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万事通怎样想到做气球

 

 








  非常喜欢读书的万事通从书里读到许多关于遥远的国度和各种旅行的事儿。
  每逢傍晚没什么可干的时候,他常给自己的朋友们讲在书里读到的事情。男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些故事。他们喜欢听那些自己一次都没看见过的国家的故事,但却最爱听旅行的故事,因为旅行家经常遇上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事儿,有最不寻常的奇遇。
  男孩子听了不少这样的故事,就幻想着自己去旅行。有人提议进行徒步行军,有人提议乘小船沿河航行,万事通却说:“咱们造一个气球,乘气球飞行吧。”
  对这个想法大伙儿都挺喜欢。小矮子们还从来没坐气球飞过,而这又让男孩子们感到十分有趣。当然,谁也不知道气球怎么做,但是万事通说,他要把这个事想一想,想好了再跟大伙说。
  于是,万事通就想开了。他想了三个白天和三个晚上,终于想到用橡胶做气球的办法。小矮子们都会割胶。他们城里生长看一种类似橡皮树的花。在这种花的茎上要是割个小口,里边就往外面流白浆。白浆逐渐凝固,变成橡胶,可以用来制作皮球和套鞋。
  万事通想出了这个办法,就让男孩子们去采集橡胶汁。大伙把橡胶汁送来,万事通准备了一个大罐子来盛。全不知也去采集橡胶汁,路上遇到了自己的朋友破褂子,他正跟两个女孩子玩跳绳。
  “我说,破褂子,我们想到了一个玩艺儿哩!”全不知说, “老弟,你要是知道了哇,准得羡慕死。”
  “我才不死呢,”破褂子回答说,“我哪儿那么爱死呢!”
  “非死不可,非死不可!”全不知对他说,“老弟,那样一种玩艺儿啊!你连做梦都没梦见过。”
  “到底是个什么玩艺儿呀?”被褂子感兴趣地问。
  “不久我们就要做一个气包,飞着去旅行啦。”
  破褂子很羡慕。他也想拿什么夸夸口,于是说道:“哼,气包,好象多了不起似的!我都跟女孩子要好啦。”
  “跟哪些女孩子?”
  “就跟这些啊,”破褂子说着用手指了指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叫小准星,这个叫小图钉。”
  小准星和小图钉离得远些站着,提心吊胆地看着全不知。
  全不知皱着眉头看了她们一眼,说:“啊,是这样啊!你不是跟我好吗?”
  “我也跟你好,也跟她俩好。这互不妨碍嘛。”
  “不对,有妨碍!”全不知说,“谁跟女孩子好,他自己就是女孩子!你马上去跟她们吵架!”
  “我吵架干嘛呀?”
  “我说让你去吵架!要不,我就跟你吵。”
  “吵吧!有啥了不起的!”
  “吵就吵,我把你的小准星和小图钉打飞了!”
  全不知接起拳头,向女孩子扑去。破褂子拦住他的路,往他额头上打了一拳。他俩这就打了起来,而小准星和小图钉被吓跑了。
  “为了这两个女孩子你就拿拳头打我前额呀?”全不知一边要打破褂子的鼻子一边喊道。
  “那你干嘛欺侮她俩!”破褂子四下抡着拳头问。
  “冒出你这么个保护人来,还自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呢!”全不知说着,在破褂子头上使劲打了一下,甚至把他打得蹲下来,他急忙跑了。
  “我跟你断绝来往!”全不知追着他喊道。
  “那就请便吧!”破褂子回答说,“你自己得头一个来和好。”
  “你看着,我就不来!我们要坐大包飞着旅行去啦。”
  “你们是从房顶飞到阁楼吧!”
  “你们才是从房顶飞到阁楼呢!”全不知说完就去采集橡胶汁。
  大罐装满橡胶汁以后,万事通仔细搅拌了一阵,就让小凿子去把给汽车轮胎打气的气筒拿来。他把气筒接上一根长长的胶管,另一头放到胶罐里,然后让小凿子轻轻地打气。小凿子一打气,橡胶汁里马上起了一个小泡,就象用肥皂水吹肥皂泡一个样。万事通不停地往小泡四下里抹胶汁,小凿子不停地打气,所以小泡渐渐鼓起来,变成一个大球。万事通已经来不及从各个方面给它抹胶汁了,于是他就让别的男孩子来抹。大伙马上动手干起来。所有的人都在球旁找到了活儿干,只有全不知在周围走来走去,吹口哨。他尽量离球远些,从远处打量着它,还一边说着:“泡要破罗!马上,马上就要破罗!噗!”
  可是球并没有破,而是越来越大了。它很快就鼓得那么大,为了从上面和侧面给它抹胶汁,男孩子们只好爬到院中长的一棵棒子树上去。
  给气球打气的工作继续了两天,到气球有房子那么大的时候停下来。在这以后,万事通用小绳把管子下端系住,以免大球跑气。他说:“现在要晾干气球,咱们去干另一件工作吧。”
  他用绳子把球栓到榛树枝上,不让它被风刮跑,然后把男孩子分成两队。他吩咐一队人去收集蚕茧,剥开以后抽出丝线,又吩咐他们用丝线织个大网子。他让另一队人用薄薄的桦树皮做一个大筐。
  当万事通跟同伴们干这件工作的时候,花城的全体居民都来看拴在榛树枝上的最大最大的大球。人人都想用手摸模大球,有人甚至还试着把它拾起来。
  “球很轻,”他们说,“用一只手就能不费劲地托起来。”
  “轻倒是轻,不过依我看,它飞不起来。”一个名叫小桅顶的男孩子说。
  “为什么飞不起来呢?”别人问。
  “它怎么能飞得起来呀?能是能飞得起来,它应该在上飘着,可它却是在地上摆着的嘛。就是说,它尽管很轻,可终归很重啊。”小桅顶回答道。
  小矮子们思考起来。
  “嗯!嗯!”他们说,“球很轻,但终归很重。这是对的。它怎么飞得了呢?”
  他们去问万事通,万事通却说:“忍耐一下吧。你们不久就会看到的。”
  因为万事通对小矮子们没做任何解释,他们就更加怀疑了。小桅顶满城走来走去,散布着谣言。

    “有什么力量能把球升到天上去呢?”他问道,并自己回答说,“没有任何力量啊!鸟儿会飞是因为它们有翅磅。橡皮泡是不会向上飞的。它只能往下飞。”
  后来,城里谁也不相信这个想法了。人们只是嘲笑,他们走到万事通的房前,从围墙外面看着大球,说:“瞧呀,瞧呀!飞啦!哈哈哈!”
  对于这种嘲笑,万事通却不予理睬。丝网织好以后,他吩咐把它从上面罩到球上。大伙把丝网张开,从上面罩住大球。
  “瞧呀!”小矮子从围墙外面喊着,“用网子捉球呢。怕它会飞走哩。哈哈哈!”
  万事通让大家用绳子把球下面兜住,挂到橡树的一橡树枝上,然后往上拉。小急躁和小凿子马上带着绳子爬到树上,往上拽球。这让观众十分开心。
  “哈哈哈!”他们笑道,“原来这个球是得用绳子往上拽呀。得用绳子往上拽的球,它还飞得起来?”
  “会飞的,”小桅顶说,“他们坐到球顶上,然后拽绳子,球不就飞起来了嘛。”
  大球被拖离地面以后,丝网兜着它向下垂着。这时,万事通让把桦树皮做的筐子拴到丝网的四角上。筐子是四边形的。筐里每边都有一个长凳,每个长凳上能坐四个男孩子。
  筐子挂到丝网的四角,万事通于是宣布造球的工作结束。小急躁以为已经可以飞了,可是万事通却说还得给大伙准备降落伞。
  “要降落伞干嘛?”全不知问道。
  “气球要是突然破了,那时就得带着降落伞往下跳啦。”
  第二天,万事通和他的同件们都忙着准备降落伞。每人都用蒲公英的绒毛为自己做降落伞,万事通告诉大伙怎么做。
  市民们看到大球一动不动地挂在树枝上,就互相说道:“它就得这么挂着,直到破了拉倒。根本不会飞起来的。”
  “喂,你们怎么不飞呀?”他们在围墙外喊道,“趁着球还没破,得飞啊。”
  “不要担心,”万事通回答他们说,“明天早八点起飞。”
  不少人都哈哈大笑,但也有人开始怀疑起来。
  “要是真的突然飞起来呢!”他们说,“明天得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