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全不知怎么当音乐家

 

 








  全不知要是干个事儿啊,总是干得不是应该的那个样,结果什么都倒翻个过儿。念书,他只学会一个字一个字地蹦着念,写字,只会写印刷体。很多人都说,全不知的脑壳好象是空的。可是这并不对,因为脑壳空的怎么还能思考呢?当然,他思考得并不好,不过,他把鞋穿到了脚上,却没放到头上——这不是也得会思考嘛。
  其实,全不知也并不那么蹩脚。他很想学点什么,不过却不爱花力气。他想一下子就学会,毫不费劲地;当然,就是最聪明的小矮子这样也不会有什么名堂呀。
  男孩子和女孩子都很爱音乐,小弦琴又是个极好的音乐家。他有各种乐器,经常吹吹拉拉,大伙听音乐,都夸他。全不知羡慕小弦琴受到大家的夸奖,所以就请求说:“教会我吧。我也想当音乐家。”
  “学吧,”小弦琴答应了,“你想学什么呢?”
  “什么最容易学会?”
  “三弦琴。”
  “好,把三弦琴拿来,我试试。”
  小弦琴把三弦琴送给全不知。全不知就在弦上叮铃当朗地弹起来,然后说:“不行,三弦琴的声儿太小。换个别的吧,要声音大点的。”
  小弦琴把小提琴递给他。全不知用弓子在琴弦上吱吱嘎哩地拉起来,说:“没有声音再大的了吗?”
  “还有号哩。”小弦琴答道。
  “把号拿来,咱们试试。”
  小弦琴把大铜号给了他。全不知赶忙吹起来啦。
  “这才是一件好乐器哩!”全不知高兴地说,“它响得很!”
  “喏,你要是喜欢,那就学号吧。”小弦琴表示同意说。
  “我干嘛要学呀?我本来就会嘛。”全不知答道。
  “不,你还不会呢。”
  “我会,我会!你听听嘛!”全不知喊道,并使劲吹起来,“噗,噗,噗!嘟,嘟,嘟!”
  “你这是吹,不是演奏。”小弦琴说。
  “怎么不是演奏?”全不知生了气,“我演奏得还非常好呢。声儿大!”
  “咳,你呀!问题不在于声儿大小,而在于要演奏得好听。”
  “我演奏得就好听嘛。”
  “根本不好听,”小弦琴说,“我看你呀,根本没有音乐才能。”
  “你才没有呢!”全不知生气地说,“你这么说不过是出于嫉妒罢了。你想让大家伙只听你一个人的,只夸你一个人。”
  “没有的事儿,”小弦琴说道,“如果你认为不需要学习,那就把号拿去,爱吹多久就吹多久吧。让人家也夸奖你好啦。”
  “我就吹嘛!”全不知说。
  他吹起来,由于他不会演奏,所以铜号在他手里又是晤晤地响,又是吱吱地响,又是嘎嘎地响,又是哼哼地响。小弦琴听啊,听啊……终于烦了。他穿上天鹅绒的短上衣,脖子上带上玫瑰色领结代替领带,就串门去了。
  傍晚,当所有男孩子都在家中聚齐的时候,全不知又拿上铜号吹起来。
  “噗,噗,噗!嘟,嘟,嘟……”
  “这是什么噪音啊?”大家喊道。
  “这不是噪音,”全不知回答说,“这是我在演奏。”
  “马上停下来!”万事通喊着说,“你的音乐把人耳朵都震疼啦!”
  “这是因为你对我的音乐还没有习惯。等你习惯了,耳朵就不疼啦。”
  “我根本不想习惯。我哪那么爱听呢!”
  全不知不听他的,仍然接着吹:“噗,噗,噗!嘟,嘟,嘟!唔!唔!”
  “你停下吧!”全体男孩子都冲他来了。“带上你这讨厌的号离开这儿吧!”
  “那我上哪儿去呀?”
  “上野地去,到那儿去演奏吧。”
  “野地里没人听嘛。”
  “你还一定要有人听?”
  “一定。”
  “那你就到衔上去,邻居们会听得见的。”
  全不知走到街上,在邻居的房子旁边吹起来,可是邻居却要求他不要在窗下吵吵闹闹。他于是走到另一座房前——这里也把他撵走了。他来到第三座房前——这里也撵他,可他却成心气人地吹呀吹。邻居生了气,跑出房子来追他。他带着铜号,好不容易躲开了他们。
  打那以后全不知就不吹号了。
  “人们是不懂我的音乐啊,”他说,“还没有长到能懂我的音乐的程度。等长到了,他们会自己来求我的,不过那就晚啦。我再也不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