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老女巫们

 

 








    女巫大王站在讲坛正中央,那双危险的眼睛慢慢地巡视乖乖地坐在她面前的女巫们。“所有七十岁以上的举手!”她忽然大叫一声。
    七八只手举了起来。
    “我想到,”女巫大王说,“你们太老了,爬不上高树去弄猪嘴鸟蛋。”
    “我们爬不上去,大王!恐怕爬不上去!”老女巫们说。
    “你们也捉不到住在高高的山岩上的蟹脚鸟,”女巫大王说下去,“我看你们也追不上飞快的猫跳兽,也无法潜到深水里去抓多嘴鱼,或者带着枪跋涉过荒野去打喷气兽。做这种事你们太衰老了。”
    “我们太衰老了,”老女巫们重复着说,“我们太衰老了!我们太衰老了!”
    “你们这些老人家为我工作了多年,”女巫大王说,“我不想使你们只是因为衰老,就失去消灭几千个孩子的乐趣。因此我亲手准备了一定数量的‘慢性变鼠药’,在你们离开旅馆前分发给你们。”
    “噢,谢谢你,谢谢你!”老女巫们叫道,“你对我们实在太好了,大王!你太仁慈,太关心我们了!”
    “这是一个样品,我将要给你们的就是这种药。”女巫大王叫着从一个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她举起它叫道:“在这个小瓶子里有五百剂变鼠药!可以把五百个小孩子变成老鼠!”我看到,那是个深蓝色的玻璃瓶,很小,和从药房买回来的眼药水瓶一样大。“你们老女巫一人可以拿到两瓶!”她叫道。
    “谢谢你,谢谢你,噢,最仁慈最关心我们的大王!”老女巫们同声说,“我们一滴也不会浪费!我们保证每一个人消灭一千个孩子!”
    女巫大王宣布:“会议到此结束!这是你们在这个旅馆逗留的时间表。现在我们必须全体都到阳光园去同那个可笑的经理共进茶点。然后在今晚六点,老得不能爬树弄猪嘴鸟蛋的女巫到我的房间来,各领取两瓶变鼠药。我的房间号码是454,不要忘记了。然后在八点,你们全体都到餐厅集合,共进晚餐。我们是‘防止虐待儿童王家协会’可敬的太太小姐。他们将专门为我们摆两排长桌。但不要忘记在你们的鼻子里塞进棉花。那餐厅里将挤满肮脏的小孩,不塞鼻子,那臭气将叫你们受不了。除此以外,记住要时刻举止正常。一切清楚了吗?有问题没有?”
    “我有一个问题,大王。”听众中有一个声音说,“我们糖果店的巧克力万一被大人吃了会怎么样?”
    “那大人是活该倒霉。”女巫大王说,“会议已经结束!”她叫道,“你们出去吧!”
    女巫们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我通过夹缝看着她们,求上帝保佑她们快点走,我好终于平安无事。
    “等一等!”后排一个女巫猛地叫起来,“别动!”她的叫声像喇叭声一样响彻舞厅。所有的女巫一下子停下来,回头看着说话的那个女巫。她比较高,我可以看到她站在那里,头向后倾,鼻子仰起,用她那粉红色的、呈贝壳形的鼻孔长长地吸着气。
    “等一等!”她又叫道。
    “什么事?”其他女巫大声问她。
    “狗屎!”她叫道,“刚才我闻到了狗屎气味!”
    “不可能!”其他女巫叫道,“绝对不可能!”
    “是的是的!”那个女巫又叫,“又来了!不太厉害,不过是狗屎气味!我说的是这里!肯定不太远!”
    “下面怎么啦?”女巫大王从讲坛上向下看着叫道。
    “米尔德丽德闻到了狗屎气味,大王!”有人回答她。
    “胡说八道什么?”女巫大王叫道,“是她的脑子里有狗屎!这房间里没有孩子!”
    “别动!”名叫米尔德而德的女巫叫道,“大家别动!我又闻到了!”她的两个弯曲的大鼻孔像一对鱼尾巴那样来回摆动着,“更强烈了,闻得更清楚了!你们闻不到吗?”
    房间里所有女巫的鼻子都抬起来,所有的鼻孔开始闻了又闻。
    “她说的没错!”另一个声音说,“她一点儿也没说错!是狗屎,臭得厉害!”
    几秒钟工夫,全体女巫都可怕地大叫狗屎。“狗屎!”她们叫道,“房间里满是狗屎气味!呸!呸——!为什么我们先前没闻到呢?它臭得像阴沟!不远处一定躲着只臭小猪!”
    “找到他!”女巫大王叫道,“找出来!快把他挖出来!跟着你们的鼻子走,直到找到他为止!”
    我的头发都像指甲刷子的硬毛那样直竖起来,浑身冒冷汗。
    “把这堆狗屎找出来!”女巫大王尖叫,“不要让他逃走了!如果他就在这里,他已经偷听到了最秘密的东西!必须马上除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