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章 小子弹的治疗情况

 

 








  小唠叨和小药丸逃跑以后,医院的全体服务人员都忙于治疗唯一的病人小子弹。小子弹看到所有的人都对他这么关心,可就耍开了脾气。他一会儿要求午饭时给他煮糖果汤、熬果冻粥;一会要加蘑菇汁的草莓肉饼,虽然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肉饼是没有的;一会儿命令给他拿苹果酱,可是等把苹果酱拿来了,他又说他要的是梨汁克瓦斯①,等把克瓦斯送来了,他又说克瓦斯有葱味……没完没了的。
  所有的护士都为满足他的任性要求而疲于奔命。她们说,她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人,说这不是病人,而是孽障,快让他好了得啦。
  他每天早上要派一名护士满城去找他的狗——布利卡。当护土在城里走得精疲力尽返回医院的时候,总希望他已经忘了狗的事情,可是小子弹却一定要问:“喂,找到了没有?”
  “哪儿也没有哇。”
  “你大概根本没找!”
  “不,说实话,所有的街道都走遍了。”
  “那我为什么没有听见你喊呢?再去找!”
  可怜的护士走出大门,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时不时地喊着:“布利卡!布利卡!你怎么丢了呀!”
  她知道这样喊叫是无济于事的,但还是完成着小子弹的要求,因为她认为这会使病人得到安慰。小子弹把另一名护土派去观察别的男孩子在干什么,并且一天早午晚三次向他报告。他强令第三名护士从早到晚给他讲故事;故事如果没有意思,就把护士撵走,要求把更会讲故事的护士派来。他的同伴要是没有人来看望他,他就生气得要命。要是有人来看望他呢,他就把人家赶走,说妨碍他听故事了。
  小肺草看到病人的脾气一天比一天坏,说这个病人变得比小唠叨和小药丸两个人加起来还坏二十倍。只有让病人出院才能对他有好处,然而他的脚还一直在疼。而且这是他自己搞坏的。
  有一天,小子弹早晨醒来以后感到脚不疼了。他爬起床,在病房中跑起来,可是没跑上十步,他的脚就扭伤了,人也摔倒在地上。人们把这个可拎虫抬回床上。脚马上肿起来,到晚上又发了烧。小肺草坐在他的床边,一夜没合眼。由于小肺草的尽心,肿消了,但是对脚的治疗也因此拖延下来。
  后来,允许病人短时间起床了。他拄着拐杖,一只手扶着墙,在病房慢慢活动,一点点地学习走路。后来。允许他到户外.在护土陪同下围着医院散步个把小时。病人的脾气由于散步而变好了,生气的次数少了,但是每当到了返回病房的时间,他还是气冲冲地喊:“我不回去!”还朝护士挥舞拐杖哩。只好把病人抱起来,强行放到床上。
  由于采取了这种坚决的措施,治疗进行得很顺利,不久就向小子弹宣布说,再过一天就让他出院。男孩子和女孩子都高兴地听到了这个好消息。
  到了那一天,全体居民都聚集在医院门口。大伙都祝贺病人身体痊愈,向他赠送鲜花。
  小子弹说:“我们又都会齐了!只缺万事通和我的布利卡了。”
  “没什么,”女孩子们安慰他说,“也许你们的万事通也能找到,布利卡也会找到的。”
  “他们怎么能自己找到呢?”小子弹回答说。“应该去找他们嘛。”
  “是啊,”全不知说,“是得去找找这个傻乎乎的万事通,要不然,他离开我们会丢了的。”
  “为什么他是傻乎乎的?”医生小药丸反对说。
  “当然是傻乎乎啦,外加是个胆小鬼。”全不知答道。
  “他根本不是胆小鬼……”小唠叨也想说话。
  全不知却打断他说:“你甭吭声!我们谁是头儿啊,是你还是我?也许你是又想进医院了吧?”
  小唠叨一听提起医院,就不作声了。
  小雪花说:“为了庆祝全体病人恢复健康,我们要在星期天举行一次舞会,舞会以后你们就可以去找你们那个傻乎乎的万事通。等你们把他找到,咱们再举办一次舞会。这将是妙不可言的。”
  “好极了!好极了!”所有的人都很高兴。
  不知道这高兴之中什么成分更多些:是因为有可能找到万事通,还是有可能因此再举办一次舞会。这个问题一直没有搞清。
  收获水果的工作已经结束。一部分人去清除长满野草的圆形舞池,另一部分人在舞池旁边安排长木凳。小急躁、小沉默和小钉子拿上斧子,挨着舞池给乐队搭两层的亭子。其他男孩子搭装汽水、冰激凌和别的甜食的帐篷。劳动都是在音乐声中进行的,因为小弦琴挑选了十名最优秀的竖琴手,组成了乐队。他们立即动手排练。
  最令人惊奇的是,小钉子劳动得极有兴致。托付给他的事,他全都完成了,没搞任何恶作剧。他仿佛变了个人。
  “您来帮助我们,这有多好啊!”小猫咪对他说。
  “为什么不来帮忙呢?”小钉子回答说。“要是需要的话,我砸破脑壳也得干啊。”
  “您把一切都干得这么用心,简直是看着都舒服,”小燕子说,“看得出,您很爱劳动。”
  “非常爱劳动,”小钉子承认说,“我总爱干点什么。没什么可干的时候,我就不知道干什么,于是就干那种根本不需要干的事。这样做的结果只是乱弹琴,我还常因此挨熊呢。”
  小钉子大声地抽了一下鼻子,又用手在鼻子上抹了一下。
  “怎么挨熊?”小猫咪问。
  “咳,就是环钻手术。”
  “环钻手术是什么意思?”
  “喏,就是接一顿狠揍呗。”
  “咳,可怜的!”小猫咪高声说,“您最好不要做不该做的事儿啦。您最好常到我们这儿来。我们这儿总能给您找到活儿做的:修理围墙啊,换打碎的玻璃啊……”
  “好。”小钉子同意了。
  “您来参加我们的舞会吗?”
  “可以来吗?”
  “为什么不可以?不过要好好洗洗脸,好好梳梳头,就来呗。我们邀请您。”
  “好,我来。谢谢。”
  小猫味很喜欢小钉子说话这么有礼貌,他甚至还说了声谢谢呢。她满意得脸都有些发红,她同小燕子走到一旁,低声说:“教育他根本不难嘛。”
  “对他要多夸奖,”小燕子说,“这才对他有好处。他如果淘气,就应该说他,他要做得好,就应该夸奖,这样一来他下回就会尽量往好里做,好让人再夸奖他。此外,还应该让他学会举止文雅,要不然他老抽鼻子,你看这多不好啊。”
  “他说话用的词儿也不文明,”小猫咪接着说,“脑壳啊,乱弹琴啊,挨熊啊,这叫什么词儿啊!应该给他纠正这些词儿,让他慢慢把不漂亮的词儿忘掉。”
  对别人的夸奖感到满意的小钉子更热心地工作起来。人人都喜欢别人夸奖他嘛。

----------------------------------

  ①一种冰镇饮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