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月石之谜

 

 








  第二天,报上登出了关于这次讨论会的报道。太阳城的居民都读了这篇报道。人人都很想知道月球是否真是空心的,月球里边是否真住着小矮子。报道中详细叙述了讨论会上谈到了些什么,还叙述了根本没有谈到些什么。除了这篇报道之外,报上还登了许多小品文,就是惹人发笑的小文章,讲到月球小矮子们的各种逗人的奇遇。报纸的版面上还有五颜六色的漫画。这些漫画上画着月球,一些小矮子在月球里边脚丫子朝上走路,还用手抓着各种物件,以免被吸引到月球中心。有一幅面上画的是-个小矮子,他的鞋子和裤子已被引力拉下来,他本人光穿着衬衫,戴着帽子,两只胳膊紧紧搂着一棵树。有一张漫画引起了普遍的注意,上面画的是万事通正束手无策地在月球中心飘荡。万事通的表情是那么惊慌失措,谁看了也忍不住发笑。
  当然登载这些无非是为了让读者开开心,但有一份报纸却发表了小星星教授写的一篇有科学依据的极其严肃的论文。小星星教授承认自己在同万事通的争论中有错误,请求原谅他的措词激烈。小星星教授在文章中说,月球内部具有空间的说法并不违反物理学法则,完全可能成立,所以万事通并不象人们最初可能认为的那样远离真理。教授同时写道,他很难同意这个空间是位于月球的中心。他认为月球的中心部分是固体,它远在月球表面冷却凝固之前就已形成,也就是说,在月球内部开始形成空间以前即已形成为固体。情况是,无论是现在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月球的内层都经受着重达几百万吨乃至几千万吨的外层的巨大压力。由于如此巨大的压力作用,根据物理学法则,月球内部的物质不可能保持液体状态,而是变成为固态。这就是说,当月球还是炽热的液体时,它的内部就已经有了一个固体的中心核,而当月球的内腔开始形成时。它不是在月球的中心形成的,而是围绕着这个固体中心核形成的,准确些说,是在这个中心核和凝固不久的月球表面之间形成的。因此,月球就不象万事通设想的那样是一个类似皮球的圆球,而是内部还有另一个球的圆球,这另一个球的外部被空气层或是别的什么气体层包围着。
  教授写道,至于月球上存在小矮子或是别的生物一说,则纯属幻想了。没有任何科学根据能说明月球上存在着小矮子。如果说万事通在月球表面发现的东西果真是聪明的生物从前修筑的砖墙,那也没有任何根据能证明这些聪明的生物一直活到了今天,并且把月球的内腔选作为自己的居住处所。小星星教授写道:科学需要可靠的事实,我们不能把任何无谓的虚构用来代替可靠的事实。
  万事通越看小星星教授的论文,越觉得有一种愧悔交加之感涌上心头。教授关于月球内部存在固体核心的说法是无法推翻的。凡是了解物理学原理的人都得同意这一点,而他万事通对物理学原理是了解得极为透彻的呀。
  “我怎么竟然没有考虑到这样一件简单的东西呢?”万事通这样想道,懊恼得恨不得要把头发揪下来。“月球内部当然是有固体的嘛,这就是说,空间只能围绕着这个核心形成,而不是在月球的中心。咳,我是头驴!咳,我是匹马!咳,我是只猩猩!瞧这个丢人劲儿!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真丢人!”
  万事通看完文章就在房间里走起来,不停地摇着头,仿佛要把烦恼从头脑里甩掉。
  “‘无谓的虚构’!”他回想起小星星教授的论文,不痛快地嘟哝了一句。“连月球中心是固体这一点都想不到,你还想去试图证明没有什么虚构!……咳,真丢人啊!……”
  万事通在屋里走累了,懊丧地咳了两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痴呆呆地望着一个地方,随后又象被蜜蜂蛰了似的一跃而起,重新在房中慌慌乱乱地走起来。
  “不,我要证明这不是无谓的虚构!”他喊道。“月球上有小矮子。不可能没有小矮子。科学——并不是单纯的事实。科学——是幻想的产物……就是……!我说的什么呀!……科学——不是幻想的产物,但是科学离开幻想也不能存在。幻想能帮助我们思考。光是单纯的事实还什么也说明不了。任何事实都要加以领会!”万事通说完,把拳头用力往桌上一敲。“我会证明的!”他喊了一声。
  这时,他的目光落在报纸中的一张漫画上,上面画的正是他带着同样一副痴呆呆的表情在月球中心飘荡,让人看了简直忍不住发笑。
  “瞧!”他不满意地说。“这都画出这样一副尊容了,你还想去试图证明!”
  就在这一天万事通离开了太阳城。一路上他反复对自己说:“我再也不搞科学了。宰了我,我也不干了。绝对不干了!没什么可考虑的了!”
  但是,返回花城以后,万事通逐渐冷静下来,又开始向往科学活动和新的旅行了。
  “要是造一艘大型的星际飞船,带上大量食物和氧气。组织一次长期的月球探险,那该多好。月球的外壳上大概有形状象洞穴或是死火山口那样的窟窿。通过这种窟窿就能够进到月球内部,看到它的中心核。这个中心核如果存在,它无疑是存在的,那么,月球小矮子就会居住在核的表面上。在月球的外壳和中心核之间大概保留着数量足够的空气,因此,中心核表面上的生活条件对小矮子来说应该是相当适宜的。”
  万事通就这样幻想着动手筹备一次新的月球旅行,突然想起了所发生的一切情况,于是说道:“不行!要坚决!我既然已经决定不搞科学了,那就应该执行。让别人往月球飞吧,让别人到月球上去把小矮子找到吧,到那时大家就会说:‘万事通是正确的。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小矮子,他预见到了在他之前谁也没有预见到的事。而我们却是错误的啊!我们没有相信他。我们嘲笑他,写了各种各样挖苦他的小品文,还给他画漫画。’到那时候,大家就该惭愧了。小星星教授也该惭愧了。那时候,人们都会来找我,说:‘原谅我们吧,亲爱的好万事通!我们过去是错误的。’我就说:‘没什么,弟兄们,我不生气。我原谅你们。你们大伙以前嘲笑我,我虽然感到很委屈,但我不是好记恨的人,我是很和善的啊!要知道对万事通来说什么最重要呢?对万事通来说,真理才最重要,既然真理胜利了,那就一切都好了,谁也不用生谁的的气啦。”
  万事通这样推论着。他把情况认真地思索了一番,决定忘掉月球,再不去想它。对万事通来说,要执行这项决定终归不那么容易。因为他还有一小块月球石,就是他同倒挂金钟和小鲱鱼下月球洞穴时用锤子从峭壁上凿下来的那块月石。这块月球上的石头。或者照万事通的叫法——月石——在他房中的窗台上放着,时不时地映入他的眼帘。他一看见月石就马上想起月球,想起发生过的一切,情绪就又变坏了。
  有—次,万事通夜间醒来,向月石瞥了一眼,他觉得石头在黑暗中好象发着一种柔和的、淡蓝色的光。万事通对这一不寻常的现象很惊愕,他起床走到窗前,要在近处把这块月球上的石头仔细打量打量。他这时看到,天空中悬着一轮皎洁的满月。月光直接洒入窗内,照亮了石头,使人产生一种印象,仿佛是石头本身在发光。万事通对这美丽的景象欣赏一阵后,就安稳地睡着了。
  又有一次(这是个傍晚),万事通看书看了很久,当他终于想要睡觉时已是深夜。万事通脱下衣服,熄了电灯,钻进被窝。他的目光无意中落到月石上。他又觉得石头好象是自己在发光,而且这一次不知怎的还格外明亮。万事通认为这只不过是月光照射的影响,所以对石头未加理会。他正准备入睡时,猛然想起这天晚上是朔日,简单地说,就是天上不应该有月亮。万事通起了床。看看窗外,确信夜空的确一片漆黑,没有月亮。象锅底一样黑漆漆的天空中只有星星在闪烁,但没有月亮。尽管如此,放在窗台上的月石却发着光,不仅可以看到它本身,它还照亮了窗台上自己的四周。
  万事通把月石拿到手中,他的手上亮起了微弱的、仿佛从石头中洒出的闪闪烁烁的光芒。他觉得,对石头看的时间越久。它发出的光仿佛越亮。万事通已经感到房间里不象原来那么黑了。在黑暗中,他已能看清桌子、椅子和书架。万事通从架上拿下一本书,打开来,把月石放到书上。石头把这页书照得可以分辨出四周的字母,看清词句。
  万事通明白了,月石在发出某种光能。他马上想跑去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小矮子们,可是想到他们都早已入睡,就不想去唤醒他们。
  第二天,万事通对小矮子们说:“弟兄们,今天傍晚到我这儿来吧。我给你们看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玩艺儿。”
  “什么玩艺儿?”大家很感兴趣。
  “你们来就看见啦。”
  大家当然都很想知道万事通要给他们看的是什么玩艺儿。小急躁焦急得心神不安,午饭时什么都没吃下。他终于忍不住来找万事通,使劲跟他纠缠,使万事通不得不向他公开自己的秘密。这下子,小矮子们事先就都知道了,这更增加了他们的好奇心。人人都想亲眼看看石头怎样在黑暗中发光。
  太阳刚刚落下地平线,大家就都来到万事通的房间里。
  “你们来早啦,”万事通对小矮子们说。“石头现在不能发光,因为天色还太亮。等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它才发光呢。”
  “没关系,我们等一等,”小糖浆说。“我们不急。”
  “那就等着吧,”万事通同意了。“为了使你们不感到寂寞,我现在来讲讲这个有趣的现象吧。”
  他把月石摆到小矮子们围坐的桌子上讲起来。他说,自然界中有些物质在受到光线作用后具有在黑暗中发光的能力。这叫做发光现象。某些物质甚至在不可见的紫外线、红外线或宇宙射线的影响下,也具有发光的特性。
  “可以初步认为,月石正是由这样的物质组成的。”万事通说。
  为了再用点什么事例使小矮子们不感到烦闷,万事通讲解了自己的理论。他说月球是个很大很大的球,内部还有另外一个球,月球小矮子或称月球人就居住在内部那个圆球上。
  当万事通向朋友们讲述这些有益的知识时,暮色已逐渐浓重起来。小矮子们都使劲睁大眼睛盯着放在他们面前的月石,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发光现彖。最没有组织性的小急躁急得坐不住,一直在位子上扭来扭去。
  “它怎么不亮呢?它到底什么时候亮啊?”他不时地一再问着。
  “你再等一小会儿吧。天还太亮呢。”万事通安慰他说。
  天色终于完全黑下来,石头、放石头的桌子都看不见了。万事通却还是一直说:“你们再等一小会儿吧,天还太亮呢。”
  “的确,弟兄们,亮得连画画都行啊!”小锡管支持万事通说。
  有人悄声笑起来。黑暗中无法分清是谁在笑。
  “这不是瞎扯吗!”小急躁说。“我看哪,石头是不会发光的。”
  “本来就挺亮的,要它发光干嘛?”小螺丝说。
  又有人笑起来。这次的笑声大些。好象是全不知。他是最爱笑的。
  “我说小急躁,你总那么急。你什么都要快,快。”小糖浆说。
  “你不想快点吗?”小急躁气呼呼地埋怨道。
  “我急什么劲儿啊?”小糖浆答道。“难道这里不好吗?又暖和,又明亮,苍蝇又不来叮你。”
  这时,所有的小矮子都憋不住高声大笑起来。大家很喜欢小糖浆关于苍蝇的这句名言,都用不同的方式重复起来。
  后来,小弦琴说:“什么苍蝇啊!苍蝇早都睡觉啦!”
  “对!”医生小药丸应声说。“苍蝇都睡觉了,咱们也该睡觉啦!演出到此结束!”
  “你们不要生气,弟兄们,这不过是发生了什么错误罢了,”万事通分辩说。“昨天石头的确发光了,真的!”
  “你别伤心,这有什么!明天我们再来嘛。”小凿子说。
  “当然再来喽,这里又暖和,又明亮,苍蝇又不来叮你。”有人附和说。
   大家哈哈笑着,推推搡搡,在黑暗中互相踩着脚,从房里往外挤。万事通故意没有开灯。因为他不好意思看小矮子们的眼睛。大家刚一走散,他就一下子扑到床上,把脸捂到枕头上,双手抱住头。
  “我这个傻瓜真是活该!”他失望地嘟哝说。“就不能闭住嘴不吭气,现在得到报应了吧!在太阳城丢了脸不算,如今这里也都要笑话我啦!”
  万事通懊丧得真想狠揍自己一顿,可是想到时间已经晚了,决定不破坏作息制度,就脱了衣服躺下睡觉。然而他夜里醒来,偶然地往桌上看了一眼,他发现石头又在发光。
  万事通裹上毛毯,穿上拖鞋,走到桌旁,把石头拿在手中仔细查看。石头发着纯净的天蓝色光芒。它仿佛是由成千上万个闪闪烁烁、若隐若现的小点点组成的。光芒渐渐越来越亮。它已经不象开始时那样的天蓝色,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颜色了:不知是玫瑰色,还是绿色。亮到最大程度以后,光芒稍稍暗淡一下,石头就不再发光了。
  万事通一句话没说,把石头放到窗台上,深沉地思索着躺到床铺上。
  打那以后,他经常观察月石的发光现象。它发光有时晚些,有时早些。有时候,石头发光很久。亮一夜,有时候则根本不亮。万事通不论怎样努力,也没能找到石头发光的任何规律性。总也没有办法预测出石头在当天夜里究竟发光还是不发光。所以万事通决定不吱声,暂时对谁也不讲什么。
  为了更好地研究月石的特性,万事通决定对它进行化学分析。但是在这方面也遇到了无法克服的困难。这块月球上的石头同任何化学物质都不肯化合:无论是在水里、酒精里,还是在硫酸或硝酸里,它都不溶解。就连能够溶解黄金的硝酸和盐酸混合液对它也不起任何作用。关于这种不能同其他物质发生化合作用的物质,化学家又能说什么呢?也只能说这种物质是某种类似黄金或白金的稀有金属。然而月石并不是金属,因此既不能是黄金,也不能是白金。
  溶解月石的希望没有了,万事通于是打算利用在坩埚里加热的办法把它的成分分解开,但是月石加热以后仍然没有分解。万事通也曾尝试用火烧它,还是毫无结果。这块月球石头,真象常言所说的,“在火中也不燃烧,在水里也不下沉啊”……不过,这种说法并不对。月石在水里是下沉的,麻烦的倒是它远非总能下沉。有的时候,月石在水中下沉,就象糖块或盐粒下沉一样;有的时候它又在水面上飘浮着,就象软木塞或干木块似的。这就是说,月石的重量由于某种不可思议的原因会变化,从重于水的物质变成为轻于水的物质。这是固体的一种全新的、至今尚不为人所知的性质。地球上的任何一种矿物都不具有类似的性质。
  万事通在观察过程中发现,月石的温度通常要比周围的物体高两三度。这说明,除了光能之外,月石还可以发出热能。但是,这种温度增高的现象也不是总能观察得到。这意味着,月石发出热能并不是持续不断的,而是时有时无的。有时候,月石的温度又比周围环境低几度。简直无法理解这说明什么。
  所有这些奇怪的现象都使万事通感到莫名其妙,终于使他厌烦了。因为这些古怪事无法解释。万事通不再研究石头的性质了,而是如常言所说,把石头搁置一旁。月石就象一件没有人需要的东西一样摆在万事通房间的窗台上,逐渐蒙上一层灰尘。