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全不知怎么乘汽水汽车兜风

 

 








  机械专家小螺丝和他的助手小凿子是优秀的匠师。他俩长得很象,只不过小螺丝稍微高一点,小凿子稍微矮一点。两个人都穿着皮夹克。他们皮夹克的口袋里,总有扳子、钳子、钢锤和其他铁制工具在外翘着。夹克若不是皮的呀,口袋早就掉啦。他俩的帽子也是皮的,戴着护目镜。护目镜他们是在干活时戴,免得眯了眼睛。
  小螺丝和小凿子有时整天整天坐在工作间里,修理煤油炉子呀、煮锅呀、茶壶呀、煎锅呀的;没什么可修理的时候,就给小矮子们做三个轮子的自行车和单腿登的脚踏车。
  有一回,小螺丝和小凿子跟谁也没说什么就把自己关到工作间里鼓捣起什么来了。一晃一个月,他俩锯呀、挫呀、刨呀、焊呀的,给谁也没看什么;一个月过去了,原来他俩造了一辆小汽车。
  这辆小汽车烧的是加了糖浆的汽水。汽车中央安了一个司机的座位,座位前边放着装汽水的水箱。水箱里的汽通过一根管子进入铜汽缸,推动铁活塞。铁活塞在汽的压力下来回摆动,就把车轮转动了。座位上面安装了一个盛糖浆的罐子。糖浆顺着一根管子流入水箱,润滑各部机件。
  这种汽水汽车在小矮子中间很流行。不过,小螺丝和小凿子造的这辆汽车上面有一项重大的改进,水箱的里面装了一根带小水龙头的橡胶软管,这是为了在行车时不必停车就能喝汽水。
  小急躁学会了开这辆汽车!谁要想兜兜风啊,小急躁就来开车,对谁也不拒绝。
  最爱坐汽车兜风的是小糖浆,因为路上他可以喝加了糖浆的汽水,爱喝多少喝多少。全不知也喜欢坐汽车兜风,小急躁也常给他开车。不过,全不知却想自己学会开汽车,所以他就央求小急躁:“给我开一会儿汽车吧。我也想学会开。”
  “你学不会,”小急躁说,“这可是汽车啊。得懂才行。”
  “这还要懂啊!”全不知回答说,“我看见过你怎么开车。就是扳把手,转方向盘嘛。挺简单的。”
  “这只是觉得简单,实际上很难啊。你自己会撞死,汽车也会撞坏的。”
  “那算了,小急躁!”全不知生了气,“等你跟我要什么呀,我也不给你。”
  有一回小急躁不在家,全不知爬到停在院里的汽车上,就扳起变速杆、踩起脚踏板来了。开头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搞成,后来,汽车突然噗嗤作响起来就走啦。小矮子们从窗户里看到这种情况,都从房里跑出来。
  “你这是干什么?”他们喊道,“会撞死你的呀!”
  “撞不死。”全不知正说着,汽车就撞上了院子当中的狗窝。
  哗啦!狗窝散成了碎片。好在布利卡已经及时蹿了出来,要不然,全不知连它也得给轧扁了。
  “瞧你干的什么事!”万事通喊道,“马上停下来!”
  全不知害怕了,想把汽车停下,于是扳动了一个什么把手。可是汽车非但没有停下,反而跑得更快了。路上碰倒了一个小亭子。希哩——哗啦小亭子碎成一块块。小木片从头到脚盖了全不知一身。一块木板挂住他的后背,另一块砸到他的脑海上。
  全不知抓住方向盘起劲转弯。汽车在院子里横冲直撞,全不知扯开嗓子大叫:“弟兄们哪,快打开大门,要不然,院里的一切都得让我毁了!”
  小矮子打开大门,全不知出了院子就顺衔疾驶。房子里的小矮子听到嘈杂声都跑了出来。
  “当心啊!”全不知对他们叫着,向前冲去。
  万事通、小可能、小螺丝、医生小药丸和其他小矮子都跟着他跑。那还行啊!他们没能追上他。
  全不知开着汽车满城里绕弯儿,不知道怎么把车停住。
  最后,汽车开到一条河边,从陡岸上翻着斤斗跌下去!全不知被汽车甩出来,躺在岸上,汽水汽车却掉进水中沉下去。他给抬回家。大伙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到了家里,把他放到床上,这时全不知睁开眼睛看了看,问道:“弟兄们,我还活着吗?”
  “活着,活着,”医生小药丸答着,“只是请你安静地躺着,我得给你检查检查。”
  他给全不知脱了衣服,开始检查起来。然后说道:“真奇怪!所有的骨头都完整无损,只是有些碰伤,扎了几根刺。”
  “那是木板在我背上扎的。”全不知说。
  “得把刺拔出来啊。”小药丸挠着头说。
  “拔刺疼吗?”全不知害怕地问。
  “不疼,一点不疼。来,我马上就把最大的一根拔出来。”
  “啊——!”全不知喊起来。
  “你于嘛?难道疼吗?”小药丸惊奇地问道。
  “当然疼啦!”
  “嘘,忍一忍,忍一忍。你只是觉得好象疼罢了。”
  “不,不是好象疼!哎哟!”
  “你喊啥。啊呀,好象我拿刀割了你似的?我没割你嘛。”
  “疼啊!你说不疼,可现在疼呢!”
  “小点声,小点声。就剩一根刺没拔了。”
  “哎哟,别拔啦!别拔啦!我最好还是带着刺走吧。”
  “不行,会化脓的。”
  “哎哟,哎哟哟!”
  “好,完啦。再抹点碘酒就行啦。”
  “抹碘酒疼吗?”
  “不疼,抹碘酒不疼。好好躺着吧。”
  “呵——!”
  “别喊,别喊!坐汽车兜风你可喜欢,稍微忍一下就好啦!”
  “啊哟!烧得慌啊!”
  “一会儿就不烧了。现在我给你试试表。”
  ‘啊呀,不要试表!不要!”
  “为什么?”
  “疼!”
  “试表不疼的。”
  “你总说不疼不疼,可是总疼。”
  “你真怪,莫非我从来没给你试过表?”
  “从来没试过。”
  “试一回你就会知道这并不疼啦。”小药丸说完就走去取体温表。
  全不知从床上跳起来,从敞着的窗口蹦出去,跑去找他的朋友破褂子了。医生小药丸拿着体温表回来一看——全不知没有了。
  “给这样的人治病啊!”小药丸嘟哝说,“你给他治啊,治啊,他却跳窗户跑了。这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