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86号配方慢性变鼠药

 

 








    “小孩子最讨厌!”女巫大王叫道,“我们要把他们全部消灭!我们要把他们从地球上抹去!我们要把他们全冲到阴沟里!”
    “对,对!”听众附和着说,“全消灭掉!从地球上全抹去!全冲到阴沟里!”
    “小孩子又丑又讨厌!”女巫大王声如巨雷。
    “是的,是的!”英国女巫们同声叫道,“他们又丑又讨厌!”
    “小孩子又脏又臭!”女巫大王叫道。
    “又脏又臭!”听众越来越使劲地附和。
    “小孩子有狗屎味!”女巫大王尖叫。
    “呸——!”听众叫道,“呸——!呸——!呸——!”
    “他们比狗屎还臭!”女巫大王叫道,“狗屎比起孩子来还有紫罗兰和樱草花味!”
    “紫罗兰和樱草花味!”听众同声说。讲坛上说每一个字她们几乎都鼓掌欢呼。演讲人好像用咒语把她们完全迷住了。
    “提到孩子就使我作呕!”女巫大王叫道,“连想到孩子都使我作呕!给我个痰盂!”
    女巫大王暂停片刻,看着听众那些焦急的脸。她们等着,要听下去。
    “好,”女巫大王吠叫道,“现在我想出了一个计划!我想出了一个庞大的计划,要消灭掉英国儿童,消灭得一个也不剩!”
    女巫们喘气。她们喘起了气。她们转脸相互兴奋地狞笑。
    “是的!”女巫大王像打雷一样叫着,“我似要杀死他们,干掉他们。我们要一下子消灭全英国每一个臭气扑鼻的小鬼头!”
    “万岁!”女巫们拍手大叫,“你真了不起,噢,大王!你真出色!”
    “闭嘴听着!”女巫大王厉声说,“仔细听着,不要有任何差错!”
    听众俯身向前,急于知道这把戏怎么变。
    “你们每一个马上回到自己的城镇,”女巫大王又打雷般地叫道,“辞去你们的职务。辞职!注意!退休!”
    “遵命!”她们叫道,“我们辞去我们的职务!”
    “辞去职务以后,”女巫大王说下去,“你们每人都要去买……”她停下来。
    “我们去买什么?”她们叫道,“告诉我们,大王,我们去买什么?”
    “糖果店!”女巫大王叫道。
    “糖果店!”她们跟着叫,“我们去买糖果店!多么妙的俏皮话!”
    “真的,你们各买一家糖果店。你们买下全英国最好和最出名的糖果店。”
    “遵命!遵命!”她们答道。她们可怕的声音像是牙科医生们的钻孔机同时开动一样。
    “我不是指兼卖香烟报纸的那种小糖果店!”女巫大王叫道,“我要你们只买那些陈列满高级糖果和美味巧克力的最好的糖果店!”
    “最好的!”她们叫道,“我们买下城里最好的糖果店!”
    “你们买它们一点也不难,”女巫大王叫道,“因为你出四倍于那个店的价钱。这个价钱是没有人不肯卖的!你们很清楚,钱对我们女巫来说不成问题。我带来了六大旅行箱的英国钞票,都是崭新的。所有钞票,”她恶毒地斜眼瞥了一下,加上一句,“所有钞票都是自制的。”
    听着的女巫全都龀牙咧嘴笑,很欣赏这句俏皮话。
    这时候,一个傻呼呼的女巫对于拥有一家糖果店会带来的好处感到太兴奋了,跳起身大叫起来:“孩子们会成群结队地来我的糖果店,我给他们有毒的糖果和有毒的巧克力,把他们全像鼬鼠一样毒死!”
    全房间的女巫猛地静了下来。我看见女巫大王的小身体僵住不动了,接着她气得极起了脸。“这话是谁说的?”她叫道,“是你!是那边的你!”
    那说错话的女巫赶紧坐下,用她带爪子的手捂住脸。
    “你这个胡说八道的土头土脑的家伙!”女巫大王叫道,“你这个没有头脑的笨蛋!你不明白吗,你这样毒死孩子会马上被捉住的?我活到今天还没听见过一个女巫会说出这种废话来!”
    全体听众簌簌发抖。我断定她们都和我想得一样:可怕的白热火花又要喷出来了。
    奇怪的是它们没有喷出来。
    “如果你们想出来的只是这种馊主意,”女巫大王打雷般叫道,“难怪英国仍然还满是那些该死的小鬼呢!”
    又是一阵静寂。女巫大王看着在谛听的女巫们。“你们难道不知道,”她对她们嚷嚷道,“我们女巫干什么都只用魔法吗?”
    “我们知道,大王!”她们全体回答,“我们当然知道!”
    女巫大王擦着她戴手套的瘦骨嶙峋的双手叫起来:“好,现在你们每一个都有了一家头等糖果店!你们下一步就是在糖果店橱窗上贴出通告,定在某天隆重开张,向每一个小朋友免费赠送糖果和巧克力!”
    “那些馋嘴小鬼要拥进店里来了,”听众叫道,“他们要你争我夺地抢着进门了!”
    “接下来,”女巫大王说下去,“为了隆重开张,你们在你们的店里摆满用我最新最伟大的魔法配方制成的糖果和巧克力!这就是‘86号配方慢性变鼠药’!”
    “慢性变鼠药!”她们重复着叫道,“她又想出新花样了!大王又调制出她另一种了不起的消灭儿童的魔药了!我们怎么配制呢,噢,至高无尚的大王?”
    “要学会忍耐,”女巫大王回答说,“首先,我向你们解释我的‘86号配方慢性变鼠药’是怎么用的。仔细听好了。”
    “我们听好了!”听众叫着说。现在她们激动地在她们的椅子那里蹦蹦跳。
    “‘慢性变鼠药’是一种药水,”女巫大王说,“在每颗巧克力或糖果上放一小滴就够了。使用情况如下:小孩吃下放有‘慢性变鼠药’的巧克力……
    “小孩回家时感觉良好……
    “小孩上床时仍旧感觉良好……
    “小孩第二天早晨醒来时依然没事……
    “小孩上学时还是感觉良好……
    “你们要明白,这药是慢慢起作用的,还没到时候。”
    “我们明白,聪明透顶的大王!”听众叫道,“但它什么时候开始起作用呢?”
    “它在九点钟准时起作用,就在那孩子到学校的时候!”女巫大王得意地叫道,“孩子来到学校,‘慢性变鼠药’就立刻起作用了。他开始缩小。他开始长毛。他开始长尾巴。全部过程在二十六秒钟内完成。二十六秒钟后,这孩子就再也不是个孩子了。他成了一只老鼠!”
    “一只老鼠!”女巫们叫道,“多么妙的主意!”
    “所有的教室里将满是老鼠!”女巫大王叫道,“英国所有的学校将发生一场大乱!男老师们蹦蹦跳跳!女老师们都站到写字台上,撩起裙边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他们会这样的!他们会这样的!”听众大叫。
    “再接下来,”女巫大王叫道,“每个学校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告诉我们吧!”她们叫道,“告诉我们吧,噢,聪明的大王!”
    女巫大王向前伸出她青筋暴出的脖子,对听众怪笑,露出两排有点蓝的尖牙。她把声音提得更高,叫道:“老鼠夹出台了!”
    “老鼠夹!”女巫们叫道。
    “还有干酪!”女巫大王叫道,“教师们全跑出去找来老鼠夹,用干酪做诱饵,放满整个学校!老鼠们吃干酪!老鼠夹弹起来!整座学校里的老鼠夹劈劈啪啪响,老鼠头一个个像玻璃弹子一样满地滚!在整个英国,在整个英国的每一所学校里,都将会听到老鼠夹的劈劈啪啪声。”
    说到这里,可恶的女巫老大王开始在讲坛上跳女巫的舞蹈,蹦蹦跳,顿脚,拍手。全体听众跟着拍手顿脚。她们发出那么大的吵声,我想斯特林杰先生会听见,并且来敲门的,但是他没有来。
    接着,在一片吵声中,我听见女巫大王尖声唱起一支可怕的洋洋得意的歌:
    打倒孩子!骗他们上钩!
    油炸他们的皮,煮他们的骨头!
    摇撼他们,压扁他们,砸烂他们,捣烂他们!
    揍死他们,打死他们,砍死他们,粉碎他们!
    送给他们有毒的巧克力!
    对他们大声说:“吃下去!”让他们吃着糖回家里。
    早晨这些小傻猫,上他们各自的学校。
    一个女孩想吐,满脸苍白,她叫道:“唉呀瞧!我长出了尾巴来!”她旁边一个男孩哇哇叫:“救命啊!我想我身上长出了毛!”“我们像是怪物。”另一个叫了一句,“我们的脸上长出了胡须!”一个男孩长得特别高,叫道:“出了什么事?我一点一点在变小!”周围每一个小鬼,手脚开始变成四条小小的腿。
    一下子,两下子,再也没有孩子,就只有耗子!
    每个学校成了老鼠的天下,它们在所有的教室里跑的跑,爬的爬!
    所有发了疯的可怜教师大叫连声:“哎呀,哪儿来的这么多小畜生?”他们站到桌子上大喊:“滚开,你们这些肮脏的老鼠!快滚蛋!哪一位请快拿来老鼠夹好不好!别忘了再拿来点干酪!”现在老鼠夹纷纷拿到,它们响个没完没了。
    老鼠夹有厉害的弹簧,弹起来乒乒乓乓!
    这些声音实在动听,我们女巫听着就像音乐之声!
    到处堆起了死老鼠,足有两英尺的高度,教师东寻西找,可是一个孩子也看不到!
    教师们叫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所有孩子都到了哪里?现在已经九点半,上课铃早就已经敲,他们上学可是从来不迟到!”

    可怜的教师们不知怎么办才好。
    有的坐着读书,只有几位由于无聊,整天在扫死老鼠。
    只有我们所有的女巫,“万岁!万岁!”热烈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