边骑着马,打这儿经过,可他现在已经长成一个大人了。他真能干活,还是个漂亮的小伙子。上帝保佑,他的模样就像我和您说的这样,没有夸张一点,少爷。自从您失踪后,全城的人还以为您掉到湖里,被水妖吃掉了呢。我儿子要是知道您回来了,那不知道会有多么高兴。别人一说起您被淹死的事,他可机灵呐,就用世界上的宽心话安慰大家。先生。您知道,全城的人都为您伤心。从小,我就看出您是个不寻常的孩子。有件事儿,我到死也忘不了。有一天,您来向我要一根缝衣服针。那时您还小,我怕您会用它扎伤小手,就没给您。可是您却无所谓,说您要到森林里去,采来松树上漂亮的绿针回来代替。我到现在想起这些话来还想笑呢。这些话都时时在我耳边回响。现在我的小皮埃尔,口齿也很伶俐。他现在当木匠师傅,能够为您效劳了,少爷。”
“我以后要修桶,就去找他,不找别人。约翰老师傅,您知道,蜜蜂和王后现在怎么样了?”
“唉!您还不知道吗?七年前,就在您掉到湖里的那一天,蜜蜂公主也不见了,她被山里的小矮人抢走了。全城的人都说,这一天,克拉丽德城失去了两朵最美最高贵、娇嫩的花朵。从此,王后就再也没有安宁过。世界上最高贵的人,也和最普通的老百姓一样,也有自己的苦哇!我们全是亚当的后代,人无贵贱高低之分嘛!王后天天巴望你们有朝一日会回到她身边,急得头发都白了,成天闷闷不乐。春天到了,她还是穿着黑衣裙,常常独自在林荫小路上徘徊,虽然她心里很难过,可从未失去过一线希望,少爷。虽然她到处打听不到你们俩的消息,但她总是梦见她女儿,知道蜜蜂还活着。”
好心的约翰滔滔不绝地讲着,这时,乔治一听说蜜蜂是被小矮人抓走的,就听不下去了。
他想:“是小矮人把蜜蜂抓到地底下去的,可是为什么有一个小矮人,却把我从水晶牢房里救出来呢!看来这些小矮人很不一样。我的救命恩人和抢走我妹妹的绝不会是一种人。”
告别了约翰,他一个人边走,边想啊想,怎么才能把蜜蜂救出来?
他穿过城堡,一路上,路边的女人们纷纷涌向门口,交头接耳地议论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什么人。她们觉得这个小伙子长得漂亮极了。但是当有些胆小的人认出这就是七年前淹死了的白国王子时,还以为是他的魂魄显灵,吓得一边逃走,一边不停地在胸前划十字,祈求上帝保佑。
一个老婆子说:“赶快给他泼圣水。将他身上的那股亡灵的霉气冲掉,他才会昏倒在地上。快把裁缝师傅约翰找来,叫约翰立刻避开,否则他会把他活活地扔到地狱里去的。”
“好好看看,老太太!”一位市民说,“王子和咱们一样,是个活人,可能比咱们还更有生气。瞧他嫩得像一根春笋,绝不像从阴曹地府里跑出来的游魂,倒像是从一个漂亮的宫殿里出来的。他一定是刚从远方归来,老太太。弗朗科不就是这样嘛,他也是远道从罗马回来的。”
有个做头盔的叫玛格丽特的女工,看到乔治这么英俊,忙扔下手中的活计跑到里面的闺房,跪在圣母像前自言自语地祈祷:“圣母呀,保佑我将来也有一个像这位王子一样英俊的丈夫吧!”
乔治回来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王后的耳朵里。她正在花园里散步,像往常那样徘徊,听到消息后,她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这时,见林荫小路上所有的鸟儿都唱起歌来:
回来了,回来了,
白国王子把家归;
把家归,把家归,
儿女全靠母亲喂;
母亲喂,母亲忧,
乔治不在王后愁。

这时弗朗科飞一般地走来,恭恭敬敬地对她说:“王后,白国的乔治并没有死,他已经回来了。我正想把这件事编成一首歌。”还没等弗朗科说下去,鸟儿又唱了起来:
回来了,回来了,
乔治回到家里了……

当王后看到自己像亲儿子一样哺养大的孩子离别七年后又回来了时,她张开双臂,惊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