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章 小螺丝和小凿子回来了

 

 








  美花朵小心地手拿着画像下了楼,女孩子们马上把她围起来。大伙说,按美不美来说,她的画像比小雪花和蓝眼睛的画像好得多,可是按象不象来说却要次得多。
  “你们真傻,”美花朵对她们说道,“对你来说什么更重要:是美还是象?”
  “当然是美啦!”大伙答道。
  这时候,小燕子和小猫咪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屋来。
  “哎呀,多么不幸呀!……”她俩喊道,“我们都要晕过去了!”
  “出了什么事儿?”大家吓了一跳。
  “我们今天上医院……”小燕子开始讲道。
  “……去接应该出院的男孩子……”小猫咪接着说。
  “……可是小肺草说男孩子已经出院了。”小燕子打断她的话。
  “……我们就请求把别的男孩子交给我们,”小猫咪又接着说,而且说得很快,不让小燕子打断:“小肺草于是把小可能和小急躁交给了我们,我们领着他们在街上走,可是他们跑了,爬上了树。”
  “他们是怕咱们教育他们,懂吗?”小燕子赶忙插了一句,笑起来。
  “谁希罕教育这样的人哪。”小猫咪做了一个瞧不起的鬼脸。
  “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蓝眼睛问道。
  “还在树上,”小燕子说,“他们还要揪苹果哩!……”
  “走,咱们去看看。”小雪花提议说。
  小可能和小急躁正坐在苹果树的树枝上,真的打算揪苹果。他们旋转着苹果,想把苹果把儿拧断。他俩突然看到街上有一群女孩子远远地站着,怀着好奇的心情看着他们。小可能和小急躁看到女孩子对他俩这么注意,于是加倍用劲地转苹果。小可能甚至用牙咬起苹果把儿来。
  “嘻,一个苹果还没有摘下来呢!”下面有人说。
  小可能和小急躁往下一看,看见一个蓝眼睛的女孩子嘲笑地看着他们。
  “你甭说话,蓝眼睛的!”小可能嘟哝说,“你以为是容易摘的吗?”
  “我要是给你一把锯呢,会容易些吗?”
  “光会说!你把踞拿来嘛!……”小急躁说。
  蓝眼睛跑到附近一家,给小急躁拿来一把锯子。不一会儿,把儿就锯断了,苹果飞下来。
  “喂,女孩子们,咱们来收苹果吧!”蓝眼睛喊道,“男孩子决定帮助咱们啦。”
  几个女孩子跑到摆在地上的苹果旁边,从后面推着,把它向最近一个院子滚去。
  在绿城,每座房子下面都有一个储藏苹果和蔬菜的地下室。女孩子们把苹果滚到房子跟前,打开跟地面—样平的一扇门,把苹果推到门里。门里边有个木板桥,苹果就顺着它自己滚到地下室里。女孩子们办完这件事又跑回来,另外几个女孩子迎面又推来一个苹果。
  工作沸腾起来。小蜻蜓跑过来。她找到一把锯子,没穿连衣裙却穿了一件打排球穿的灯笼裤,也爬到村上。小可能一看她手中的锯子就说:“喂,我说你!把锯拿过来。你不会。”
  “就你一人会!”小蜻蜓胆子挺大地答道。
  她坐到一根树枝上,咬着嘴唇,在苹果把儿上锯起来。小可能嫉妒地看着她,后来说:“咱们一块儿干吧,你先锯一会儿,我休息,然后我锯一会儿,你休息。”
  “好吧。”小蜻蜓同意了。
  这时候,有车库那家的女孩子跑来,马上传开了小螺丝和小凿子不见了的消息。她们讲了小螺丝和小凿子大清早就到风筝城去,现在还设有回来的情况。
  “你们看,”小燕子絮絮叨叨地说,“我说过嘛!男孩子不久就会都跑到风筝城去的。他们不愿意在咱们城里住。”
  “让他们跑呗,”蓝眼睛说,“咱们并不强留谁。”
  关于小螺丝和小凿子行为狡猾的话一直说到晚上。小燕子和小猫咪对他俩的过错显然是感到满意的,幸灾乐祸地嘲讽着。
  当小螺丝和小凿子回来的希望已完全落空的时候,在街的一头出现了一辆汽车。它吱吱嘎嘎响着在街上驶过。女孩于们放下工作去追它。小燕子和小猫咪跑在最前面,她们喊道:“小螺丝和小凿子回来啦!小螺丝和小凿子回来啦!”后来,她俩停下脚步说:“慢着!不要跟着汽车跑。我们会给男孩子们做出坏样子的。”
  女孩子们跑近车库,看到除了小螺丝和小凿子之外,面包圈也来了。
  “这是谁呀!”小猫咪气愤地说,“这好象是风筝城的面包圈吧?您干嘛来了呀,面包圈?我们没有邀请您嘛。”
  “怪了不起的呢!”面包圈回答说。“我才不希罕你们的邀请呢!”
  “就是了不起!”小燕子说。“我们不上你们那儿去,你们也别上我们这儿来。”
  “你们去嘛。哪怕什么的!我们又不赶你们。”
  “怎么不赶我们!亲自请我们参加新年枞树活动,却扔开雪球啦!”
  “哪有什么!我们只不过是想限你们打雪仗玩嘛。你们本来也应该往我们身上扔雪球的呀。”
  “你们该明白女孩子是不爱用手拿雪的。”
  “噢,我们这可是有点不对,”面包圈耸耸肩说,“没考虑到你们这样没用,还总生气。”
  “不对,你们才总生气呢!干嘛把小钉子秘密派到我们这儿来了?你们知道他在这儿干了些啥事儿吧?”
  “对小钉子我们可不负责任,”面包圈说,“他在我们那儿也是不知会干出啥事儿来的。他不是我们派来的。他是自己主动来你们这儿工作的。”
  “‘工作’!”小猫咪噗哧笑了,“他管这个叫工作哩!不,现在我们不同你们折腾了。我们不需要你们。我们现在有自己的男孩子在这里。”
  “喏,我也不同你们折腾。我对你们哪——呸!我是来送小螺丝和小凿子的,我马上就开车回去。”
  面包圈生气地走到一旁。不过他却没有走。他看见小螺丝和小凿子已经开始修理汽车,就去帮忙。每个司机都有这种好交际的性格。司机要是看见有人修车,他一定要过去翻腾点什么,紧紧螺丝或是螺丝母,要么就是出出主意。
  他们三个一直忙乎到深夜,仍然没能把汽车修好,因为需要大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