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解放

 

 






夜幕降临,城堡里的人都睡着了,王后年迈体弱,也入睡了。乔治和弗朗科悄悄走到地下室,准备武器。兵器架上,满是灰尘,长矛、利刃、短剑、长剑、猎刀、匕首,各种各样的兵器应有尽有,寒光闪闪。一根根柱子上,都挂着—套套盔甲。盔甲的式样仍然保持着当年勇士英勇善战的风采。护手甲的十个手指紧握着长矛,护腿甲上靠着一面盾牌。这一副矛和盾好像是要告诉人们,不仅要有勇,而且要有谋。真正的勇士武装起来,不只是要自卫,尤其是要进攻。
在这么多套盔甲中,乔治选中了已故国王——蜜蜂父亲曾经穿着征战过的那一套。当年,蜜蜂的父亲身披铁甲,一直打到瓦隆岛和蒂雷岛。乔治也同时带上他的盾牌。那面盾牌上有着克拉丽德王国的太阳,就像真的太阳一模一样。弗朗科帮他穿好了战袍,自己用上了他爷爷穿过的一身破旧的钢铠甲,并戴上一顶不能用的破头盔,上面还歪歪斜斜地插了一束羽毛,活像个鸡毛掸子。他别出心裁,想把自已打扮得滑稽可笑,因为他觉得,在生死关头,大风大浪面前,尤其需要幽默和风趣。
装束完毕,他们俩便借着月光,朝着漆黑的田野走去。弗朗科早就把马系在离暗道不远的小树林里。他们到的时候,马儿正在啃着树皮等他们。这是两匹好马,跑得飞快,不到一个钟头,他们就‘得得’地来到了磷火闪闪、神秘莫测的矮人洞前。
“没错,就是这个洞。”弗朗科指着说。
乔治和弗朗科跳下马,手握利剑,毫不犹豫地钻进了山洞。
“爱情唤起的力量使人无往而不胜。”正像诗人的名言说的那样。他们此时已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而一心想着见到蜜蜂,救出蜜蜂。乔治如此的钟情,弗朗科如此的忠诚。
在黑暗中王子和马仆摸索了将近一小时。突然,前面—下子变得灯火辉煌,他们感到十分奇怪,原来这是一群小星星在闪亮。地面上靠太阳照耀,矮人国就靠这些小星星照亮的。借着地下的亮光,他们发现,已经来到一个古老的城堡面前。
乔治说:“不错,这一定就是我要攻克的城堡。”
“对,就是它!”弗朗科回答说:“别忙,让我先喝两口酒吧,我身上带着美酒,就像带了利器。酒助神勇,勇则敌败。”
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一个人影,乔治就用宝剑开始使劲捅城堡的大门。突然,一个细小的声音颤颤悠悠地在说话了,他们便抬起头,只见一个长胡子的小老头,从一扇窗户里探出头,正在问他们:“请问是谁呀?”
“白国的乔治。”
“要干什么?”
“我要找你们这群钻在地洞里的老鼠!我的蜜蜂被你们无缘无故地抓走,一直关到现在,我们要把她救出来!”
小矮人缩了回去。又只剩下乔治和弗朗科了。弗朗科对乔治说:“少爷,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一下。您刚才与小矮人对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先礼后兵,先文后武。”
其实弗朗科也什么都不怕,但他精通人情世故。他的心和脑都因岁月的流逝而变得圆滑了,凡事不愿意惹人大动肝火。相反,血气方刚的乔治却仍然在大声地喊叫道:“你们这些地底下见不得阳光的贱货,小老鼠,小耗子,快快给我打开大门,不然,我会把你们的耳朵全部剁下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城堡的大铜门慢慢地敞开了。不知道究竟是谁打开了这扇巨门。
乔治一怔,有点害怕了,可是他还是鼓起勇气战胜了胆怯,冲进了这扇神秘的大门,冲进院子,他才看到所有的窗口、走廊、房顶、烟囱上都严阵以待,布满了手持弓箭的小矮人。
而且,身后的铜门,轰地一声关死了,一阵密集的飞箭像暴雨一样,飞射在他们的头上和肩膀上。乔治感到一阵恐惧,可是一想到蜜蜂,他马上又一次战胜了自己,用剑挡开了一支支飞箭。
在最高的一级台阶上,他看到站着一个小矮人,坦然自若,威武庄严,手执金杖,头戴王冠,身上披着朱红色的斗篷。乔治一手挽着盾牌,一手握着长剑,冲了上去。他一下子认出,这就是把他从玻璃牢房里救出来的那个小矮人。他猛地停住,扑通一声,跪在他的脚下,哭着对他说:“啊,我的恩人,想不到您在这里,您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您跟抢走我心爱的蜜蜂的那伙人是一起的吗?”
“我是洛克王。”小矮人平静地回答说,“我把蜜蜂收留在矮人国,是为了教给她矮人国的秘密。孩子,没想到你今天竟这样冲进我的王国,就像鲜花盛开的果园里落下一场冰雹。不过,小矮人们并不比大人们软弱,更不像他们那样横蛮无理,不讲礼貌。请放心,我完全了解你们,所以不会因为你们胡作非为而大发雷霆。虽然我有许多的本领超过你们,但有一条原则,我仍然永远要坚持,那就是公正。这样吧,我马上叫蜜蜂出来,问她是不是愿意跟你走,如果她不愿意,你是决不能乱来的,这就是公正了,我这样做,并不是因为你用武力要求的结果,而是我认为应该这样做才对。”
四周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大家都屏住呼吸,一会儿,只见蜜蜂身着白裙子,披着浓密的金发走了出来。一看到乔治,她就冲了过去,扑到他那胸怀里,拼命地抚摸着他那骑士般坚强的胸膛。
见到这番情景,洛克王心里不是滋味,非常尴尬,但他还是控制住自己,镇定地说:“蜜蜂,这就是你要嫁的人吗?就是你日夜向往的那个人吗?”
“是的,就是他,小洛克王,”蜜蜂边笑边回答道,“你们都看见了吧,小矮人们,我是多么幸福啊!”
她又哭了起来,眼泪流在乔治的脸上。这是幸福的眼泪。她一边哭,一边笑,话语是那样迷人,可就是谁也听不懂,像学说话的小孩一样,她断断续续地对乔治说个不停。可是她哪里想到,她越幸福,洛克王就越伤心啊!
“亲爱的,”乔治说,“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还像我想象的那样,还是最美丽、最出色的人。而且还在爱我!上苍作证,你还在爱我呵!不过,蜜蜂,这么漫长的岁月里,你难道一点也不爱洛克王吗?水妖们把我关在牢房里,离你很远很远,就是他把我从那里救出来的。”
蜜蜂这才醒悟过来,转过身,对着洛克王说:“小洛克王,真是你救了他?”她惊叫道,“你为了爱我,所以才救出了我所爱的人,对吗?”
她这时突然感到有说不出的激动,说不出的难过,跪在地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双手捂住面孔。
所有的小矮人看到这个场面,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泪水洒在他们的弓箭上。然而,只有洛克王一个人从容安详,如一座石雕。这一刻,蜜蜂才感到他是多么崇高和伟大,一种女儿对父亲,妹妹对哥哥,朋友对知己的热爱之情涌上心头。她说不出话来。突然她一把抓住乔治的手说:“乔治,我爱你。乔治,只有上帝才知道,我是多么地爱你。可是我怎么舍得洛克王呢!我怎么也离不开他了!”
没想到,这时洛克王突然大吼一声:“哈,哈!你们现在全是我的俘虏了!”
其实他并没有发怒。只是想开个大玩笑。弗朗科听了却走上前,跪在他脚下说:“陛下,如果您不反对,就让我陪伴我的主人也永远做您的俘虏吧!”
洛克王见弗朗科认了真,才爽朗地说:“我让你们做我盛大宴会的俘虏呢。”大家一听,都笑了。
蜜蜂很感激弗朗科,对他说:“是你呵,弗朗科,看到你,我真高兴。你的破鸡毛掸子真好看。告诉我,你又编了什么新歌呀?”
这时洛克王潇洒地起身,请他们三人一起赴宴,庆祝蜜蜂和乔治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