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事故

 

 








  有人以为在天上升得越高越暖和,其实这是不对的。越高越冷。为什么呢?因为空气是完全透明的,太阳光对空气加热的程度很小。下面的空气总是更暖和些。太阳用光线把大地烤热,空气又把大地烤热,就象热炉子烤的似的。热空气比冷空气轻,所以往上升。升得越高,突得越冷。因此在很高的地方总是很冷。
  当小矮子们乘坐气球升到很高的高空时,他们感觉到的正是这种情况。他们冷得鼻子也红了,脸也红了。为了多少暖和一点,他们又是跺脚又是拍手。冻得最凶的是小慌张,因为他把帽子忘在家里了。由于可怕的寒冷,他的鼻子下面结起了很大的冰溜。他筛糠似的抖看,牙齿一直打战。
  “行啦,牙齿别打战啦!”小唠叨唠叨说,“这里本来就够冷的了,可是他还敲牙帮鼓!”
  “天冷也不怨我嘛。”小慌张说。
  小唠叨从位子上站起来说:“我真忍受不了别人对看我耳朵打牙帮鼓!我听见这个声音就浑身打哆嗦。”
  他挨着小锡管坐下来,可是小锡管的牙齿也在打战。小唠叨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干嘛?你是成心打牙帮鼓吧?”
  “根本不是成心,是冷的。”
  小唠叨站起来,又换了一个地方。他就这样换了好几次,光妨碍别人。
  由于寒冷,气球挂了一层霜,在小矮子们的头上闪着光,仿佛是用纯银制成的。气球膜里的空气又逐渐变冷,气球开始往下落。几分钟以后,它已在急剧地下降。储备的沙袋用光了,没有什么能阻止气球下落了。
  “出——事——儿——啦!”小糖浆喊道。
  “咱们要死啦!”全不知吼叫着藏到凳子下面。
  “出来!”万事通对他喊道。
  “干嘛?”全不知在凳子下面说。
  “咱们跳伞。”
  “我在这儿挺好的。”全不知答道。
  万事通没有多思索就拎着他的领子把他从凳子下面拖出来。
  “你没有这个权力!”全不知喊道,“我要申诉!”
  “别喊,”万事通平静地说,“不要慌张。你看着我怎么跳伞,然后跟着我跳。”
  全不知略为安静了一些。万事通走到筐边。
  “注意啦,弟兄们!”他喊道,“全都按顺序跟着我跳。谁不跳,气球就会把谁带到天上去。喏,准备好降落伞……跳啦!”
  万事通头一个跳了下去。跟着跳的是小急躁,这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情况。本应先跳然后再打开降落伞。可是小急躁却匆匆忙忙地先打开降落伞,然后才往下跳。因此降落伞挂在筐边上。小急躁的一只脚被绳子缠住.头朝下地悬在半空。他抽动着腿,扭曲着整个身子,就象挂在鱼钩上的鲫鱼一样。他虽然尽了一切努力,降落伞也还是没有脱开。
  “弟兄们哪!”医生小药丸喊道,“降落伞如果脱开的话,小急躁就要脑袋撞在地上啦。”
  男孩子们用手抓住降落伞,把小急躁拉回筐里。
  全不知看到气球又在向上飞去,于是喊道:“等一等,弟兄们!谁也不要再跳啦。咱们又往上飞啦。”
  “为什么咱们又往上飞了?”小可能好奇地问。
  “咳,你呀!”小唠叨答话说,“万事通不是跳下去了嘛,所以气球轻了呗。”
  “万事通离开咱们可怎么办啊?”小面包问道。
  “那有什么……”小可能摊开双手说,“他慢慢走回家呗。”
  “咱们离了万事通可怎么办呢?”
  “那有什么了不得的!”全不知说,“好象离了万事通就根本不行似的。”
  “总得听谁的嘛。”小面包说。
  “你们听我的,”全不知声言道,“我现在当头儿。”
  “你?”小唠叨奇怪地问,“你那个脑袋当不了头儿。”
  “啊,这样啊!我这个脑袋当不了!”全不知喊道,“你要是不喜欢我的脑袋呀,那就请吧,跳下去找你的万事通去吧。”
  “现在我上哪儿去找他呀?我们飞了很远了。大家应该当时就马上跳嘛。”
  “不对。你跳呀,跳呀!”
  小唠叨和全不知争吵起来,一直争吵到傍晚。万事通不在了,谁也没法让他俩停下来。太阳已经快要西沉。风刮得更猛。气球变得更凉,又开始向下落去,而小唠叨和全不知还吵个不休。
  “行啦,你别吵啦,”小糖浆对全不知说,“既然你决定要当头儿,那就想个办法吧。你瞧,咱们又往下飞啦。”
  “我马上就来想。”全不知回答道。
  他在凳子上坐下来,把一根手指顶到脑门儿上想起来。这时候,气球正在越来越快地降落着。
  “你这还能想出什么主意来呀?”小螺丝说,“要是还有沙袋的话,倒还可以扔一个口袋。”
  “对!”全不知附和说,“既然咱们没有口袋了,那就得扔下一个人去。找个人带上降落伞把他扔下去,这样一来,气球轻了,又会往上飞的。”
  “扔谁呢?”
  “唔,扔谁呢?”全不知思量着说,“应该扔最爱唠叨的人。”
  “我不同意,”小唠叨说,“没有扔最爱唠叨的人这种规矩。应该扔最沉的人嘛。”
  “那好吧,”全不知表示同意,“咱们把小面包扔下去吧。他是咱们中间最胖的。”
  “对!”小糖浆随声附和说。
  “什么?”小面包喊起来,“谁最胖?我最胖?还胖呢!”
  “你们瞧他呀!”小糖浆一边嘻嘻笑着,一边用手指着小面包喊,“你们瞧呀,我比他胖嘿!哈,哈!来,来量嘛。”
  “好,量嘛,量嘛!”小面包象只公鸡似的向他走过来。
  大伙围住小面包和小糖浆。全不知从兜里掏出一根绳子,在小面包的腰上围了一圈。接着又用同样的方法量了小糖浆。原来小糖浆几乎比小面包胖半倍。
  “这样不对!”小糖浆马上喊起来。“小面包捣鬼了,肚子瘪回去啦。我看见啦!”
  “我根本没瘪肚子嘛!”小面包辩解道。
  “不对,你瘪了。我看见了。再量一回!”小糖浆和全不知开始给小面包重量,小糖浆在旁边转来转去地喊, “哎,哎!你干嘛?你鼓肚子呀!”

    “我干嘛鼓肚子?”小面包说,“我要是鼓肚子,那当然比你胖!好,你甭鼓。可是你也没有权利瘪肚子。弟兄们,你们看他干什么哪!这哪公平!根本不公平!这简直是骗人!”
  全不知量完小面包,又同样细心地量了小糖浆,这回原来是两人胖瘦一样。
  “那只好把两个都扔下去了。”全不知摊着手说。
  “干嘛扔两个人哪,不是扔一个就够了嘛!”小糖浆说。
  猎人小子弹从筐里往外看了一眼,看见大地正以可伯的速度向气球接近。
  “我说,全不知啊,”他说道,“快点儿决定吧,要不然咱们可就轰地一声跟大地撞上啦。”
  “应该用说歌谣的办法来确定谁跳伞,最后一个字数到谁是谁。”小可能说。
  “对!”小糖浆附和说,“就是不论胖子瘦子都得参加,没偏没向。”
  “好吧,来数吧。”全不知同意了。
  大伙都排成一个圆圈,全不知就用手指着每个人,一字一顿地数道:
  一二三四五
  上山打老虎
  老虎不吃面
  单吃大坏蛋

  然后说: “不算,我不喜欢这个歌谣。我不爱!”于是又说了个新的: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七六五四三二一。
  谁要不听我的话……
  就在这时,筐子猛地一下撞到地上,翻了过来。小可能手抓着小大概,小大概手抓着小可能,他俩一块儿跃出筐来。其他小矮子象一堆豆儿似的也跟着撒出来。只有全不知被筐子边挡住了,还有布利卡用牙齿叼着他的裤子。气球撞到地上以后,象个小皮球似的往上一蹦,在空中画了很大一条弧线,接着又落下来。筐子又一次撞到地上,被拉到一旁。气球碰到一个硬东西上震耳欲聋地一声响,破了。布利卡被崩起来,然后它绝望地尖声叫着跑到一边去了。全不知从筐里跌出来,一动不动地在地上躺着。
  空中旅行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