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配方

 

 








    我希望大家没有忘记,当所有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仍旧趴在屏风后面,用一只眼睛盯着夹缝偷看。我不知道我在那里待了多久,好像已经几千年了。最糟糕的是既不能咳嗽,也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我知道,只要我一有动静,我就必死无疑。我一直处于恐怖之中,怕后排有个女巫用她的特殊鼻孔闻出我来。
    我惟一的希望是我好些日子没有洗澡了,还有就是她们激动不已,全房间里的人都在拍手大叫。女巫们只想着讲坛上的女巫大王和她消灭全英国儿童的伟大计划。她们绝对没有在闻房间里有没有小孩。即使在她们最漫无边际的梦境中(如果女巫也做梦的话),她们也不会想到这一点。我于是保持安静,暗暗祈祷。
    女巫大王那可怕的洋洋得意的歌这会儿唱完了,听众疯狂地鼓掌欢呼:“出色!感人!呱呱叫!你是一位天才,噢,足智多谋的大王!这‘慢性变鼠药’是一项惊人的发明!它一定能成功!它的美在于由教师们干掉那些臭小鬼!不用我们亲自动手!我们将永远不会被捕!”
    “女巫永远不会被捕!”女巫大王厉声说,“现在听好了!我要人人听好了,因为我这就告诉你们怎样配制‘慢性变鼠药’!”
    听众一下子透不过气来,接着是大吵大嚷。我看到许多女巫挑起来指着讲坛叫道:“老鼠!老鼠!老鼠!她已经做给我们看了!足智多谋的大王已经把两个孩子变成了老鼠,它们在那里!”
    我朝讲坛看去。是老鼠,有两只,它们正在女巫大王的裙边跑来跑去。
    但它们不是田鼠,也不是家鼠或者林鼠。它们是小白鼠!我马上认出来了,它们是我的小威廉和玛丽!
    “老鼠!”听众大叫,“我们的大王空手变出了老鼠!快拿来老鼠夹!快拿来干酪!”
    我看见女巫大王低头看着地板,困惑地盯着威廉和玛丽。她把腰弯得更低些,看得更仔细些。接着她挺直身体叫道:“肃静!”
    听众静下来,坐下。
    “这两只老鼠和我无关!”她叫道,“这两只老鼠是养来玩的老鼠!这两只老鼠显然是旅馆里哪个讨厌的小孩的!这小孩准是一个男孩,因为女孩不养老鼠玩!”
    “一个男孩!”女巫们喊叫,“一个肮脏的臭男孩!我们要打死他!我们要捣碎他!我们要拿他的内脏当早饭吃!”
    “肃静!”女巫大王举起双手叫道,“你们很清楚,当你们住在旅馆里的时候,你们不要做出任何事情来引起人们对你们的注意。我们必须尽力消灭这个臭小子,但务必悄悄的,因为我们不都是‘防止虐待儿童王家协会’的女士吗?”
    “那么你叫我们怎么办,噢,足智多谋的大王?”她们叫道,“我们怎么干掉这个小脏鬼呢?”
    我想她们说的正是我。这些女巫的确在谈论怎样干掉我。我开始淌汗了。
    “不管他是谁,他并不重要,”女巫大王说,“把他交给我吧。我会把他嗅出来,变成鲐鱼当晚饭吃的。”
    “好!”女巫们叫道,“切下他的头,斩下他的尾巴,在滚烫的牛油里煎!”
    你们可以想像,这些话没有一句会使我感到舒服。威廉和玛丽仍旧在讲坛上跑来跑去,我看到女巫大王很快地抬起脚对准威廉,用她的鞋尖踢中它,把它踢走了。她以同样的办法对付玛丽。她踢得异常准,真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足球队员。两只小白鼠撞到墙上,躺在那里昏了几分钟,接着站起来急忙逃走了。
    “再好好听我说!”女巫大王在叫,“现在我告诉你们‘86 号慢性变鼠药’的配方!你们拿出铅笔和纸来!”
    整个房间里的女巫都打开手提包,拿出笔记本。
    “告诉我们配方吧,噢,足智多谋的大王!”听众急不可待地叫道,“把秘密告诉我们吧!”
    “首先,”女巫大王说,“我必须找到一样东西使孩子很快地变得非常小。”
    “那是什么?”听众大声问。
    “这一步骤很简单,”女巫大王说,“你要把孩子变得非常小,只要用望远镜倒过来的另一头看他就行了。”
    “她真了不起!”听众叫道,“还有谁能想出这样的事呢?”
    “因此,你只要把望远镜倒过来拿,”女巫大王说下去,“把它煮软。”
    “要煮多长时间呢?”她们问她。
    “煮二十一个小时,”女巫大王回答,“趁煮它的时候,你们砍下正好四十五只棕色老鼠的尾巴,用头发油把这些老鼠尾巴炸脆。”
    “我们把砍掉尾巴的老鼠怎么样呢?”听众问道。
    “在青蛙汁里炖一个钟头,”女巫大王回答,“但听好,到现在为止,我只告诉了你们配方中容易做的部分。真正的难题是要放进一种东西,使孩子真正能够慢慢变成老鼠,让他们吃下去后在第二天早晨九点钟到学校的时候变成老鼠。”
    “你想出了什么办法呢,噢,足智多谋的大王?”她们叫起来,“把这重大秘密告诉我们吧!”
    “这秘密——”女巫大王得意地说,“在于闹钟!”
    “闹钟!”她们叫道,“真是天才的灵感!”
    “那还用说!”女巫大王说道,“你们把一个二十四小时制的闹钟校好,让它在第二天九点整闹响。”
    “那我们需要五百万个闹钟啦!”听众叫道,“一个孩子一个!”
    “一群白痴!”女巫大王叫道,“如果你们想要一块煎牛排,也用不着煎整头牛啊!闹钟也是一样。一个闹钟可以够一千个孩子用。你们就这么办。你们校好闹钟让它第二天早晨九点响,然后把它放在烤箱里烤到松脆为止。这一条你们记下了吗?”
    “记下了,大王,我们记下了!”她们叫道。
    “其次,”女巫大王说下去,“你们把煮好的望远镜、炸好的老鼠尾巴、炖好的老鼠和烤好的闹钟一起放进搅拌器。然后你们全速搅拌它们,把它们搅拌成浓浓的糊糊。一面搅拌一面加上一个猪嘴鸟的蛋。”
    “一个猪嘴鸟的蛋!”听众叫道,“我们照办!”在所有这些叫嚷声中,我听见后排一个女巫对她旁边的一个女巫说:“要我上树取鸟蛋,我可太老了。那些猪嘴鸟总是把巢筑得高高的。”
    “就这样把蛋拌进去,”女巫大王继续说,“然后陆续拌进如下东西:一个蟹脚鸟的爪子、一个多嘴鱼的嘴、一条喷气兽的鼻子、一条猫跳兽的舌头。我相信你们不难找到这些东西。”
    “一点不难!”她们叫道,“我们会用标枪刺死多嘴鱼,用罗网捉住蟹脚鸟,用枪打死喷气兽,挖出在地洞里的猫跳兽。”
    “很好!”女巫大王说,“所有的东西在搅拌器里搅拌好以后,你们就会得到一种美丽的绿色液体。在每块巧克力或糖果上滴一滴这种液体,就一小滴。到第二天早晨九点钟,吃了它们的孩子就会在二十六秒钟内变成一只老鼠。但注意,不要增加剂量。一块糖果或一块巧克力不要放多于一小滴。‘慢性变鼠药’一超量就会搅乱闹钟的时间,使孩子提早变成老鼠。过分超量甚至会立时起作用,你们不想这样吧?你们当然不想让孩子在你们的糖果店里就变成老鼠。这样就坏事了。因此要非常小心!千万不要超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