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布鲁诺·詹金斯失踪

 

 








    女巫大王又说话了。“现在我来向你们证明,”她说,“这配方是十全十美的。你们自然明白,你们可以随意使闹钟在什么时候响,不一定非九点钟不可。昨天我亲自做了一点这种魔药,要让你们大家看看。但我把配方作了一点小小的改变。在我烤闹钟之前,我把它校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半而不是早晨九点。这就是今天下午三点半。就是说,”她看看她的手表说,“还有整七分钟的时间!”
    女巫们用心听着,意识到有一件戏剧性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我昨天用这魔药做了什么呢?”女巫大王问道,“我这就来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事。我在一块巧克力上放了一小滴,把巧克力给了在旅馆前厅的一个讨厌的臭男孩。”
    女巫大王停了一下。听众静静地等她说下去。
    “我看着这讨厌的小鬼把这块软软的巧克力吃下去,吃完后我问他:‘好吃吗?’他说好吃极了。我又对他说:“还想吃吗?’他说想,于是我说:‘如果你在明天下午三点二十五分到这旅馆的舞厅来看我,我再给你六块。六块!’这馋嘴小猪叫起来:‘我一定来!你可以跟我打赌,我一定来!’因此戏就要开场了!”女巫大王叫道,“我马上就可以证明给你们看!别忘了,我昨天烤闹钟前是校到今天三点半的。那就是现在,”她看看手表,“现在正好是三点二十五分,那应该变成老鼠的该死的臭小鬼这会儿该站在门外了!”
    她说得一点不错。不管那孩子是谁,他已经在拉门把手,用拳头在敲门了。
    “快!”女巫大王急叫道,“戴上你们的假发!戴上你们的手套!穿上你们的鞋!”
    在一阵忙乱的戴假发和手套以及穿鞋的声音之中,我看见女巫大王本人伸手拿起面具戴到她那叫人恶心的脸上。真惊人,面具一下子使她变了样。她一下子又变成一个十分漂亮的娇滴滴的小姐。
    “让我进去!”门外传来那男孩的叫声,“你答应我的巧克力在哪里?我来拿了!把它们给我!”
    “他不但臭,而且馋。”女巫大王说,“拿掉门上的铁链放他进来。”要说她那面具的特别之处,是她说话时其嘴唇动得很自然,根本看不出是个面具。
    一个女巫跳起来去摘掉铁链。她打开两扇门。接着我听见她说:“你好,小朋友。看见你真高兴。你是来拿巧克力的吧?给你预备好了。进来吧。”
    一个穿白T恤、灰短裤、运动鞋的小男孩走进房间。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叫布鲁诺·唐金斯,和父母一起住在旅馆里。他这个人我可不在乎。他这种孩子,不管什么时候看到他,他总在那里吃东西。在旅馆前厅里见到他,他正往嘴里塞蛋糕。在走廊里碰到他,他正从袋子里大把抓土豆片。在旅馆花园里看到他,他正在大嚼一条牛奶巧克力,裤袋里还露出了两条。而且布鲁诺没完没了地夸耀他爸爸赚钱比我爸爸多,他们有三辆小汽车。更叫人生气的是,昨天早晨我发现他手里拿着一个放大镜跪在旅馆平台的石板上。有一行蚂蚁爬过石板,布鲁诺·詹金斯正用放大镜把太阳光聚起来,要将蚂蚁一只一只烧死。“我爱看着它们被烧死。”他说。“那太残忍了!”我叫道,“别这样做!”“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阻止我!”他说。我一下子使出全身力气去把他推开。他侧身倒在石板上,放大镜跌碎了。他跳起来大叫:“我爸爸要找你算账的!”接着他跑了,大概是去找他的阔佬爸爸。这以后我就没有见过他。我十分怀疑他真的这就要变成一只老鼠,虽然我必须坦白承认,我暗暗希望这事情会发生。反正他来到这些女巫面前,我一点儿也不羡慕。
    “小宝贝,”女巫大王从讲坛上哄他说,“我已经给你预备好巧克力了。先过来对所有这些可爱的太太小姐们问声好吧。”她的声音现在完全变了样,又温柔又甜,像满着糖浆一样。
    布鲁诺看上去有点傻了,但他让人牵到讲坛上去,站在女巫大王身边,说:“好了,我的六块巧克力呢?”
    我看见把他带上讲坛的女巫回到门边,轻轻地用铁链把门把手重新拴好。布鲁诺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他只顾着讨他的巧克力。
    “现在的时间是差一分三点半!”女巫大王宣布。
    “这是怎么回事?”布鲁诺问道,他并不害怕,但也不能说舒服。“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把巧克力给我!”
    “还有三十秒!”女巫大王抓住布鲁诺的胳臂。布鲁诺挣脱了,看着她。她用她面具上的嘴唇微笑着,两眼盯着他。每个女巫都盯着布鲁诺看。
    “二十秒!”女巫大王叫道。
    “给我巧克力!”布鲁诺也叫,他突然怀疑起来,“给我巧克力,放我出去!”
    “十五秒!”女巫大王叫道。
    “你们这些疯女人,请哪一位告诉我好不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布鲁诺叫道。
    “十秒!”女巫大王叫道,“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
    我可以发誓我听到了闹钟的响声。我看到布鲁诺跳起来,就像谁用帽针在他的屁股上刺了一下。他大叫一声:“噢!”他跳得那么高,然后落到了讲坛上的一张小桌子上。他在桌子上手舞足蹈,哇哇大叫。接着他忽然一声不响,全身僵住不动了。
    “闹钟已经响过!”女巫大王尖叫,“变鼠药开始起作用了!”她在讲坛上开始蹦蹦跳,拍着戴手套的手,接着叫道:“这个臭小鬼,这个馋东西,这个讨厌的小虱子,马上变啊变,变成一只可爱的小耗子!”
    就在这一秒钟,布鲁诺越变越小。我看到他一直小下去……
    现在他的衣服好像不见了,浑身开始长满棕色的毛……
    忽然他有了一条尾巴……
    接着长出了胡子……
    现在他有了四条腿……
    一切变化得那么快……
    总共只有几秒钟……
    一下子,他这个人再也没有了……
    桌子上是一只棕色的小老鼠在跑来跑去……
    “棒极了!”听众大叫,“她成功了!变成引真奇妙!真了不起!伟大之至!你是个奇迹,噢,足智多谋的大王!”她们全都站起来鼓掌欢呼。女巫大王从她的衣服兜里拿出一个老鼠夹,动手布置它。
    噢,不!我想。我不愿看到这个!布鲁诺·詹金斯也许坏了点,但我如果竟想看到他被杀头,那我真是该死了!
    “他在哪里?”女巫大王厉声说着在讲坛上找,“老鼠跑到哪里去了?”
    她找不到它。聪明的布鲁诺一定已经跳下桌子,溜到了哪一个角落,甚至钻进了小洞。为了这个,真要谢谢老天爷。
    “没关系!”女巫大王叫道,“大家肃静,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