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城内旅行

 

 








  小雪花和蓝眼睛同全不知来到街上。街道两旁延伸着细柳条编的篱笆。篱笆里面可以看得见红绿屋顶的小房。巨大的苹果树、梨树、李子树高耸在房上。所有的院落里和街道上都长着树木。整个城市浸沉在绿树荫中,所以就叫作绿城。
  全不知好奇地四外打量着。周围异乎寻常的清洁。所有的院子里都有女孩子在劳动。有的用剪子修剪草地,不让草长得超过应有的高度,有的手拿笤帚在打扫小径;还有的使劲拍打长条地毯上的灰尘。在绿城里不仅用这种地毯铺家里的地板,甚至还用它铺街上的人行道。当然,有的房主人很担心他们的地毯会被行人弄脏.所以就站在一旁提醒行人不要在地毯上走,如果有人非常想在地毯上走呢,就让他仔细擦鞋。不少院里的小径也铺着长条地毯,房屋的外墙还挂着花花绿绿的漂亮壁毯。
  绿城有自来水管,是用芦苇杆做的。大家知道,芦苇杆里头是空心,能象管子那样流水。这种自来水管顾着每条街道铺设着,不过不象有人想的那样直接摆在地上,而是悬空固定在一些小木桩上。所以管子不会腐烂,能用很久,当然也得经常注意维修,以免漏水。从街上的干管分出支管,通往各家各户。因此家家都有自来水,这当然很方便。除此之外,每座房子前面都有喷泉。这非常漂亮,也非常有好处,因为喷泉喷出的水可以用来浇菜园。菜园是家家都有的,里面长着大萝卜、水萝卜、甜菜头、胡萝卜和各种各样别的蔬菜。
  全不知看见一个院子里女孩子们正在收菜。她们先把大萝卜或是胡萝卜四周的土挖松,在它的顶端拴上绳子,然后用手抓住绳子使大劲拉。大萝卜或是胡萝卜从地里被连根拔出来,女孩子们就尖声叫着、哈哈笑着用绳子把它拖回家去。
  “你们这儿怎么光住着女孩子,连一个男孩子都没有呢?” 全不知奇怪地问道。
  “是啊,我们城里只剩下了女孩子,因为所有的男孩子都搬到沙滩上去住啦。他们在那里有自己的城市,叫风筝城。”
  “他们为什么要搬到沙滩去呢?”全不知问。
  “因为他们在那里更方便。他们爱整天整天地晒太阳、游泳,冬天,河上冰封的时候,他们就滑冰。此外,他们喜欢住在沙滩上,还因为春天河水泛滥,能淹没全城。”
  “这有什么好的呢?”全不知奇怪了。
  “我也认为这没什么好的,”小雪花说,“可我们的男孩子喜欢呀。他们春汛时坐着小船,遇到水灾就互相救助。他们非常喜欢各种各样的冒险事。”
  “我也喜欢冒险事,”全不知说,“跟你们的男孩子认识认识不行吗?”
  “不行,”小雪花说,“第一,到风筝城得走整整一个小时,因为沙滩在河下游很远的地方;第二,您从他们身上学不着好,只会学坏;第三,我们跟他们吵架了。”
  “你们为了什么事儿吵的架呢?”全不知问。
  “您知道他们干的什么事呀?”蓝眼睛说道,“冬天的时候,他们邀请我们去他们那儿参加新年枞树活动。他们说有音乐,有跳舞,可是等我们去了,您知道他们干的什么呀?…… 他们往我们大伙身上扔雪球。”
  “那又怎么样呢?”全不知问。
  “吓,我们就不跟他们好了。打那以后,谁也不上他们那儿去。”
  “他们上你们这儿来吗?”
  “他们也不上我们这儿来。”
  “开头的时候,有的男孩子仍然到我们这儿来,可是谁也不愿意跟他们玩。于是,他们由于无聊就开始调皮了:一会儿把玻璃打碎了,一会儿把篱笆拆了。”小雪花说。
  “后来,他们秘密派来一个叫作小钉子的男孩子,”蓝眼睛说,“瞧那事儿!……”
  “是啊,”小雪花接碴说,“这个小钉子来到我们这儿说了很多话,说他好象愿意跟我们好,说他不喜欢男孩子,因为男孩子顽皮。我们就允许他住在我们城里了,可您想他结果干出了什么事儿?夜里他从房子里溜了,开始干一些岂有此理的勾当。他在一家门外钉上地毯,到天亮时没法从里边开门,在另一家门上挂了一截圆木头,谁出门准碰头;在第三家门前横拦一根绳子,让它把人绊倒,把第四家房顶上的烟囱拆了,把第五家的窗户打破了……”
  全不知听着这件事笑得喘不上气。
  “您还笑呢,”蓝眼睛说,“有多少女孩子磕破了鼻子啊!有个女孩子爬上房顶修烟囱,跌下来差点没摔断腿。”
  “我根本不是笑话女孩子,我是笑话这个小钉子。”全不知说。
  “对他需要的并不是笑话,而是好好惩罚惩罚,让他再也不那么干。”小雪花说。
  这时,他们正从街中间长的一棵苹果树旁走过。苹果树树枝上结满了熟透的红苹果。地上有一个很高的木梯靠在苹果树上,它只够到巨大树干的半中腰。再往上有一个绳梯拴在最上面的树枝上。这根树枝上坐着两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子正在拿锯子用心地锯苹果把儿,另一个女孩子关心地用手扶着她,免得她摔下来。
  “在这里走路要小心点儿,”蓝眼睛提醒全不知说,“因为树上可能掉下苹果来把您砸死。”
  “砸不死我!”全不知夸口道,“我的脑袋结实。”
  “男孩子们都以为只有他们勇敢,其实,女孩子一点不比他们胆小。您看,她们爬得多高啊。”小雪花说。
  “可是男孩子却会乘气球,开汽车呢。”全不知回答说。
  “这有什么了不起!”小雪花说,“我们也有许多女孩子会开汽车。”
  “难道你们还有汽车?”
  “有啊。不过坏了。我们修啊,修啊,怎么也修不好。也许您能帮我们把汽车修好吧?”
  “我帮忙,帮忙,”全不知答道,“这个事儿我懂一点。等小螺丝和小凿子出了院,我给他俩解释一下,他们能修好。”
  “这可太好啦!”小雪花柏了拍手。
  这时候,全不知看到一个自己一生中从未见过的自然界奇迹。街中间摆看一些很大很大的绿球,有两层楼房那么大,也许更大。
  “这是什么气球啊?”全不知琼奇地问。
  小雪花和蓝眼睛笑起来。
  “这是西瓜,”她俩说,“莫非您从来没见过西瓜?”
  “从来没有,”全不知承认道,“我们那儿不长西瓜。是干什么用的?”
  小雪花噗哧一声笑了:“男孩子连西瓜干什么用都不知道?那你还得问苹果和梨是干什么用的呢。”
  “难道西瓜是吃的吗?”全不知惊异地问道,“这么大的家伙,一年也吃不完啊!”
  “我们不吃它,”蓝眼睛回答说。“我们取它里面的甜汁,就是糖浆。在西瓜底下钻个小洞,里边就往外流甜汁。一个西瓜里能接好几大桶糖浆哩。”
  “种西瓜的主意是谁想出来的呀?”全不知问道。
  “我们这儿有个女孩子,非常聪明。她叫小稻草,”蓝眼睛回答说,“她很爱种各样的植物,培育新品种。我们这里从前根本没有西瓜,可是有人告诉小稻草,说在树林里见到了野生的西瓜。有一年秋天,小稻草组织了一个考察队到树林里去,她在林中空地上找到一片野生西瓜丛。考察队带着野生西瓜的种子回来,春天的时候,小稻草把种子种到地里。西瓜结得很大,可原来是酸的。小稻草手脚不停地工作,把所有西瓜的汁都尝了尝。她到底选出了一个汁不很酸的西瓜。第二年,她把这个西瓜的种子种下去。这回长的西瓜不那么酸了,其中还有略微甜些的哩。小稻草挑了一个最甜的西瓜.第三年又种下它的籽。她就这样连续干了好几年,终于使西瓜变得蜜一样甜。”
  “现在大家都夸小稻草啦,以前可骂她骂得凶啦!”小雪花说。
  “为什么骂她呢?”全不知奇怪地问。
  “谁也不相信用那种酸东西能搞出什么名堂嘛。再说,西瓜长得满城到处都是,影响走路。西瓜常常在谁家的墙边长起来。西瓜小的时候还可以忍受,可它逐渐长大,在墙上挤,开始将墙挤坏。有一个地方,由于西瓜的关系,整整一座房子都倒塌了。有的女孩子甚至打算禁止小稻草种西瓜,也有的女孩子为她鸣不平,开始帮助她。”
  达时候,我们的旅行家们走上一条河的河岸。
  “这是西瓜河,”小雪花说.“您看到这里长着那么多西瓜了吗?”
  河上有一座窄桥,好象从河这岸搭到河对岸的一条长地毯。它是用一种又粗又结实的材料做的。
  “这座桥是我们女孩子造的,”蓝眼睛说道,“我们用亚麻秆编了整整一个月,后来男孩子帮助我们把它架到河面上。”
  “啊哈,真有意思呀!”小雪花接着说,“有一个男孩子掉到河里差点儿淹死,是大家从水里把他拖出来的。”
  蓝眼睛迈到桥上,大步向对岸走去。全不知也勇敢地跨到桥上,但却马上停下来,因为他感到桥在脚下摇晃。
  “您怎么呆在那儿啦?”小雪花问道,“害怕了吗?”
  “我一点儿也不害伯。只是这座桥太可笑了。”
  全不知弯下腰用手抓桥。这时他嘻嘻地笑着,想装出根本不害怕的样子。
  小雪花抓住全不知一只手,蓝眼睛抓住他另一只手,两人把他从桥上领了过去。女孩子看出全不知是害怕了,可是没有笑话他,因为她们知道男孩子受不了别人的嘲笑。我们的旅行家到了对岸以后,走过一条街,很快就来到一座绿屋顶的白色小房跟前。
  “这就是我们的医院。”蓝眼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